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沒得商量。

袁縱暫時被取保候審,照常回去工作和生活。

破獲一起大案后,整個公安部都很忙,夏耀忙里偷閑,思忖著要不要去看看袁縱。雖然袁縱突然出現的動機可恨,那些傷對他而言就是雞毛蒜皮,可歸根結底,那些傷是為夏耀受的,他于情于理都該去探望一下。

一直忙到很晚才下班,夏耀去商場買了些禮物,提著去了袁縱的家。

袁茹開的門,看到夏耀手里的鮮花,小心臟還是不爭氣地砰砰跳了兩下。

“咱不都說清楚了么?你怎么又?你這……太讓我為難了……”

袁茹伸手去接夏耀手里的鮮花,結果夏耀直接繞過她走了進去。

“你哥在么?”

“你找他干什么?”

夏耀說明來意后,袁茹瞬間碉堡了,我操!敢情是這么回事,白自作多情了一把。不過袁縱涉案的事情她一點兒都不知情,因為袁縱的工作性質,受傷是家常便飯,所以袁茹也沒在意。

聽夏耀這么一說,袁茹收起不正經的笑容,趕緊去臥室門口叫袁縱。

“哥,夏警官找你。”

袁縱低沉沉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進來吧!”

“靠!哥,你怎么這么大譜兒?人家來咱家找你,你應該出門迎客,你還讓他進去找你,我真是……”

袁茹還沒說完,夏耀就推門而入了。

然后他發現,袁縱讓他進屋而不是自己出屋是有原因的。他渾身上下只穿了一條四角褲,古銅色的肌肉性感而狂野,一個堪稱胯下神話的巨物在腿間蟄伏著,赤裸裸地彰顯著他的野獸氣息。

若是別的男人以這副形象昭示在夏耀面前,夏耀一定狠狠嫉妒一把。但是對于某位明顯目的不純的人就要另當別論了。

夏耀斂了斂狂躁的神經,冷聲朝袁縱說:“把衣服穿好了,出來說話!”

說完,面無表情地轉身。

門關上的一剎那,袁縱明顯看到夏耀的兩只耳朵紅了。

袁縱隨便披了件衣服就走了出去,夏耀正在喝涼茶降溫。

“怎么這么晚才過來?”

夏耀說:“局里事情忙,一時沒騰出工夫來。我來這主要就是想說說你的案子,雖然你不屬于執法人員,但當時情況比較危急,歹徒向群眾開槍,社會危害性極大。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你擊斃了案犯,但屬于特殊正當防衛,調查清楚后,應該不會負刑事責任。”

袁縱不說話,定定地看著夏耀。

夏耀被他盯得十分不自在,剛才還溫和的態度瞬間冷厲起來。

“你聽見我說的話沒?”

袁縱特別不誠懇地嗯了一聲。

其后,夏耀就不知道該說點兒什么了。兩個人相繼沉默,袁縱繼續肆無忌憚地盯著夏耀看,沒完沒了地看,存心要把夏耀看毛了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天袁縱的英勇表現,讓夏耀對他多了幾分欣賞。現在袁縱再這么盯著他看,夏耀已經沒有那么膈應了。

袁縱正看得出神,夏耀突然莫名一笑。

這一笑,讓袁縱的心尖狠狠一抖。

“笑什么?”

夏耀說:“我覺得你這個人還湊合,是個純爺們兒!不如這樣,我可以跟你交個朋友,你覺得怎么樣?”

袁縱特別干脆的兩個字,“不行。”

“一定……要那樣么?那樣好么?”

“好。”

夏耀勉強斂住脾氣,又朝袁縱說:“其實,我覺得吧,你對我可能就是一種見到投緣的同性惺惺相惜的感覺,結果被你曲解了。我也有這種哥們兒啊!成天惦記著,三天不見就會想……”

“誰?”

夏耀暗暗磨牙,你大爺的!說了半天沒抓住重點!

“就這么說吧,你確定你對我是那種不正當的感情么?會不會是你誤解了,你有什么證據證明你對我就是……”

“我想和你上床。”袁縱說。

“……”

夏耀明白了,他就不該動這點兒惻隱之心,他就不該來,就不該不長記性,又尼瑪臊一張大紅臉回去!

袁茹在衛生間逗留一會兒的工夫,夏耀就不見了。

“他走了?”問袁縱。

袁縱點點頭。

袁茹突然扎進袁縱的懷里,眼淚吧嗒地說:“哥,你太讓我感動了。我都已經決定放棄他了,你還對他那么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