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昭華寺

沈清秋第一反應,覺得肯定是洛冰河。

可來人進門后,他才發現這次臉大了一回。

走進來的居然是柳清歌。

柳清歌不是一向都喜歡踩著被他踹倒的門板直接進房嗎,他什么時候學會敲門的?!

直男,可以放進來!沈清秋側身相讓,關了門,他隨口問:“柳師弟深夜造訪所為何事?洛冰河呢?”

柳清歌板著臉:“不知道!”

那表情明明白白寫著,他寧可睡屋頂也不跟那小畜生一個房間。

沈清秋心里笑得直打跌,柳清歌瞪他一眼,把手伸入懷中,掏出了一樣東西,拋過來。沈清秋抬手接住,一看,居然是他擱在清靜峰竹舍的一把舊折扇。

沈清秋情不自禁唰的展開,涼風習習,頓覺神清氣爽。

果然折扇才是裝B利器,瞬間感覺B格暴漲!

他感動了:“師弟……你竟然還記得帶這個給我!”

柳清歌當然不是專程來給他送折扇的,他揀了個凳子,正襟危坐,只有一條手臂擱在桌上,肅然道:“我有話跟你說。”

被他情緒感染,沈清秋也不由得正經起來,挺直了腰桿。

柳清歌道:“你跟洛冰河,究竟是怎么回事?”

百戰峰峰主肯定不是抱著八卦的心態來問這句話的。沈清秋琢磨了一陣,由衷地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變成這樣了。”

柳清歌道:“你真心相信他改過自新了?”

沈清秋道:“不是改過自新,而是我似乎一直對他有所誤會。”

柳清歌冷笑:“誤會?他逼你自爆,荼毒幻花宮,圍堵蒼穹山,燒砸穹頂殿,打傷掌門師兄,都是誤會?”

一聽最后一句,沈清秋立刻追問道:“掌門師兄沒事吧?上次他似乎帶了傷,木師弟給他看好了么?真是洛冰河下的手?”

柳清歌慍道:“不然還能是誰?你還想給他找借口?真是糊涂!”

不。他不是想給洛冰河找借口,而是真不能確信,洛冰河能那么簡單打傷岳清源。

要知道,《狂傲仙魔途》中,洛冰河和岳清源也有過幾次正面交手,可一次也沒能討到這位掌門的便宜。還是利用了原裝貨沈清秋,才將這一派之首害至萬箭穿心的慘死地步。

說起來,無論原著還是這個世界,岳清源對“沈清秋”,確實厚待得非比尋常。看書的時候他老早就郁悶了,這么好一個掌門,憑什么要對一個猥瑣人渣掏心掏肺?這其中是否有什么未曾發掘的淵源?會不會也屬于填坑項目之一?

他在低頭沉思,柳清歌卻以為他被罵得心生羞愧,神色緩了緩,口氣也不那么嚴厲了:“諸位同門都不明白,你究竟為何對他那么好。”

……說真的,沈清秋沒覺得自己對洛冰河有多好。真的!

柳清歌微微前傾身子,明燭照映得他雪白的臉染上一層暖色。

他緊繃繃地問:“還是說,那些傳聞,盡皆屬實?”

以為柳巨巨會對八卦嗤之以鼻的他真是太天真太甜了!

沈清秋抓緊了折扇,呵呵呵呵:“柳師弟居然也會聽信傳聞這些無稽之談。”

柳清歌重新坐直了身子:“我不信。你卻一心袒護那白眼狼。”

沈清秋無奈道:“我沒袒護他。只是不想再誤解他。”

柳清歌冷淡地道:“我不懂你們之間的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洛冰河絕非善類,你好自為之。”

他說完,起身就走。

沈清秋當然也知道洛冰河絕非善類,可如今也不能斷定他屬于歹類,兀自頭疼。那邊,柳清歌即將出門,路過那方小幾,瞥了一眼,像是瞥到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一腳踩了個空。

沈清秋抬頭,見柳清歌還沒出門,覺察有異:“怎么?”

柳清歌僵硬地回頭,用一種全新的復雜目光上下打量他。

半晌,搖了搖頭,這才開門出去。短短幾步路,似乎還被門檻絆了一下。

究竟怎么了?!

沈清秋蒙頭一夜大睡。

第二日清晨,半夢半醒之間,他覺察到,房間里進了人。

這人輕手輕腳,四下走動。沈清秋掀開眼皮一看,當即愣住了。

會有興趣大清早溜到他房間里的,當然只有洛冰河。

不過,是很不一樣的洛冰河。

他換上了一身白衣,黑發也用淺色的發帶規規矩矩束起,正神色輕松愜意地在房間里忙前忙后。

這幅裝束和模樣,和仙盟大會之前的洛冰河全無二致。一個標準的純潔無暇名門弟子(劃掉)勤快能干小俏媳婦(劃掉)的形象,實在……

實在是太具有欺騙性了!

洛冰河轉頭,見他一只胳膊撐起了上身,笑瞇瞇地道:“師尊醒了?早膳在桌上。”

沈清秋一手扶額,身體卻不由自主做出了反應,握住洛冰河一只手,下了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