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一盒曲奇餅。

第二天到了單位,夏耀敲了敲旁邊的辦公桌。

“小輝,你有空么?”

“有啊,怎了么?”

夏耀說:“幫我查個人。”

“誰?”

“袁縱,他就住在咱們……”

“你說袁茹他哥哥啊?”小輝打斷夏耀的話。

夏耀納悶,“你認識他?”

“聽他們聊起過,怎么?袁茹沒和你提過?”

事實上,袁茹和夏耀說過的話還沒有和他這群同事們說得多。袁茹隔三差五就往夏耀單位跑,每次夏耀都找各種理由出去,留下袁茹和這一群爺們兒大肆胡侃。

“袁縱之前是特種兵,后來轉業創建了一家保鏢公司,現在在業內很有名氣。據說他們公司的保鏢業務素質相當強,幾乎都是給明星或者政要當私人保鏢的。”

怪不得他車上那兩個人身手那么厲害,原來是職業保鏢……想到自個兒請的那十幾個,夏耀禁不住有點兒自慚形穢的感覺。

再想起袁縱的身手,夏耀更是倒吸一口涼氣。

不過好在昨天把話說清楚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就當沒見過這個人吧。

……

吃午飯的時候,袁茹又開始喋喋不休地說著夏耀的各種好,想給袁縱洗腦,想讓他徹底認可這個妹夫,然后不遺余力地幫助自個兒。

“哥,你知道夏耀最討厭別人叫他什么么?”

袁縱自顧自地吃著碗里的面條,全然沒有一絲反應。

“夏大和尚!”袁茹噗嗤一聲樂了出來,“他們單位的人告訴我,只要一管夏耀叫和尚,夏耀那張臉拉得啊……有這么老長!”

袁茹以下巴為起點,一直比劃到地上,然后又自娛自樂地大笑。

袁縱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袁茹咧開的嘴角迅速合攏,乖乖扒拉碗里的飯。

過了好一陣,袁茹才試探性地朝袁縱說:“哥,求你個事唄!”

“說。”

袁茹轉身去找自個的皮包,從里面掏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獻寶似地放到袁縱的手上。

“夏耀喜歡吃甜的,這是我親手給他做的香草曲奇餅,你幫我送給他唄!我每次送他東西他都不要,唯有哥親自出馬,他才不敢不要。沒準他嘗了我的手藝,就會對我有好感了。”

袁茹說了這么多,就怕袁縱不理她這茬兒,沒想到這次袁縱特別痛快地把盒子接過來了。

這么一來,袁茹反倒不放心了。

“我說,你可別給我偷吃了啊!”袁茹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對了,我忘了你不吃甜的,那行,這事就交給你了!”

袁縱持著一張冷峻堅毅的面孔上了車,到了車上,二話不說就把那盒曲奇餅給吃了。然后盒子往旁邊一甩,開車上路。

……

傍晚下班,夏耀的車緩緩開出分局大門,正要感慨沒人跟蹤盯梢的滋味真他媽爽,就看到熟悉的車停在對面的馬路上。擋風玻璃后面的袁縱戴著墨鏡,雖然隔著兩道玻璃,可夏耀依舊能感受到那兩道視線的強大威懾力。

他想假裝不認識,假裝沒看到,可車一上路,那輛車又跟上來了。

夏耀的心里明火暗火鬼火三味真火齊齊燃上眉梢,汗毛眼兒都在叫囂著狂躁。怎么會有這么煩的人呢?不是說了“沒戲”么?怎么又來了?

在一個岔路口,夏耀把車停下了。

袁縱也把車停下了。

夏耀走到袁縱的車旁,敲了敲車窗。

袁縱把車窗搖下,還沒等夏耀開口,就把那個包裝盒遞了出去。

“我妹有禮物要送你。”

夏耀兩只手抵著車窗的上沿,狹長的雙目直直地對著袁縱。

“我再明確地說一遍,她的東西我不要,她這個人我也不會接受,你讓她死了這份心吧!”

袁縱開口,“我只管送東西,不管傳話。”

夏耀腦門的青筋暴起,凌厲的目光盯著袁縱那張粗獷剛陽的面孔看了許久,終于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行,有本事您就見天兒這么跟著,我看看是你閑還是我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