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一次交鋒。

夏耀隱隱間覺的,他被一個悍匪盯上了,隨時有綁票的危險。

于是,一個清閑的下午,他扎進檔案室,翻看近兩年來偵破的各種大案。搜查有沒有與袁縱模樣相仿的嫌疑人,或者可能與他牽扯到關系的人。

結果,查找了一下午,夏耀都沒找到有用的資料。要么就是一網打盡的大案特案,他只是執行人員之一,犯不上先找到他的頭上。要么就是無足輕重的小案,比如偷竊自行車,搶劫學生一類的,與這種氣場的男人根本掛不上鉤。

惶惶不安了數日之后,給別人當保鏢都綽綽有余的夏耀,竟然也破天荒地請了十幾個保鏢。在一輛加長版的商務車內圍坐一圈,護送著他從單位到回家的路。

汽車拐到一條安靜的街區,夏耀的目光不受控地朝窗外掃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車窗,熟悉的黑森森的兩道目光。

“停車。”夏耀朝司機說。

司機穩穩地將車停靠在路邊。

很快,旁邊的那輛車也停下了,車窗被搖開,袁縱朝這邊看過來,目光如炬。

看!還看?我看你姥姥個看!夏耀心中狂吼一聲,面上卻是持穩有度,大手穩穩指向窗外,“把那個人給我拿下。”

十幾個保鏢訓練有素地從車上下來,直奔著對面的車而去。

“下來!”

領頭的保鏢怒喝一聲。

不料,那輛車上也不是只有袁縱一個人,他公司的兩名員工,也陪護在他的身后。聽到外面的怒吼聲,兩名員工走下車,通通黑茬兒短發,透著男人的力道。

“我們讓他下來,沒讓你們下來!”這邊的保鏢說。

那邊的員工說:“能不能讓他下來,得看你們本事了。”

此話一出,領頭的保鏢迅速朝對方的員工出手。結果,剛一照面,一招未發,就被對方一記非常優美漂亮的“轉身螺旋腿”登得踉蹌數步倒地。

旁邊的副手大怒,意欲起腿報仇,不料,對方接腿摔技法簡直出神入化。他還沒看清人家用了一個什么動作,就被毫不費力地凌空摔起,頭朝下砸在柏油馬路上。

才過了幾招,這邊的十幾個保鏢全都犯怵了。

夏耀在車里看得真真切切的,他自己親自聘請的保鏢,對他們的身手心里有數,雖然算不上一流但也絕不是吃軟飯的。眼看著這邊十幾個人竟然被那邊兩個人鎮住,心里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夏耀豹子一樣的身軀從車上躥下來,對著纏斗在一起的保鏢們怒喝一聲。

“靠邊!”

一個保鏢急著問,“夏少,你……”

夏耀霸氣凜然地走到對方員工面前,先是一記漂亮的轉身飛踢蹬得對方身體左傾,重心失控。緊接著他借著自己的轉體動作瞬間欺近那位員工,上身一靠腳下一絆,又將這位硬漢掀翻在地。

這邊的保鏢簡直用仰望神一樣的目光看著夏耀,你身手這么好干嘛還請我們?

袁縱在車里從容淡然地觀戰,沒想到,這細皮嫩肉的倒真有兩下子。

另一位員工勇敢地飛起一記高鞭腿,試圖突襲夏耀。只見夏耀左手一招隔開那位員工的飛腳,同時左腳掃起,輕輕一踢對方的支撐腿。只聽“啪”的一聲,那位應聲頭朝下腿在上倒撞在地。

夏耀利索地拍拍手,剛想轉身去請車上那位,肩膀就被一只飽含韌度的大手鎖住了。

你終于下來了……夏耀凌厲的身姿赫然一轉。

其后的場景,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瞠目結舌。

夏耀別說打了,根本就近不了袁縱的身前,被袁縱像沙袋一樣慣來慣去,甚至連個陪練都稱不上,勉強只能算個——沙袋。

夏耀想利用身體的靈活性突襲袁縱,結果袁縱反應更靈活,而且力量比夏耀大了數倍。整個場面,就像是大人打小孩一樣,夏耀被打得飛來飛去,旁邊觀戰的保鏢都怕夏耀被人打散了。

最后,袁縱看夏耀毫無還手之意了才收手。

夏耀沒受太重的傷,只是被掄了數圈,有點兒暈而已。

緩過來之后,夏耀冷目對著袁縱,將心底的畏懼隱藏得極深,臉上依舊是波瀾不驚的神色。

“今兒咱倆把話擺到明面上來說,你是找我報仇還是勒索,給個痛快的!”

袁縱特別平和的語氣說:“我妹喜歡你。”

“啥?”夏耀沒明白。

“袁茹。”

夏耀不吭聲了,沉斂的目光灼視著地面。盯了足足一分多鐘后,夏耀的頭赫然抬起,斂足了全身的氣焰朝袁縱狂喝了一聲。

“你們兄妹倆都是神經病吧??!!!!”

足足一個禮拜啊!各種惶恐不安,擔驚受怕,追查探究,推理猜測……竟然就是過來相人的!夏耀攢了一個禮拜的惱火和怨氣,終于被這一聲怒吼排泄出去了。

然后,繼續豎豎衣領,一副瀟灑之姿回到車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