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秒射。

夏耀就坐在臥室里等,臨近下班的時間,陽臺處傳來細微的動靜。

他一大步飛跨過去,掀開窗簾,就看到一張令他憎惡的面孔。袁縱輕巧地開窗取鳥籠,從夏耀聽到動靜到拉開窗簾,前后不足兩秒鐘時間,鳥籠子已經被袁縱穩穩端在手上了。

“行啊!”夏耀陰測測的口吻。

袁縱語氣沉穩地說:“你的背心穿歪了,奶頭都露出來了。”

夏耀上身一個跨梁背心,因為剛才跑得過猛,背心被帶歪了。下半身一條居家睡褲,褲腿兒挽起,露出平滑勻稱的小腿,兩腿分開站立,溫和親切又不失男人味兒。

你特么那個才叫奶頭!老子這個不產奶,就是分清正反面用的!夏耀面露憎意,直接把手伸向窗外,語氣異常聲音。

“拿來!”

袁縱問:“什么?”

夏耀冷冷言道:“你妹要送我的禮物。”

袁縱轉身回到車上,把袁茹交代給他的曲奇餅的盒子和裝飼料的盒子一并拿了出來。

夏耀拿到手之后,耐著最后一絲性子朝袁縱說:“現在你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了,以后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您哪涼快哪待著去吧!”

說完,把窗戶砰的一聲拉上了。

本想把“禮物”直接扔進垃圾箱,后來想了想,還是看完了再扔吧,也算沒白受這幾天的氣。

于是,夏耀把裝曲奇餅的盒子打開了。

看到里面的東西后,夏耀的半瞇著的眼睛赫然瞪開。

里面裝的是一個木魚,和尚的專屬物。

再半撕半拆地打開另一個盒子,里面是一本經書。

夏耀渾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騰,頭皮都快燒焦了。

拿著這兩樣東西直奔窗口,想直接從窗口扔出去,結果打開窗戶,袁縱還站在那,一個姿勢都沒變。

“行,沒走正好。”夏耀指著袁縱的腦袋說:“告訴你妹妹,我想跟她見最后一面。如果她還想在我這留下一個勉強不錯的印象,你就奉勸她別穿超短裙來!”

晚上,得知了這個消息,袁茹大大地激動了一下。

“哎呦我的媽啊!哥你太牛逼了!我追了他那么久,別說約我了,就是我約他,他都沒應過。”

袁縱難得主動表露出對袁茹的關心,“先尋思一下明天穿什么吧!”

“對對對!”袁茹進了她的私人衣帽間,在五個柜子前來回轉悠著,“這件呢?是不是太艷了?這件呢?不行,找不到鞋來配……”

最后找來找去,又把那件超短裙拿出來了。平時袁縱最反感袁茹穿成這樣,所以當袁茹拿出來的時候,還偷瞄了袁縱一下,生怕他怒喝一聲放下。

袁縱在旁邊站了半天,緊抿的唇角終于撬開了。

“就這件吧。”

……

人要倒霉,放個屁都能砸后腳跟兒。

這句話用來形容袁茹再合適不過了。本來昨天晚上夏耀調整了一宿,今個心情好多了,打算委婉客氣地和袁茹表達一下他的態度,結果袁茹一襲齊B小短裙來了,把夏耀唯一那點兒惻隱之心全都磨滅了。

“你到底想折騰到什么時候?”夏耀單刀直入。

袁茹漂亮的手指輕托著臉頰,色迷迷的目光直對著夏耀。

“折騰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山無棱天地合,才敢于君絕。”

夏耀,“……你的意思,你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我了唄?”

“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

夏耀歇了好一陣,才擠出一絲想和袁茹說話的動力。

“我有一個致命的缺陷。”

“你哪有缺陷啊?我沒看到啊!在我眼里,你就是完美無瑕疵的,你的缺點也是優點!再說了,有缺點又怎么了?我也有很多缺點啊!談戀愛不就是個互相包容,互相磨合的過程么?反正我就是認定你了。你就是又臟又懶脾氣又差,我也愿意疼你寵你慣著你;你就是被人潑了硫酸毀了容,我也愿意陪你天長地久;你就是出了車禍撞成植物人,我也愿意伺候你一輩子;你……”

“我要是性無能呢?”夏耀打斷了袁茹。

袁茹猛的一驚,半天才回過神來。

“你說啥?”

“我秒射,我三秒男。”

袁茹摳摳腦門,“這樣啊……那個……我還有點兒事,就不跟你嘮了。那咱倆的事就這樣吧,我也不是什么正經的女人,你自個瞧著辦。”

說完,逃也似的跑出了咖啡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