第66章 貴圈太亂

兩頭雪白的座狼掠過獸群,伏于天瑯君腳下。其中一只仰起頭,從嘴里發出人聲:“君上,是蒼穹山派,百戰峰峰主柳清歌!”

天瑯君點頭:“原來如此,難怪劍法靈力都驚絕如斯。只是不知,百戰峰峰主為何會突然光臨南疆?”

柳清歌微微一側身,乘鸞飛回手中。他甩落劍尖的一點血珠,冷冷地道:“沈清秋是不是在這里。”

沈清秋受寵若驚。怎么柳巨巨是來解救他的嗎!?

洛冰河瞥了一眼他臉上神色,抿了抿嘴。

天瑯君恍然大悟:“原來你是來尋沈峰主的。他的確是在我這里。”

柳清歌道:“讓他出來。”

天瑯君語氣曖昧道:“現在他恐怕不太方便見你。就算見了,多半也不想跟你回蒼穹山。”

沈清秋呵呵呵呵呵呵。

柳清歌瞇了瞇眼。天瑯君腳邊一頭座狼道:“什么百戰峰,我看倒未必見得。聽說這柳清歌與洛冰河那小子交手,大敗無數次,早就不配這號稱了。現在應當叫做‘九十九戰峰’才是。”

另一頭接道:“不對,應當叫做‘九十八戰峰’峰主。他若對上咱們君上,也是必敗無疑的!”

這兩頭畜生真損!又諂媚又損!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柳清歌足下一點,白電般身形掠出。天瑯君不急著迎戰,平伸出一手。暗紅色的鮮血從指間滴落,滴匯成束,變成流落,血液落地不沁入泥土,反而凝結成形。瞬息之間,化出六只毛色赤紅的血狼,團團圍住柳清歌,風火輪一般繞著他撕咬偷襲。

柳清歌游刃有余,乘鸞一出,六只盡數頭顱飛離,化回液態。可劍鋒回轉,血狼又迅速重新凝形,繼續齜牙咧嘴張牙舞爪。他的攻擊雖然精準強勁,無可挑剔,卻并沒有起到實際效果。天瑯君也沒有收回放血的那只手,就這么伸著,血往下落,不斷有新的猛獸化出。

放了這么多血臉色都不帶白一下的,他是個移動血庫嗎!

沈清秋側首道:“上去幫個忙。”

洛冰河不情不愿道:“剛才師尊不是還說,萬一我被發現了,你我都不好過嗎?”

剛才是剛才,現在柳清歌被牽涉了進來,自然另當別論。好歹人家是來救他的,沖這個情面,沈清秋也不能坐視不理。可洛冰河出面也的確不合適,沈清秋想了想:“好,你呆著。我去。”

他還沒動,洛冰河就搶先一步,閃了出去。

天瑯君定睛一看,訝然:“你果然來了。”

洛冰河冷冷地道:“師尊在,我焉能不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旁柳清歌正要說話,忽然瞥見沈清秋,要呵斥的都忘了,當即一怔,喊道:“喂!”

沈清秋揮手招呼。天瑯君驚詫之色不退反增,對著洛冰河:“所以,剛才,你們,在里面,三個人?”

一句話,斷成五個詞,沈清秋還是弄明白了他想表達的意思。

洛冰河不知懂了沒有,黑著臉迎了上去。

莽原獸群中的戰圈,登時成了三方大混戰。天瑯君打兩個,柳清歌也打兩個,洛冰河打一個不理一個,還要扛下兩人份的攻擊。黑氣白光爆炸,劍鳴獸嘯沖天。

柳清歌有心接應沈清秋,無奈包圍圈越聚越厚,乘鸞旋成一道小型龍卷風,十幾只血獸絞入其中,碎成萬千飛濺血珠。沈清秋喝道:“閉嘴!別吞進去了!”

柳清歌根本不需要閉嘴,因為那些血根本沾不上他的身。天瑯君卻笑了:“我倒還忘了,還有沈峰主呢。”

他倒是希望被忘了……天瑯君一記起來,沈清秋立刻不好過了。腹中絞痛之感密密麻麻爬了上來。

洛冰河原本下手最狠,招招對準天瑯君,可現在攻勢陡然一緩,心也分了。沈清秋喝道:“接著打。別管我!”

他不叫不喊,裝成毫無感覺的模樣,回到帳中,把竹枝郎拖了出來,必要的時候再看看能不能當人質。他笑得都扭曲了:“這回你總不能再往我劍底下撞了吧?”

竹枝郎無奈道:“在下血脈不純,出身微賤,若非君上提攜,到不了今天的地位。而沈仙師則救我于水火之中。又何苦總要讓我為難。”

沈清秋疼得背后直冒冷汗,嘴里有一搭沒一搭閑扯,想轉移注意力:“想必,你對仇恨之人,也一樣毫不留情了。”

竹枝郎道:“不錯。君上也是如此。所以,蒼穹山派,昭華寺,幻花宮,天一觀,君上一個也不會留下。”

仇恨之人。仇恨之人。

沈清秋忽然想起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注意力真的被轉移了。

他從幻花宮水牢遁逃后,在花月城,曾聽人說,幻花宮水牢守牢弟子被盡數殺死,連公儀蕭也不能幸免。這口黑鍋當時蓋在了他頭上。他又把它扣到了洛冰河腦袋上。說來還沒算清,究竟是誰做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