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身世

夢?

不消說了。洛冰河干的好事!

后者在沈清秋耳邊輕聲道:“師尊不是苦惱沒有‘證據’么?這樣就不必再費心了吧?”

怪不得當時他在修雅劍上昏睡了一瞬,沈清秋還以為他是體力不支,卻原來是在那時候發動了夢魘技能。

洛冰河眼神里滿滿的“求表揚!”、“求摸頭!”,他假裝沒看見,視線挪開。

究竟洛冰河造了個什么樣的夢境給他們,才會讓事態嚴重到這么多人都忙不迭前來昭華寺嚴肅討論的地步呢……

用不著他問,有人先急躁了:“有沒有人說一句,究竟是什么樣的夢?”

這人看著眼熟得很,沈清秋思索一陣,忽然想起來了。這不是花月城那名……什么宗來著、哦,霸氣宗!霸氣宗的大師兄嗎!

無塵大師客氣道:“請問這位門主,您的修為?”

那人答道:“金丹后期!”

兩位方丈對望一眼,不少人開始輕聲咳嗽。

一陣莫名中,無塵大師出來做小明白了:“那……這就奇怪了。在本寺中,所有金丹修為以上者,都做了同一個夢……”

言下之意,如果他真是金丹后期,應該也做了這個夢才對……

底下紛紛附和:“不錯,本門也是金丹以下的昨夜都無恙。”

眾目睽睽之下謊報修為,還被當場拆穿,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沈清秋心里給這位過了好些年仍沒一點長進的仁兄點了個蠟。

可那名師兄這些年雖然修為沒漲多少,臉皮卻厚了不少,這樣也還沒害臊,大聲道:“凡事都有例外的嘛!倒不如說出來,究竟是什么夢?”

一個霸氣宗,如此霸氣側漏的名字,居然一個達到金丹的修士也沒有,不然他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追問了。看來這位不是受邀共議,而是純粹湊熱鬧混臉熟來的。無妄皺了皺眉頭,無塵大師卻是個好脾氣,耐心地給了個梗概:“夢境內容是,鎮壓在白鹿山下的天瑯君,重塑了肉身,掀起腥風血雨。”

依洛冰河的品味,無塵大師口里的“腥風血雨”,肯定不是簡單的打打殺殺。絕對有不少重口PLAY!

無妄道:“一兩個人做一樣的夢,可以說是奇妙。幾百人同時做一樣的夢,連玄妙也不能解釋了。況且這夢非比尋常,逼真至極,醒來之后,甚至覺得現實也不如那夢境真實。”

在場金丹以上的修士對此都感同身受,心有余悸,紛紛頷首。

有人疑惑道:“這天瑯君,到底是為何被鎮壓的?若他真這般可怕,當初又是如何被鎮壓的?”

無塵大師嘆道:“說起來,這也是一樁冤孽。幻花宮宮主如今若是在場,還不知要怎樣唏噓。”

有女聲訝然道:“幻花宮宮主?關洛冰河什么事?”

這聲音嬌媚清脆,婉轉如鶯啼,沈清秋聞聲側目。

說話的,乃是天一觀眾中一名身形窈窕的美貌道姑。

具體是那一名,沈清秋說不上來,因為有三名道姑從臉龐到身形裝束,仿佛一個模子立刻出來的,站在一起,仿佛三朵明媚的藍花。甚至連神情,也都是同樣不可言說的詭異……興奮。

沒錯的確是興奮!

洛冰河后宮里的孿生三姐妹!好久不見啦后宮們!

要是在以前,沈清秋肯定又會激動不已,然后樂此不疲YY接下來推妹子的橋段。可是現在……

洛冰河聲音壓得很低,酸味仍飄了十里:“師尊,漂亮么?”

唉,不提也罷。沈清秋撤回目光。劇情改的亂七八糟后,那三名道姑此時應該不認識洛冰河,卻仍然對他相關信息表示了關切。沈清秋自動把她們臉上的興奮解釋為芳心萌動。洛冰河的種馬力,還是十分強悍的!

無妄大師道:“阿彌陀佛。這里說到的宮主,指的是上一代老宮主。那洛冰河不過憑借陰損手段奪得了主位,何德何能服眾成為宮主?”

洛冰河一挑眉,不屑地撇了撇嘴。

無妄大師接著說了下去。

“不過,這其中淵源,確實與幻花宮脫不了干系。數十年前,老宮主座下有一首席弟子,芳名蘇夕顏。”

沈清秋精神為之一振。

這……這是要揭開洛冰河身世之謎的節奏!

“那時,老宮主膝下無子無女,對這親傳愛徒疼愛珍重有加,視為掌上明珠。無論行至何處,都命蘇夕顏隨侍身旁,器重非常。”

沈清秋回憶起圣陵中老宮主雙目呆滯,口水橫流的模樣,心想:恐怕不是視為掌上明珠,是視為禁臠才對吧?隨侍身旁,也不是因為什么“器重”,只是方便猥褻罷了。

大雄寶殿中,鴉雀無聲,只有無妄大師一人的聲音響徹。

“一次,老宮主與蘇夕顏應求降服妖獸,回宮途徑洛川下游一座舊城。蛇妖作亂,附近城中人口所剩無幾,師徒二人卻遇上了一名孤身出入的青年。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