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么么噠

洛冰河估計早就做好了被一腳踹下去的準備,完全沒料到沈清秋真的會點頭。

他當場就僵在沈清秋身上,表情凝固了。

沈清秋也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么事、剛才那個點頭意味著什么。他殺人滅口再羞憤自盡的心都有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聽我解釋!!!

洛冰河卻不給他這個機會,摟腰的手猛地收緊,聲音沉了下去:“……真的想我?”

沈清秋給他勒得眉頭一皺。洛冰河氣息急促,追問不休:“真想?”

你捂著我嘴呢就算我想回答也沒法回答啊!

只能要么點頭,要么搖頭的意思?

沈清秋一會點頭一會兒搖頭,胡搞一氣。洛冰河急道:“到底想不想?”

見他又一副快哭了的表情,沈清秋實在沒轍,認輸了。

他生出一種莫名的悲壯之感,豁出老臉不要,又磨磨蹭蹭,點了一下頭。

這一次,沈清秋看得真真切切。確認的那一瞬間,洛冰河的呼吸滯住了。

一點微弱的星火在他瞳孔里慢慢亮起,迅速以燎原之勢席卷了這整張臉、整個人。

就在沈清秋以為他要喜極而泣的時候,洛冰河深深埋下頭去,把臉擱在沈清秋頸窩里,捂住沈清秋的手慢慢松開,然后,開始又碎又密地啄著他的嘴角。沈清秋好容易能喘口氣,齒縫間蹦出兩個字:“……胡鬧。”

洛冰河喃喃道:“我也好想、好想。沒有一時一刻不在想……”

沈清秋提到胸間的一口氣又慢慢泄了出來。

他死魚一樣躺在榻上,自暴自棄似的盯著竹舍上方屋頂,半晌,嘆氣道:“……那你為何前幾天又不去夢境中找為師。”

洛冰河又黑又濕潤的眼睛盯著他道:“師尊不嫌我煩么。”

白天也纏,晚上夢里還纏,一天十二個時辰全都對著這張臉,當然煩!

可一不小心,就被纏習慣了。現在洛冰河都趴他身上來了,沈清秋居然也覺得不是不可以接受……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是不是有點過了!

沈清秋干巴巴地道:“知道自己煩,還不收斂。”

洛冰河道:“反正師尊也不是第一次嫌棄我了,煩就煩吧。”

聽他這么說,沈清秋忍不住有些心酸。

洛冰河究竟有多喜歡他啊。

即便是初入蒼穹山的日子里,遭受了那樣的對待,一旦沈清秋對他表露了一點善意,洛冰河就把曾經受過的傷害忘得一干二凈,毫不猶豫地將他放進了心底。

一顆玻璃心,就這樣被沈清秋毫無知覺地打碎,再自己小媳婦樣一點一點撿起來粘好,再滿懷期待小心翼翼地遞過來,再被打碎、粘合……

洛冰河低聲道:“師尊每次在蒼穹山派都笑的那么開心。我還以為不怎么會想我。”

鬼扯。

沈仙師這么多年裝B裝成了習慣,尤其在蒼穹山派,最多也只是含蓄而意味深長地似笑非笑,或者皮笑肉不笑,再不就是敷衍了事的假笑,哪有“開心大笑”過。沈清秋:“胡說。”

洛冰河道:“誠然師尊臉上總不會笑得開懷。但師尊心里笑沒笑,我當然是知道的。”

一邊趴在人身上哼哼撒嬌,一邊捉著人一縷頭發玩兒,你是小女生嗎!

沈清秋翻白眼道:“是。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

洛冰河道:“我不要做蛔蟲。”

沈清秋拍蚊子一樣拍他玩自己頭發的手:“那你還想做什么!你倒是說說,為師、都對誰、笑、過!”說到后來,說幾個字就拍一下,那只閑得發慌的手還揮之不去。洛冰河真的開始數了:“很多人。柳……柳師叔,岳掌門,尚清華,明帆,寧師姐,仙姝峰的,萬劍峰的,千草峰的,穹頂峰的,百戰峰的,守山門的,掃山梯的……”

連守山門和掃山梯的都不放過,這孩子何止是記仇,整個蒼穹山派都要被他的魔界進口特濃飄香陳醋給淹了!

沈清秋批評:“那聲師叔叫得太沒有誠意了。以后不許這么叫。”

洛冰河怨念道:“他管我叫小畜生白眼狼,那倒是誠意十足。”

沈清秋忍不住笑了出來。折扇就放在榻邊,他順手抓起來,在洛冰河腦門旁敲了敲:“他說錯了?你不是小畜生是什么?狼爪子都敢伸到我身上。”

話說得太順溜,連他自己都沒有覺察,這句有點沒把持住度,語尾隨嘴角上挑,似輕還重,略顯輕佻,極不端莊。

洛冰河居高臨下,把這幅情狀看在眼里,只覺得一把無名火在心頭腹部毛躁躁地亂燒,不自覺動了動,把一條腿插【進沈清秋雙膝之間,又怕被發覺后給踹下竹榻,忙把頭送過去,讓沈清秋拿著扇子敲個夠,道:“就算是小畜生,也只是師尊一個人的小畜生。別人不許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