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你的褲子有點兒低!

晚上吃飯的時候,夏耀一直心不在焉的。

夏母看出了夏耀的不對勁,往他碗里夾了一塊魚,順帶問了句,“想什么呢,兒子?”

“媽,上次你和我說……我趙叔還是孟叔家里有個女兒,歲數和我差不多大?”

“哦,你說孟心怡啊?”夏母撂下筷子,含笑看著夏耀,“以前我和你提,你不是總說不感興趣么?怎么突然開竅了?”

“這不是想早點兒讓您抱上孫子么?”

夏母佯怒著瞪了夏耀一眼,“你才多大啊?我又不著急!”

您不著急我著急……夏耀扒拉了兩口飯,又朝夏母問:“她這個人怎么樣啊?”

“你說孟心怡啊?”

夏耀點頭。

夏母沉思了片刻,說:“人長得還湊合,個兒不高,挺秀氣的!關鍵是這女孩有才,琴彈得很好,而且還會作詩,已經出版兩本詩集了。他們家是書香門第,父母輩都是老實本分的人,閨女應該差不了。”

夏耀一聽挺滿意,“我就喜歡傳統一點兒的女孩。”

夏母甚為驚喜,因為她總是聽別的孩子媽抱怨,說兒子沒溜兒,找女朋友口味重,讓她們接受無能云云的。她沒想到在青春期一直叛逆的兒子,現在擇偶觀竟是如此慎重理智,讓她大感欣慰。

“那好,我一會兒聯系她媽媽,明天剛好是周末,你們就見一面吧。”

……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袁縱就被袁茹吵醒了。

“哥,你快拯救拯救我吧,我要瘋了!”

袁縱不動聲色地去衛生間刷牙。

袁茹一直追到衛生間,“哥,幫我找個對象吧!我現在正處于心里極度空虛期。夏耀一直在我腦袋里盤旋著,我必須得盡快忘了他啊!”

“現成的,有一個。”袁縱說。

袁茹的大眼睛瞬間一亮,“長得怎么樣?我不管他有錢沒錢,有學歷沒學歷,必須得長得帥!最最重要的一點,身體素質要好!夠強壯夠威猛,像哥你這樣的。”

這么一會兒的工夫,袁縱就快速洗漱好了,走到臥室的寫字桌旁,抽出一張名片,遞給袁茹。

袁茹假羞澀,“我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直接約人家,是不是顯得我不夠矜持啊?”

“我可以幫你約。”

“那時間和地點就由你來定吧!”

袁茹說完,美顛美顛地進屋捯飭自個去了。

第二天,夏耀和孟心怡約在一家茶舍見,因為篤定袁縱不會來這種文藝氣息濃厚的地方,夏耀才選擇這里。他沒有抱太高的奢求,女方只要不穿短裙來,他就可以接受。至于以后的相處,那就另談了,先把袁縱甩掉是最重要的。

很讓夏耀滿意的是,孟心怡不僅沒穿超短裙,而且長褲長褂,把自個兒裹得特嚴實。

而孟心怡對夏耀的第一印象是極度興奮又忐忑的,每個淑女都有一顆熟女的心,面上平靜,心中卻是騷動不安的。

這樣的男人,誰栓得住啊?

“我可能比較傳統,平時話也不多,只要你不覺得無趣就好了。”孟心怡說。

夏耀說:“沒事,我喜歡傳統一點兒的女孩。”

“先生,您的茶到了。”

“好的,謝……”

第二個“謝”字還沒說出口,夏耀就透過屏風隔斷掃到門口一抹不和諧的身影。

袁縱一身中山裝屹立在門口,渾然大氣,風度翩翩,與這里的環境毫無違和感。但是那兩道鋒芒畢露的眼神,還是將夏耀刺得又疼又癢。

操!真特么的是陰魂不散!

“不好意思,我去趟衛生間。”夏耀說。

很快,夏耀走到袁縱面前,冷銳的目光注視著他。

“蹬鼻子上臉是吧?沒完沒了是吧?非得我抽你丫一個耳刮子,你才知道羞臊是吧?”夏耀一連串尖酸刻薄的話。

袁縱欺身向前,定定地注視著夏耀,而后將大手伸到了他的腰上。

“你干什么?”夏耀怒喝一聲。

袁縱說:“不干什么,看你褲子有點兒低,給你提提。”

夏耀氣得心肝肚肺全都縮成一團了,這是哪啊?這是茶舍的大廳啊!只有一些鏤空的隔斷,十幾號人的眼睛都掃向這里,他一個爺們兒竟然讓一個男人提褲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