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沈九其人2

那青年慢悠悠踱到沈九身邊,繞著他轉了半圈。

沈九緊繃著臉,抿著嘴唇。雖然陰沉沉的,肩膀卻在微微發抖,明明十分害怕,卻強作鎮定。

忽然,秋少爺踹了一腳,正踹在他背上。沈九頓時臉撲上地。

秋少爺冷笑道:“怎么,這次不敢打回來了?”

沈九碰了一鼻子灰和血,低聲道:“少爺饒命。我不知道那是您。”

秋少爺道:“不知道?不知道你也敢惹我!”

他一巴掌把沈九拍到地上,后者腦門咚的撞出悶響,兩道鼻血順著下巴流。秋少爺像是從中得到了莫大的樂趣,拍皮球一樣玩兒得不亦樂乎。

沈清秋:……

這人是有S喜好吧?變態的人的變態的魔,真是各有各的酸爽!

如此來回數十次,沈九終于忍不住,大叫道:“你究竟想怎么樣?!”

秋少爺笑得惡毒:“你現在是我們家的人了,自然是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忽然,門外響起一個柔美的少女聲:“哥哥?哥哥?你在里面嗎?”

秋少爺一聽妹妹叫喚,臉色一變,把沈九身上繩子解開,低聲威脅道:“把你臉抹抹!敢說錯一句話,要你的命!”

沈九又恨又怕,眼睛里兇光閃動,敢怒不敢言,惡狠狠在臉上抹了兩把,擦去鼻血和灰土。秋少爺已換了一副表情,打開門,笑的滿面春風:“棠兒怎么過來了?”

沈清秋總算是知道原裝貨那種當面奉承背地陰人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了,多半是在秋少爺身邊耳濡目染養成的……

秋海棠身穿淡紫色錦衣,腳上一雙白緞小蠻靴,邁進門來,嘻嘻道:“我聽說哥哥買了個人,過來看看是什么樣的。”

她見角落里站著一個少年,低頭耷腦,縮手縮腳,臉蛋卻清秀得很,眼睛一亮,走過去,笑盈盈地道:“你就是小九了?”

沈九悶頭悶腦,一句不答。秋少爺站在其妹身后,目露威脅之色,笑道:“他不怎么愛說話,脾氣古怪的緊。”

秋海棠牽起他的手,道:“你為什么不愛說話呢?跟我說一說,好不好?”

她聲音嬌柔,語氣親近,又是一副天真爛漫之態,任是誰也不忍心給不好的臉色。沈九原本板著臉,卻也扛不住一個小姑娘這樣軟磨,神色松了松,轉過頭去。

看到這里,沈清秋多少有點想法了。少女時期的秋海棠,和寧嬰嬰真是有點相似。原來沈九一直都喜歡這種類型。

秋海棠見狀,拍手道:“哥哥,他真好玩兒。我有點喜歡他。”

秋少爺皮笑肉不笑道:“我也很喜歡他呢。”

沈九聽見“喜歡”二字,不由自主打了個寒噤。

記憶到這里,忽然整個畫面黯淡下來。

在場的幾個人都倏地消失無蹤。沈清秋一怔,立即明白這是出現了夢魔所說的斷層情況。由于原裝貨留在他體內的記憶殘缺不齊,斷層會十分頻繁。上一段記憶已經結束,現在是另一段記憶的開始了。

場景還是這間房。沈九這回沒被綁,鼻青臉腫趴在地上,手指正狠狠摳著地毯絨子,摳得手指間血跡斑斑。

忽然,傳來輕輕兩下叩門聲。外邊一個少年壓低嗓子叫道:“小九,小九?”

一聽這聲音,沈九忽的一動,撲到門上去,把臉湊到鎖邊:“七哥!”

外邊那少年道:“小聲些,我是偷跑進來的。”

沈清秋原先猜不到門外的人是誰,而轉念一想,沈九之所以名字里有個九字,是因為在人販子手里排行第九,那么往上去,自然也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了。

不過,沈九居然也有交好的朋友,這點真讓沈清秋稍微有些吃驚。

門上傳來嘎啦嘎啦之聲,似乎是外邊的人在晃門。沈九道:“沒用。里面外面都鎖了五六道。窗子也鎖了。”

那少年擔憂道:“這次沒跑成功,他們沒把你怎么樣吧?”

沈九忽的氣涌上來,罵道:“沒把我怎么樣?你蠢嗎?把我關這兒兩天了,打斷了我兩條腿。你說呢?!”

其實沈清秋看得清楚,他雖然挨了一頓好打,不能行走,兩條腿卻是好好的,哪里被打斷了。那少年卻看不見門內情形,似乎當了真,內疚道:“都是我不好。”

沈九怒道:“當然是你不好!都賴你。那幾個新來的咱們又不熟,被他踩就踩踩得了,要你出什么頭!你還怕咱們這種命賤的受不起?!你不出頭,我怎么會幫你?我不幫你,怎么惹到他,姓秋的怎么會買了我?!他不買我,我怎么會這樣?!兩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把我當條狗玩兒!”

那少年不住地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果然,沈九這種性格如果有朋友,那對方一定脾氣好得慘不忍睹。一連道歉了數聲,沈九才勉強消了氣,道:“算啦!我這輩子從不講義氣這鬼東西。一生一次的義氣就給你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