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執念

天瑯君肢體已殘破不堪,竹枝郎被釘在巖壁上,無塵大師扶著頭破血流的無妄,漠北君拎著尚清華,岳清源站在沈清秋身邊。

只有洛冰河立在正對心魔劍的位置上,正低頭,慢慢整著袖口。

沈清秋沉聲道:“洛冰河,你過來。”

洛冰河搖了一下頭。

只一下,但非常堅定。

沈清秋失望透頂,冷聲道:“……你又騙我。”

洛冰河道:“師尊,我說過會幫你對付天瑯君。現在我可以立刻殺了他給你看,怎能說我是騙你?”

天瑯君笑道:“養寇自重,這一步棋想的是挺好。只可惜我不太中用,還是得他親自出馬了。”

“養寇自重”四個字一出來,沈清秋越發心中不安。

心魔劍,會不會是洛冰河故意給天瑯君的。

拿到心魔劍后,天瑯君那露華芝塑成的身軀,腐蝕的越來越快,就算把劍給他,對洛冰河也構不成多大威脅。

也許是他亂過了頭,把心中所想也漏在了臉上,洛冰河傷感地說:“師尊,你又在想什么呢?心魔劍的確是他搶去的,只是它仍舊認我這個主人而已。為什么又不肯相信我了呢?”

沈清秋緩緩地說:“我信了你很多次。到剛才為止,還一直是相信你的。”

洛冰河說:“是嗎?”

他牽起一個扭曲的笑容:“可我卻不敢相信師尊了。”

這笑容詭異至極。沈清秋覺察他情緒不對勁,放緩了表情和語氣:“你究竟是又怎么了。”

他稍微溫柔一點,洛冰河便忽然不笑了。

他看上去像是傷心欲絕的樣子:“師尊,我就說過,果真你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是最高興的。”

剛開始,沈清秋還沒弄明白“他們”指的是什么。

洛冰河在心魔劍的巖壁前,緩緩來回踱著。

他自嘲地笑道:“每次我求師尊跟我走,你從來沒有一次答應。即便答應了,也只是我強求所致。可他們讓你留下來的時候,你便毫不猶豫。”

他看著沈清秋:“師尊,你不常笑。我愛看你笑,可是一想到,你只有在和他們一道時,才會這樣笑,我就……”他輕聲細語道:“……非常,非常痛苦。”

沈清秋終于明白了。

“他們”,指的是蒼穹山派!

那天在竹舍,柳清歌忽然開窗查看,果然覺察到了一直徘徊在外的洛冰河。

他沒有離去,而是把竹舍內的歡聲笑語、把他那一聲“嗯”的應承,全部聽在了耳中,記在了心里。

沈清秋道:“你是因為這件事,所以生氣了?”

“生氣?”

反問之后,洛冰河陰戾地吐出兩個字:“我恨!”

“我恨我自己!”

他負著手,暴躁地加快步伐。

“我恨我沒用。我恨我總是留不住任何人,從來……沒有誰肯選擇我。”

洞中其余人都不便輕舉妄動。洛冰河現在維持著心魔劍的供給,誰都不想他突然發難。

岳清源卻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二選一?”

洛冰河頓住腳步,搖了搖頭:“二選一?不。這不是。”

“我知道,如果要選,師尊一定不會選我。所以,只要沒有選擇就好了。”

洛冰河流露出一種奇異的興奮,蒼白的臉涌上一層潮紅。

“所以這次我吸取了教訓。蒼穹山派不存在就好了。這樣,師尊就只剩我了。”

無塵大師不忍卒聽,合掌佛號不斷,阿彌陀佛道:“洛施主,你魔怔了。”

洛冰河兀自大笑,無塵大師繼續道:“沒有選擇的可能,固然也沒有了放棄你的可能。但沈峰主對你的所作所為,又怎會釋懷?”

洛冰河柔聲道:“師尊,清靜峰沒了,我可以再給你造一個。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罷。我不奢求什么了。你一不順心,就可以打我,殺我,反正我死不了。只要……只要你不離開我就好。”

他虔誠地說:“真的,我只有這一個愿望了。”

沈清秋喉嚨干啞,口里發苦,說不出話來。

他終于確定,洛冰河已經神智不清了。

他瞳孔渙散,紅色的漣漪時擴時縮,笑容扭曲,真真正正是一副徹底發瘋、失去理智的模樣。心魔劍上紫光大盛,不知道他在控制這把劍,還是這把劍在控制他。

竹枝郎忽然道:“除了蒼穹山派,這世上沈仙師在意的東西千千萬,你是不是都要毀了才好?”

洛冰河莞爾道:“好啊?為什么不好!”

他一側頭,陡轉陰鷙:“讓他閉嘴!”

漠北君聞言,想了想,對準竹枝郎臉部打了一拳。

天瑯君看著洛冰河,目光中憫色閃動,嘆道:“……心魔劍已經侵蝕入腦。他真的瘋了。”

洛冰河微笑著點頭:“對。我是瘋了。”

沈清秋聽他親口承認自己發瘋,心臟一陣抽搐的悶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