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牢牢鎖在心房。

夏耀這邊和袁縱僵持著,孟心怡那邊也沒閑著。

袁縱給袁茹找的約會場所恰好就是這家茶舍,袁茹正在腹誹他哥的品味之“高端”,就掃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夏耀就坐在斜對面的那個隔間里,和一個女孩熱聊著。

袁茹心里噌噌冒著火苗子,夏耀那張僵尸臉竟然也會笑?操!不會也是來這相親的吧?性無能竟然還有臉相親?這不是坑人家姑娘么!

正想著,夏耀就奔著袁縱去了。

袁茹偷偷潛了過去,坐在了夏耀的位置,笑著看向對面的孟心怡。

“你也是來相親的?”

突然冒出一個人,孟心怡有點兒猝不及防,但還是禮貌地點了點頭。

果然……袁茹磨了磨牙,秉承著對女性同胞的愛護之心,大義凜然地將自個所受的傷害作為前車之鑒提供給了孟心怡。

“我覺得吧,作為一個女人,無論是風騷的還是內斂的,‘性’對咱們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性格比較直,我就有啥說啥了啊!不要因為一時的眼福,造成一輩子的遺憾啊!”

孟心怡一臉糊涂,“你到底在說什么啊?”

袁茹把臉湊過去,小聲在孟心怡耳邊說:“跟你相親那個男的,夏耀,他是性無能。”

孟心怡頓時一驚。

袁茹又說:“咱都是過來人,這方面對于咱們女人的重要性,我想不用我……”

“誰是過來人啊?”孟心怡臉蛋一紅,聲音里透著羞惱之意,“我沒那么豐富的經歷,也沒那么深的體會,我覺得他挺好就夠了。”

袁茹攤開手,“那就當我沒說。”

沒一會兒,夏耀也回來了。

調整了一下心情,夏耀還是挺和氣地朝孟心怡說:“把你手機號給我吧,以后咱們常聯系。”

不料,孟心怡卻囁嚅著說:“還是……算了吧……”

“怎么?”

“我覺得你太出眾了,我特別沒有安全感。”說完,迅速提著包走了,閃人的速度比袁茹僅僅慢了一拍。

袁茹一直豎著耳朵聽,這會兒瞧見孟心怡走,心里冷哼一聲:裝什么純啊?!還沒有安全感?性無能的男人都沒安全感,難道要找個沒JB的么?

正想著,夏耀那張俊臉赫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即便是個“性無能”,袁茹近距離面對夏耀這張臉,還是難以自控的心跳加速。

“巧哈!”袁茹尷尬地打招呼。

夏耀皮笑肉不笑地說:“是挺巧的,和你哥一起來的?”

“我哥,我哥也來了么?”袁茹驚訝。

“你就裝吧!”

撂下這冷颼颼的四個字,夏耀徑直地走人了。

……

其后的幾天,夏耀徹底想明白了,對于袁縱這種給點兒火星就爆炸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臊著他!袁縱想看就讓他隨便看,袁縱想跟著就讓他隨便跟,袁縱站在臥室窗外,夏耀就把外面的地上灑了很多腥膻的東西,用來招蚊子。

而袁縱恰恰相反,他對夏耀的態度已經從處處刁難變成了悉心呵護。天冷了給送衣服,下雨了給送傘,加班加點給送吃的……可謂體貼入微,關懷備至。

這天下午,夏耀推開辦公室的門,看到小輝和張田正啃著鴨脖。于是也過去湊個份子,拿起一個鴨脖就吃。

“嘿!你們咋知道我愛吃這味兒的鴨脖?”夏耀臭美地問。

小輝說:“我們不知道,你大舅子知道!這是他買的,我們只是沾點兒光而已!”

所謂的“大舅子”自然說的是袁縱,夏耀一聽這話臉瞬間沉了,再好吃的鴨脖兒都索然無味,啃到一半就扔進垃圾桶了。

“我說夏少,你大舅子對你這么好,你還不趕緊和袁茹定了啊?我們看著都著急了。”

夏耀沒說話,眼睛直直地盯著辦公桌上的木質房子模型,沉默了好半晌,才開口問:“這誰送的?”

問完之后夏耀才發現這是廢話,還能有誰這么無聊這么幼稚?

他想把房子模型扔了,結果剛一拿起來,一個泥塑小人從里面掉了出來。

看到泥塑小人,夏耀不由的一驚。這簡直就是縮小版的自己,五官栩栩如生,神態惟妙惟肖。甚至連鼻翼旁的那顆痣,都點在了上面。

可是!!!小人下半身是光著的!!小雞兒傲嬌地朝天舉,屁股渾圓立體得都想咬一口。

夏耀牙關死咬,直接把泥塑小人兒扔進了垃圾桶。

“嘿,你可別亂扔啊!”張田提醒,“這小人兒可是按照你的模子做的,扔到哪別人都能認得出來!這要是哪個暗戀你的女警撿到了,偷偷拿回去意淫,你丫就虧大了!”

夏耀不得已又把小人倒了出來,用拳頭砸用鞋底子踩,小人兒依舊安然無恙,甚至連個皮兒都沒磕破。

老子就不信砸不爛你!

于是,夏耀去保衛室借了一把錘子,玩命地砸。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