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三人行必有臥槽

家里孩子不懂事,大人不容易做。沈清秋賠完笑,又說好話:“一段日子不見,柳師弟修為愈發精進了。”

柳清歌揚了揚下巴:“閉關剛出。”

洛冰河圍堵蒼穹山那時,柳清歌說過“等著!”,果然是閉關修煉去了。剛出關就來救人,沈清秋摸了摸鼻子,心覺單說謝謝似乎不夠。

洛冰河眼珠在兩人之間左轉右轉,插嘴道:“還是不如我強。”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是是是,你最強,男主全書第一掛,能不強嗎?知道啦!

他又面向柳清歌,調開話題:“你怎么知道來南疆這里找我?”

原來柳清歌出關之后,火速趕至魔界北疆洛冰河的地盤,一路殺進去,幾乎殺翻個底朝天,結果沈清秋不在,洛冰河也不在,說是匆匆趕回交待一番就立刻撤了。他先是抓住那名叫紗什么的魔族妖女審問——百戰峰的審問方法就是毆打,充其量只分不同程度的毆打。他當然不好毆打女子,于是沒問出來。好在,又撞上了閑得亂晃的尚清華。

對這貨柳清歌可毫不容情,拳頭剛揚起來,他就滔滔不絕地全招了,包括沈清秋呆在魔界時的伙食如何、每日的消遣娛樂活動、以及被擄到到南疆去的重要信息。

問出來之后,柳清歌便打算把這叛徒就地正法,豈料那漠北君又突然冒出來。兩人打了一架,把洛冰河的地宮震塌了小半,這才耽誤了些時間。

這跌宕起伏、充斥著暴力元素的一段東西,就是柳巨巨近期的行程了。

如此費心費力……柳清歌,真是一個比親哥還靠譜的男人啊!

沈清秋這才想起有要緊的事必須交代,正色道:“好了,就此打住,柳師弟,我有正事必須告訴你。”

柳清歌道:“講。”

沈清秋說:“你可知天瑯君?”

對于修真界的人士而言,這個名字可謂是傳說級的。

數年前,天瑯君被鎮壓于白露山之下的那一戰,四大派傾巢而出。蒼穹山派雖然也是主力,但那時參戰的都是上一代的峰主們。現任蒼穹山派的峰主中,只有岳清源作為穹頂峰首席弟子參戰過,并且以玄肅嶄露頭角,起到了關鍵作用。

這些柳清歌自然不會不知道:“魔族上一任圣君?他肉身損毀已有七八年了。”

沈清秋說:“肉身損毀,不代表死了。也有可能是脫殼了。”

柳清歌揚起一邊眉毛:“和你一樣?”

沈清秋心中慚愧,干咳:“正是。”

柳清歌不追究下去了:“他出來了,然后?”

沈清秋說:“天瑯君打算合并魔界與人界。”

“是指他打算攻上人界?”

沈清秋就知道,一般人很容易搞混這兩個概念。

說到“合并”,許多人都以為只是“統一”的意思,其實不然,天瑯君打算用心魔劍做的,是字面意思上的“合并”。

魔界和人界,就如同一張紙的兩面,處于不同的空間。在紙張的正面畫上一筆,再怎么延伸,也畫不到反面去。

而心魔劍,則能夠把這張紙的正反,拼接到同一個平面。

舉個例子。人界大陸上有洛川這條河流,魔界則有埋骨嶺,這兩個地方處于異界空間。而原著中,洛冰河以心魔為匙,將兩界合并后,埋骨嶺便被“拼”在了洛川中央,變成了一座孤島。

簡單地解釋過后,柳清歌皺起眉:“這種事真做得到?”

當然做得到。原著洛冰河就成功辦到了!

沈清秋沉沉點頭。柳清歌想了想,道:“茲事體大。還需證據,方能取信于諸位掌門。”

要說證據,還真沒有。沈清秋正略感頭疼,這時,安靜了半晌的洛冰河忽然道:“師尊為何不問我?”

沈清秋還沒答話,柳清歌先行一步,嗤了一聲。

嗤的原因很充分。洛冰河有魔族血統,并且早早跟諸派翻臉,惡名遠揚,幻花宮被他生生搞成了邪教組織,雖然實力在他的操控下不弱反強,四大派早就把它踢出行伍,作為修真大派卻名存實亡,自然也幫不上忙。

所以,問他,恐怕沒什么建樹吧……

這話沈清秋心里明白,卻不能多說。不然洛冰河那顆脆弱的玻璃心不知道還要怎么碎呢。

他干笑了幾聲,還沒笑完,肩膀上忽然多了一點重量。

洛冰河的頭輕輕靠在了他的左肩上。

沈清秋以為他又在撒嬌,抖了一下,可再仔細看看,洛冰河的眼睛閉著,是一副安然昏睡的模樣。

站著也能睡!剛才不還聊得好好的嗎!

沈清秋反手捉緊他胳膊,防止他摔下飛劍,輕聲喚道:“洛冰河?”

沒有反應。頓了一頓,沈清秋換了更低更輕的聲音:“……冰河?”

叫了兩聲,他才慢慢睜開眼睛,沈清秋見他眼神渙散,忍不住問:“你是不是真的很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