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BOSS戰

沈清秋低聲說:“不是這個問題。”

洛冰河不依:“那是什么問題?”

沈清秋豎起折扇:“先解決眼下之事,之后再說。”

洛冰河慢慢退開,微笑:“好。”

他輕輕地道:“……反正有的是再說的時間。”

眾人都能覺察到,四周陰陰簇簇的枝葉、及腰高的草叢,以及慘白的亂石堆縫隙間,潛藏著無數蠢蠢欲動的生物。瑩綠的眼睛和呼呼的低哮,如同微小的細浪,此起彼伏。

這個時候,讓洛冰河走在最前的好處,就充分體現出來了。

但凡是他對著走過去的方向,妖風立刻停歇,鴉雀無聲。潛伏的魔物們要么成群結隊裝死,要么簌簌狂退。

說難聽點,就跟避瘟神似的……

有此神助,找到目的地的時間比預想的要快很多。

如果白霧繚繞之中,忽然有一個地方黑氣滾滾,直沖云天,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異常。

這山洞洞口掩映著層層厚重的綠葉,陰陰的甚是森然,站在洞口邊,一陣寒涼。

眾人都停住了腳步,遲疑著。

按照原先的設想,在到達這里之前,應當先殺他個敵將八百,斬他個魔物一千,順便什么毒蟲奇花都要過上一通,才能千辛萬苦來到最后關卡。

就算沒這么多道程序,衣服起碼要沾點血才對得起BOSS戰吧?!

一位掌門道:“恐怕不能貿然行動。”

另一位贊同道:“最好先探一探虛實。”

洛冰河道:“那是一定。”

他剛說完,漠北君就一腳把尚清華踹了出去。

真的是踹了出去……了出去……出去……去……

在沈清秋震驚萬分的目光中,尚清華連滾帶摔就飛進了山洞,“探一探虛實”去了。

死寂半晌,突然,洞中爆發出一聲慘叫:“我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清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了一把藤葉,隨眾人涌入洞中,就聽一個聲音傳來:“沈峰主,又見面啦。”

心魔劍插在山洞盡頭的巖縫之間。那黑氣紫煙便是從它劍鋒上溢出的。

天瑯君坐在一塊青石之上,尚清華就站在那塊青石前不遠處。

洞外的天光投射進來,照亮了天瑯君半邊身體。登時有人倒抽一口冷氣。

沈清秋總算知道尚清華剛才為什么叫那么慘了。

天瑯君雖然面上笑容不改,卻因為小半張右臉盡皆成了腐爛的紫黑色,顯得這笑容極其恐怖。

他左邊袖子空蕩蕩的癟著。看來,那條總是掉下來的手臂,再也接不回去了。

這幅破破爛爛、油盡燈枯的模樣,可跟沈清秋想象中的最終BOSS不太一樣。

沈清秋忍不住留意洛冰河神色。只見他臉上是接近于木然的平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瑯君側了側頭,道:“來的比我想象的要少。我還以為,會像上次白露山那樣,數百名高手齊上陣呢。”

無妄哼道:“你看看你這副人不人、鬼不鬼模樣,身邊一個嘍啰都沒有,還用得著那么多人來嗎?”

天瑯君道:“嘍啰?我這里的確沒有,不過外甥倒有一個。”

話音未落,洞中閃過一道青影。竹枝郎無聲無息擋在了天瑯君側前方。

不知為什么,這一對主從,都是一身狼狽。天瑯君的露芝軀不適應魔氣,被腐蝕得坑坑洼洼,這可以理解。竹枝郎竟也瞳孔泛黃,脖子、臉頰、額頭,手臂,凡裸露在外的地方,都爬著一塊一塊的鱗片,猙獰可怖,看上去和露芝洞里的半人半蛇形態十分接近。

他啞聲道:“沈仙師。”

沈清秋:“……是我。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岳清源不動聲色:“師弟,你和這位又有何淵源?”

淵源深了去了。走到今天這一步,跟這位有著莫大的關系。沈清秋正想說話,天瑯君微微一揚下巴,對岳清源瞇眼道:“我記得你。”

他想了想,確定地說:“當時幻花宮那老兒要你助他偷襲,你沒理會。如今蒼穹山派的掌門是你?不錯。”

岳清源道:“閣下記性倒是好得很。”

天瑯君笑著笑著,嘆了口氣。

“如果你們也被壓在一個黑黢黢的地方十幾年,不見天日,每天只能想些過往之事虛度光陰,也會像我一樣記性好。”

這次沒人答他的話了。岳清源握住玄肅,連鞘帶劍打了出去。

天瑯君堪堪避過,轟隆陣陣,他身后洞壁被生生轟塌了半邊,開了一個大洞,外面便是高空,飛沙滾石跌落,向下方墜去。寒氣霍的流卷而入,細碎的雪花漫空飛舞,迷人視線。百丈之下的冰面上,隱隱傳來一浪高過一浪的獸鳴和廝殺聲。

第一波南疆魔族已經落地了。

天瑯君道:“我猜,一定又是百戰峰打頭陣。對不對?”

數十人分散開來,從各個角度抄了過去。無妄法杖揮得虎虎生風,剛猛十足,搶攻在最前。竹枝郎被玄肅逼得節節敗退,卻仍盡職盡責地吸引著大部分的火力。天瑯君繼續坐在青石上,清閑得很,道:“當年我便記得,你拖到最后一刻才拔劍。今天也要這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