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埋骨嶺

擠在這里的,全都是五感極盡靈敏的修真之人,無論是附近抑或不是附近的,此時通通刷的轉向了沈清秋,數百雙眼睛,各色目光,從四面八方把他包抄其中。

折扇一展,沈清秋默默擋住半張臉,矜持地半闔眼瞼。

洛冰河信步走來,江風斜吹,黑衣下擺瀲瀲,腰間懸的佩劍竟是正陽。他身后,漠北君仰著脖子在左,紗華鈴妖妖嬈嬈在右,好久不見的幻花宮弟子們緊隨其后,最末則是一小隊魔族黑鎧步兵。

尚清華混在中間,忽前忽后,鉆來鉆去,滑溜的像條泥鰍,畫風極其違和。兩人一打個照面,眼睛雙雙放出鉤子,鉤作一團,千刀殺來萬劍捅去,好不熱鬧。

洛冰河堂而皇之橫過,站成了鼎足而立的第三方,眾人臉上那精彩紛呈,都夠湊成一整套表情包了。尤其是蒼穹山派,有段時間和幻花宮一見面就打,現在也是分外眼紅。可偏偏聽昭華寺的話,他們此刻似乎是友非敵,只得強忍,按捺不動。

齊清萋警惕道:“兩位大師此言當真?”

洛冰河莞爾:“齊峰主這可是在懷疑昭華寺也被我侵蝕了?”

眼看著又要糾纏起來,沈清秋忙道:“無塵大師說話,自然不會有假。”

聞言,原本從他身上散去的數百道目光仿佛受了莫大刺激,又一次刷刷聚了過去。

齊清萋狠狠瞪他,一副恨鐵不成鋼,(劃掉)女大不中留(劃掉)之態。

洛冰河目光定在他身上,柔聲道:“師尊,多日不見,弟子好生掛念你。”

昨晚上不是才見過嗎……

換個人說這句“好生掛念”,一定能把在場所有人激出一身的雞皮疙瘩,可偏偏洛冰河有著“無論說什么都不會使人感到違和”的硬件和設定,所以大家的重點竟然沒有被轉移到他身上。沈清秋切身感受到了“慘無人道的圍觀”究竟是怎么回事,含糊地“嗯”了一聲。

洛冰河嘴角還殘留著三分笑意,繼續道:“北疆南醬素來紛爭不斷,并不贊同合并之舉,此次愿助一臂之力,與諸位聯手擊退敵人。”

看洛冰河現在負手而立,人模人樣,誰知道是個背地里最喜歡賴在人身上又是哭又是撒嬌的……奇異生物。

說出去誰信!

岳清源從容道:“恕岳某多疑,上次昭華寺不歡而散,如今洛宮主忽然要與修真界聯手,擊退親生父親……”

洛冰河言簡意賅道:“我只為一人。別的一概不知。”

這次他倒沒說是為誰,可是,有區別嗎?有意義嗎?

傻逼也知道這“一人”是誰!

沈清秋只好也當一回傻逼,飄雪的大冬天里,把用來附庸風雅的折扇搖成了蒲扇,恨不能把四面八方投射而來的各種眼神刮飛九天之外。

一位掌門干笑道:“沈峰主真是教得好徒弟,實乃我修真界之莫大幸事。”

雖然他說的是“教得好徒弟”,但語氣和“嫁得好夫郎”一般無異,聽得沈清秋搖扇動作帶了幾分殺氣。無妄看上去就像恨不得一法杖當場把這兩個傷風敗俗的東西夯死。無塵大師忙道:“既然洛施主有心相助,那便再好不過。還請岳掌門主持大局。”

岳清源一向是諸派默認關鍵時刻能起作用的頂梁柱,這時自然而然地開始布置統籌。

“昭華寺請安排余下人手,撐起結界,不讓埋骨嶺繼續下墜,務必阻止它與江面相接。”

無塵大師面露難色:“自當盡力。只是,洛川寬闊,兩岸相隔甚遠,無處落腳,根基不穩,不宜設陣。”

岳清源略一思忖,道:“支蒼穹山派一峰弟子御劍護持,在空中結陣如何?”

洛冰河忽然道:“不必那么麻煩。”

他一側頭,漠北君出列,行至江邊,踏上水面,身形不墜。他所過之地,堅冰迅速蔓延,不過多時,這一片水域竟然都冰凍三尺,并且范圍在不斷擴大,游魚都被凍在冰中。相信只要給他一點時間,凍住洛川中游這一段,絕對沒問題。

魔族輸出方面的優勢是天生的。四周驚嘆有之,不甘有之。無塵連聲道謝,洛冰河不露驕色,只回頭看著沈清秋,眼睛晶亮。

臉上就差寫滿“求摸頭!”“求表揚!”了。

沈清秋不知道該說什么,含蓄地一點頭,矜持道:“嗯。做得好。”

洛冰河唇邊笑意蔓延開來。不知怎么的,沈清秋好像被感染了似的,也揚了揚嘴角,一覺察立刻往下扯,這才控制住了表情。

岳清源接著分配任務。天一觀繼續向洛川以外其他開始出現合并異像的地方擴散,保護和疏散百姓。接下來便是蒼穹山派。

岳清源略一沉吟,道:“第一波南疆魔族破界時,百戰峰上。”

百戰峰只來了四十人,有人忍不住發問:“南疆魔族獸形居多,個個力大無比,四十人真能擋住第一波攻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