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系統懲罰程序

無妄皺眉道:“果然是魔族,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洛冰河充耳不聞:“如果他是我父親,為什么不提。”

充其量只是在毆打洛冰河的時候,不含褒貶地說了一句“像他母親”。

像,然后呢?

就沒有了。

沈清秋被問得啞口無言:

我怎么知道為什么!

最大的可能就是因為天瑯君真的是個神經病吧?

氣氛不太對,沈清秋沒空大吐其槽,他轉身道:“請諸位稍安勿躁,這次洛冰河出現在昭華寺,并非是為挑釁或心懷不軌……”

無塵大師附和道:“不錯,師兄不妨先聽沈峰主一言。”沈清秋感激地看他一眼,無妄冷笑道:“不是心懷不軌?那這是什么?”

最后一句,他是喝出來的。人群中忽然冒出幾十個身穿赤金僧袍的武僧,扭住了一堆人,按到地上。

被擒住的人身上慢慢溢出黑氣。順理成章的,現場一片:

“有魔族混進來了!”×n

“洛冰河果然是有備而來!”×n

這發展!坑爹呢!

沈清秋要淚奔了。

九重君這些亂七八糟的手下原來是用來給洛冰河刷正面值的道具,結果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被當成是和洛冰河一伙的埋伏了!

他很有先見之明地抽出折扇,果然,下一刻,無妄的法杖便沉沉砸了過來。沈清秋舉扇一點,生生讓那法杖在半空頂住。他用的力道很有分寸,剛好可以和無妄形成僵持,還有空回頭匆忙對洛冰河說了一句:“交給為師!”剛要繼續說點場面話,無妄當頭斥道:“沈清秋,你也和蘇夕顏一樣,讓魔族迷了心智嗎?身為一峰之主,多少要知點廉恥!”

沈清秋腳底一滑,險些沒頂住。

這性質能一樣嗎?!?!

他好不容易調整了扭曲的面部表情,誰知,洛冰河對著無妄就是一掌劈下。

雄孩子又來舔亂!沈清秋在扇尖灌入靈力,震開無塵的法杖:“不是說了交給我嗎?!”

洛冰河滿面陰霾:“他可以說我,但不能說你!”

幾句話的功夫,二人已被大雄寶殿中服色各異的修士們團團包圍住。果然,一用魔氣就特別容易引發敵意。無妄一揮法杖:“岳掌門,這魔頭還口口聲聲叫沈清秋為師尊,沈清秋也不加以否認,你怎么看?還承認洛冰河是蒼穹山派門下嗎?”

岳清源不答,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語氣也不起不伏,仍穩穩坐著:“清秋,回來。”

沈清秋下意識朝他走了一步,心想不如先認個錯,讓老大消消火。岳清源如果能站到他這邊,絕對鎮得住場子。可他人還沒過去,洛冰河便一把拽住他:“別過去!”

沈清秋剛張了張嘴,洛冰河又說:“別過去。”語氣中竟帶上了點哀求的意味。沈清秋正要說話,數百道劍氣靈光齊齊沖著包圍圈中心的兩人打去。

柳清歌瞳孔驟縮,乘鸞應聲出鞘,正要護住沈清秋,忽然,整個大雄寶殿都震動了起來。

一層白電黑電滋滋交錯流轉的光罩爆開!

震動過后,地上東倒西歪一片,大約只剩四分之一的人或站或靠。洛冰河雙眼紅得白日發亮,仿佛熊熊燃燒的炙熱巖漿,襟袖裹挾著黑氣翻卷不息。

被按在地上的一名魔族放聲大笑:“果然不要臉,對付天瑯君時用圍毆這下限法子,今天還用!”

洛冰河單手攬著沈清秋,一字一句道:“你們圍攻我隨意。可我師尊做了什么,要跟我一起被圍擊?”

他其實沒受傷,剛才震得太厲害,剛踉蹌了下,就被洛冰河扶住拖進臂彎里護著了,正想繼續調停,無妄道:“你喊他師尊,他不否認,難道這還不夠?”

這禿驢!

沈清秋皮笑肉不笑:“沈某否不否認,與爾何干?”

他將手中折扇轉得飛起,從各種奇葩角度襲來的刀劍不斷被扇子擊飛,噼里啪啦之聲不絕于耳。一個轉身,忽見岳清源一手按在玄肅劍柄上,迎面過了來。

他當場手一軟,差點把折扇直直拋飛了出去。跟岳清源打?別鬧!

誰知,岳清源單手舉起玄肅,并沒對準沈清秋,而是打偏了幾寸。耳邊鐺的一聲巨響,沈清秋猛一扭頭。玄肅劍柄和無妄的法杖卡成一團,杠上了。

無妄打不著洛冰河,居然改成朝他后腦打了,臥槽!

岳清源雖然插【入了混戰,卻并不攻擊戰圈中心的兩個靶子,而是有一搭沒一搭幫沈清秋擋個刀什么的。掌門下水,柳清歌也跟著混了進來。兩人一陣亂打,都是差不多的德性,誰都打,就是不打沈清秋,純屬添亂,要命的是添亂的還是兩個高手,出手又準又狠。無妄終于忍無可忍,怒道:“柳峰主!”

柳清歌一劍把天一觀眾道人的拂塵通通削成禿撣子,面無表情地說:“手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