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鷯哥頹靡了。

袁茹去找袁縱的時候,袁縱正在野外訓練基地,親自督導隊員們的訓練。前些日子公司招進來一批新人,要經過長達一個月的魔鬼訓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夠留下,剩下三分之二的人都將被淘汰。

不遠處正在進行六公里抬輪胎訓練,幾百多斤的大輪胎壓在六個人肩膀上,而且這六個人高矮不齊,抬起來相當費力,加上還要跑這么遠,簡直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

三圈過后,一個隊員懈怠了。

站在袁縱旁邊的副總教官見狀,上去就是一腳,釘子鞋狠狠頂在隊員膝蓋上,直接脫了一層皮。疼得那個隊員倒地打滾,哀嚎連連。

“起來!”副總教官大吼。

累到虛脫,疼得撕心裂肺,能起來才怪!

副總教官又一腳補在尾椎骨上,踹得年輕隊員趴地嚎啕大哭。

這種情景,在這種地方見得多了,教官們眼皮都不眨。

袁縱走到那個隊員面前,淡淡說道:“起來。”

再平常不過的口吻,再簡短不過的兩個字,卻像兩把冷冰冰的槍,槍口對著左右兩個太陽穴,讓人從心底產生一種極度畏寒的情緒,完全不容違抗。

隊員嘶聲哭喊,拼盡全身力氣爬了起來。

然后,袁縱的手漠然一指。

這名隊員一瘸一拐地歸隊,把輪胎的一部分頂在肩膀上,豆大的汗珠子糊住了眼睛。

袁縱又是淡淡一個口令。

“跑。”

六個人邁著齊刷刷的大步跑走了。

“袁總,袁茹在休息室等您呢。”

袁縱給了旁邊的副總教官一個眼神,讓他嚴格盯著,然后邁著大步朝不遠處的休息室走去。

袁縱走后沒多久,趕上休息時間,隊員們盤腿坐在一起閑聊。

“咱總教官最近忙什么呢?”

“據說是忙他妹妹的事,袁大美人又相中一個小哥,才24歲,長得特帥,貌似還是官二代。”

“我就納悶了,你說咱總教官有30了吧?怎么不見他為自個兒著著急?咱這的女保鏢多漂亮啊!去海邊搞特訓的時候全特么比基尼,大奶子晃蕩著,總教官眼皮都不瞭一下。”

“我總覺得著吧,咱總教官沒人味兒。”

“我草……你怎么說話呢?”

“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是說在我的心里,就沒有袁總談戀愛的這一概念。他就是端槍桿子的,就是英雄豪杰,就特么沒長兒女情長那根筋。”

“那不一定,沒準就是開竅晚呢!我和你說,我老舅就是這種人,三十五了都沒對象,家里人急壞了,以為他是G呢。結果怎么著?人家某一天突然開竅了,一眼就相中我舅媽了,自那之后死活都不撒手了!”

“吹哨了,快起來。”

“……”

袁茹又來給袁縱洗腦了。

“哥,你知道么?夏耀養了一只鷯哥,那只鳥特別可愛,就像夏耀一樣可愛。”

袁縱能不知道么?昨晚上被那鳥罵了兩個多鐘頭。

“哥,我也好喜歡那只鳥,我也想關心照顧那只鳥。你說,我們兩個一起養鳥,是多么溫馨浪漫的一件事啊!”

袁縱沉聲問道:“你想說什么?”

袁茹嘿嘿一笑,晃悠著袁縱的手臂說:“哥,幫我把這盒飼料給夏耀送過去吧,這是我專門找飼養師配的,吃了能讓鷯哥嗓音更加嘹亮。以后等我們在一起了,就讓那只小鳥天天給我們唱情歌,哇咔咔……”

袁縱二話沒說,直接把那個盒子接了過來。

袁茹發現,袁縱對她和夏耀的態度越來越寬容了,看來他已經在心底默認了這個妹夫。

袁茹不知道,其實袁縱也養了一只鷯哥,今個早上在市場上買回來的。體型比夏耀養得大了一圈,毛色黑亮,嗓音也更加嘹亮。他也為這只鷯哥買了一個復讀機,專門教它說話。

回到單位,袁縱就把袁茹給他的那些飼料全都喂給了自個的鳥。

其后的兩天,夏耀發現,他的鷯哥不愛叫喚了,整天無精打采的。而且食欲不振,以前最愛吃夏耀親口嚼過的五香花生米,現在聞都不聞一下。

難道是這兩天罵人罵多了,過度勞累導致的?

于是夏耀把復讀機撤下來,白天讓鷯哥充分休息,不再吵它了。

結果,情況不僅沒有改觀,而且愈發嚴重,他的鷯哥越來越頹靡了。

這天下午,夏耀在單位心神不定,老是惦記著家里那只鷯哥。于是和領導請了個假,提前開車回家了。

結果,還沒打開臥室的門,就聽到里面隱隱約約傳來鳥叫的聲音。

難道他的鷯哥又歡騰起來了?

夏耀滿心期待地推開門,結果,眼前的景象讓他的眼珠子都綠了。

在他的鷯哥旁邊,赫然出現了另一只大鷯哥,悶雷一樣的大嗓門對著他的鷯哥叫喚:“不滾!不滾!不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