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罵不死你。

結果,第二天一早,夏耀剛出門,就看到那輛山地車立在門外。

車鏈子已經換上了新的,砸壞的部分也修繕好了,看起來和砸之前無異。夏耀目光環視四周,沒看到袁縱的身影,心中不由地冷哼一聲。

“總算辦了件人事兒!”

不過,夏耀是不打算騎車去上班了,他高度懷疑袁縱的人品。萬一再在自行車上動什么手腳,他來回路上的安全又沒有保障。

于是,為了保險起見,夏耀這次改由踩著輪滑去上班。

相比昨天,夏耀這一身行頭加裝備更拉風了,滑行到單位門口的時候,正巧碰到幾個結隊出門的女警。夏耀剛一撤離她們的眼線,她們就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了。

“夏少這兩天是怎么了?昨個是騎山地車來的,今個竟然改輪滑了!”

“你說他這么耍酷,是不是開竅了?”

“你的意思是……我有機會了?”

“噗——你個沒臉沒皮的。”

“……”

夏耀回到辦公室,把輪滑鞋一脫,直接放在眼皮底下,這回看你怎么動手腳?

晚上下班,夏耀穿著輪滑鞋肆意奔走在大街小巷,各種窄道胡同里面穿梭,好不瀟灑。有本事你追啊!你跟進來啊!老子讓你連影兒都瞄不到。

闊別數日之后,夏耀終于體驗了一把無人嚴盯死守,自由翱翔的回家旅途。心里那叫一個痛快啊!晚飯都多吃了一碗。

結果,晚上睡覺,夏耀去拉窗簾的時候,被窗口赫然出現的一張臉嚇得避退三尺。

大喘氣過后,對著窗口怒吼一聲。

“滾!”

這一聲吼,把鷯哥都嚇得在籠子里亂撲騰。

夏母過來敲門,“兒子,怎么了?”

夏耀恨恨地將窗簾拉上,平緩了一下呼吸,說:“沒事,媽,您去睡吧。”

夏母走后,夏耀一個人盤腿坐在床上運氣,幸好他的臥室足夠大,從床到窗口有一段距離。不然兩米之內,他一定會被窗簾外的視線逼得精神分裂。

怎么會有這么死心眼、死纏爛打、死皮賴臉的人呢?

一個禮物至于么?

你就直接扔了,回去告訴你妹,東西送到手不就完了么?

靠!!

夏耀平靜了一下情緒后,目光忍不住朝窗口處瞄過去,猜測這會兒袁縱有沒有走。已經一個多鐘頭了,應該走了吧?

夏耀有點兒不放心,躡手躡腳地走到窗口,偷偷在兩條窗簾中間扒開一道小縫。

然后,袁縱就從那條縫隙中,看到一只瞇縫著的朦朧美目,帶著試探、猜疑和小心翼翼。然后另一只眼也出來了,再接著是高鼻薄唇堅挺的下巴,表情也由最初的溫和美好變得怒不可遏。

最后,嗖的一下,整張臉都被收進去了,跟著是鐺鐺鐺的腳步聲。

第二天,夏耀上班之前,給復讀機換了兩塊新電池,打開后掛到鳥籠子旁。

復讀機里面重復著夏耀昨天錄下來的話。

“滾蛋!滾蛋!滾蛋……”

晚上,夏耀依舊踩著輪滑回來,把袁縱甩得遠遠的。等他回到家,吃過晚飯,把鷯哥喂得飽飽的,期待著這個傳聲筒能盡其所能地為自個服務。

袁縱還沒來的時候,鷯哥就開始嘰里咕嚕地說起來了,等袁縱一來,鷯哥叫得更歡了。

“滾蛋!滾蛋!滾蛋!……”

夏耀不用拉開窗簾,就能想象到外面那張遭人唾棄的面孔是如何尷尬狼狽的。不由的勾了勾嘴角,唇縫里哼出幾個字,“罵不死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