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危險”人物。

晚上下班,夏耀從分局大門口走出,去不遠處的商店買煙。

“來包軟玉溪。”

老板從柜臺上摸出一盒煙,找錢的空當,另一位顧客進門。老板視線不由的一緊,那是看到令人生畏的東西后的條件反射,嗓音也跟著緊澀了很多。

“您……您來點兒什么?”

一個渾厚有力的男聲在夏耀身側沉沉地響起。

“跟他一樣。”

老板忙不迭彎腰去拿另一包。

夏耀往旁邊斜了一眼。

男人不低于一米九的英武身軀被一件寬大的黑色呢大衣包裹著。挺直的眉骨覆蓋著漆黑的劍眉向上斜斜拖過眼角,與那條同樣挺直的鼻梁一起在臉上支起一個刀削斧鑿般的硬朗支架。配上稍長的臉形、堅挺的下巴,形成一張充滿金屬硬度的男性面孔。

夏耀打量袁縱的同時,袁縱也在打量著他。

陽剛味十足的臉上卻張了一雙狹長的眼睛,上下眼線幾乎平行的向鬢角延伸,烏黑的眼珠被隱去大半只露出中間最魅惑的一段。眼角和眉梢一樣微微向上勾起,直勾的人渾身都癢癢的難耐。他嘴唇的輪廓本來也是很硬朗的,然而配上那樣的一雙眼睛和一身白皙細膩的肌膚卻漫溢出情欲的氣息。

夏耀拿好找回的零錢,大步往外走。

“帥哥,你的煙沒拿。”老板在身后喊了一聲。

夏耀剛要轉身去拿,突然一團黑影席卷著強大的氣壓從身側掠過。跟著脖頸間一涼,衣領被撬開,什么東西塞了進去。

袁縱的步速驚人,夏耀還沒來得及說聲謝,他已經上了車。

夏耀把手伸向腦后,手指順著衣領爬進去,本想動作瀟灑地把那盒煙夾出來,結果愣是夠不到。

我草!

夏耀心里咒罵一聲,塞那么深干嘛?

于是,甚沒形象地將襯衣從警褲中甩出,露出一大片平滑光裸的脊背。掏出一根煙夾在嘴角,帥氣凌人地上了街。

回去的路上,夏耀總感覺周圍彌漫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會兒正是晚上七點鐘,堵車高峰期,車輛在路上停停走走。夏耀搖開車窗,本想透透氣,結果正撞上從旁邊車窗射過來的兩道黑森森的視線。

夏耀胸口一震,又是買煙時碰到的那個男人。

袁縱的視線像是鉤子牢牢鎖在夏耀的身上,那是一種極其刻意的窺伺和打量,目無遮攔地追著夏耀的前行一路跟進著。

你開車不看路你特么看我干什么?夏耀心里直罵,臉上卻依舊一副灑脫的笑容,直接朝袁縱一揮手。

“巧哈!”

說完,迅速把車窗搖上,再也不往旁邊看了。

結果,這種危險的氣息尾隨到家門口,夏耀打開車門下去的時候,還警惕性地環顧四周,直到確定沒有一個可疑人物,才邁開步子進了家門。

其后的幾天,袁縱每天定時定點來“找”夏耀,什么都不做,就那么沒完沒了地盯著他看。即便夏耀的目光投射過來,他也毫無避諱之意。

夏耀是刑警,對于周遭的環境有著強大的敏銳感知能力,他能嗅到那股氣勢恢宏的匪氣,正鋪天蓋地朝他席卷而來。

他從沒怕過誰,從危險程度來說,他赤手斗過持槍歹徒,深山圍剿過特大號緝毒團伙。從人物外形來說,他打了這么多年擂臺賽,再高再壯再猛的男人都見過。

可沒有一個人,讓他產生這樣一種腳底發飄的感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