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深淵重臨

沈清秋特地再給他指了一次座,道:“掌門師兄剛走。”

他執起桌上茶壺,明帆連忙上來幫忙,被他示意不必插手。沈清秋親自給眾人斟完茶水,柳清歌終于坐了下來,端起茶盞,喝一口,不說話了。

齊清萋道:“掌門師兄自然是來過的。柳師弟你擺那張臉,我還以為你說的是洛冰河。”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沈清秋一陣腮幫子疼,假笑道:“怎么可能。”

齊清萋把茶盞在桌上重重一擱,挑目道:“不錯。那怎么可能。洛冰河這廝現在要是還敢上蒼穹山來,人人見他就是一劍!”

坐在一旁籠著袖子的木清芳隨口道:“那也得刺得中他呀。”

沈清秋呵呵呵呵,齊清萋指他道:“笑,你還有臉笑。最鬧人心的就是你!沈清秋我告訴你,好在你這次自覺跟著師兄師弟他們回來了。要是又像上次那樣,二話不說就跟著他走,我第一個清理門戶,看你還能不能折騰!”

明明是關心告誡的話,非要說得這么潑辣,就差沒跳起來揪沈清秋后脖子了。一屋子人圍著,看笑話的看笑話,喝茶的喝茶,嗑瓜子的嗑瓜子(為什么柳溟煙嗑瓜子面紗也不取下來),沈清秋算是怕了她,連忙轉移話題:“師兄怎樣,上次受的傷好全了吧?”

木清芳道:“算是好了。”

他雖然說是“好了”,可分明是想要嘆氣的神色。齊清萋哼道:“要不是師兄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拔劍,又是聽聞異變,強行破關而出的,洛冰河別想從他手下討到便宜。你要是再晚出來一會兒,說不定就能瞧見師兄的玄肅出鞘了。”

這說的沈清秋也有些心癢。

要知道,無論在原著還是在這邊,他都從沒見識過玄肅出鞘是什么光景呢。好吧,這也是向天打飛機的坑!

雷聲大雨點小,前面鋪陳無數,到后面——沒了!

完全不交代一下,岳清源直接就萬箭穿身,死了[手動拜拜]

坑爹呢!

寧嬰嬰自從進來后,一直低頭站在旁邊,沈清秋招呼她上來,問道:“怎么了?”

寧嬰嬰慢慢蹭上來,抬起臉蛋,一雙眼睛紅得跟小兔子似的,帶著鼻音,嘟噥道:“師尊,你這次回來,就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哭了。

又哭了。沈清秋傻眼。

怎么回事,他不是個淚腺發達的人,最多的是生理性淚水,為什么養大的徒弟個個動不動都愛梨花帶雨……

明帆觸景生情,悲從中來,也一起干嚎:“師尊——”

這個跟梨花帶雨完全不沾邊!

齊清萋立刻逮到機會教訓他:“看看!看看你徒弟,心疼不?你又不只是有一個徒弟!就疼那一頭白眼狼,別的還管不管了?”

沈清秋拍著寧嬰嬰的后背,邊小小安慰她邊辯解:“我什么時候只疼一個了?”

柳清歌把茶喝到剩三分之一,垂著眼睫道:“回來了,就留著。”

當然要留著。

蒼穹山派這么好的組織,上了船就不能下來。沈清秋簡潔地道:“嗯。”

聽到他的回應,齊清萋滿意至極。柳清歌剛要說點什么,忽然眉宇一凜,殺氣橫生。

屋內眾人覺察到他氣勢變化,不約而同把手放上了佩劍。柳清歌霍然起身,瞬間閃身至窗前,沈清秋一顆心高空拋物般吊起。

柳清歌猛地推開兩扇格窗。

外邊上方是疏星朗月,下方是竹林深深,空無一人。

洛冰河當然不會一直傻站著,肯定早走了。

屋內氣氛迅速松懈下來。木清芳道:“柳師兄,你看什么呢?”

然而,柳清歌并未回身,而是伸出一手,仿佛在接住從天而落的什么東西。

半晌,他收回手,轉身道:“下雪了。”

沈清秋睜著眼睛躺了一夜,第二日,一聽到告警鐘聲,便沖出了竹舍。

這鐘聲一下比一下急,又重又急,回音震蕩不止,在整個蒼穹山之巔盤旋縈繞。

各峰弟子從虹橋通往清靜峰集合,穹頂殿外人頭攢動,卻鴉雀無聲。

沈清秋安置好清靜峰的人,來到殿中。一面高逾丈的白晶石鏡立在殿側,除了安定峰來的是一名代理事弟子,諸位峰主已經到齊,站在它之前,神色凝重。

鏡中映照出的,是一條寬闊平坦的江流,兩側有綠山青田,還疏疏落落嵌著一排或幾個白色的屋頂。

岳清源道:“洛川中游,上空。”

在這派景象之上,一座黑壓壓、洞窟叢生、陰森詭譎的山嶺從云叢中冒出頭來。仿佛一個坑坑洼洼的漆黑骷髏頭,倒立著從滾滾烏云里爬出,空洞森然地俯瞰下方。

那就是魔界的埋骨嶺。

岳清源道:“消息是說,從昨夜子時開始的。初時只見到一片亂石,沒過一個時辰,就能看清是一座山嶺了。”

一位峰主驚道;“一個時辰未過?這……也太快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