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寄養。

袁縱要親自帶領一批女保鏢到煙臺的海灘搞特訓,出發前把鳥籠子提到夏耀面前,厚著臉皮說:“我得出去一段時間,就先把它寄養在你這吧。”

“我要是不答應呢?”夏耀問。

袁縱說:“那我就不出去了。”

夏耀一把將鳥籠子提了過來,轉身進了家門。掛到臥室陽臺前,指著鷯哥的頭朝它警告:“告訴你哈,別欺負我們家小黑。”

大鷯哥聲音嘹亮地叫了聲,“我愛你!”

夏耀神色一滯,瞇縫的雙目中透著凌厲的警告之色。

“你丫再胡扯,我楔死你!”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夏母在書房聽到動靜,探出頭朝夏耀問:“誰說話呢?”

夏耀壓低聲音朝大鷯哥怒斥一聲,“消停點兒!再吵吵把你嘴掰下來!”

晚上,忙了一天的夏耀困意十足,迷迷糊糊剛要睡著,大鷯哥的一嗓子把他震醒了。

“你好迷人!”

夏耀狠狠朝窗口甩了一記眼神,你媽的,真是什么人養出什么鳥來!

怕還嘴惹來鷯哥更頻繁的叫喚,夏耀便假裝沒聽見,輕輕翻個身繼續睡。

“脫你小背心!脫你小褲衩!脫你小背心!脫你小褲衩!……”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夏耀忍無可忍,扭頭朝大鷯哥怒喝一聲:“別吵吵了!”

結果,他這一聲不僅沒讓大鷯哥停嘴,反而把小鷯哥發言的欲望激發出來了。

小鷯哥學著夏耀的口氣一個勁地重復。

“別吵吵了,別吵吵了,別吵吵了……”

大鷯哥更歡實了,撲騰著翅膀美顛美顛地在籠子里蹦跶,越說越帶勁。

于是,房間里響起了忽高忽低的“二重唱”。

“你好迷人,別吵吵了,我愛你,別吵吵了,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讓我用心把你留下來……”

留個蛋!夏耀嘶吼一聲,“滾!”

第二天下班,夏耀提著鳥籠子往外走,打算把這只大鷯哥放到朋友家寄養,結果被夏母攔住了。

“你可別把這只鳥送人,我可稀罕它了!”夏母說。

夏耀納悶,“您稀罕它?”

“是啊,這只鳥嘴兒可甜了,張口閉口就我愛你,你好迷人之類的,比你那只鳥可人疼多了。你那只鳥沒事就冒出兩句臟話,特別不招人待見!”

夏耀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他老娘要是知道這鳥為什么會說那些話,估摸當場就會把它宰了。

“你要是不樂意養,放我屋陽臺上。”夏母說。

夏耀一想這只鳥指不定還會冒出什么雷人的話,只好又說:“算了,還是擱在我屋里養吧!”

于是,咬著牙又把這只聒噪的鳥提了回去。

煙臺的海邊,一群美女保鏢身著比基尼,四肢被綁扔在沙灘上暴曬。短短兩三天的訓練,有的人已經曬得禿嚕皮,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幾乎都被海水泡白了。

她們的背后站著兩名身著迷彩服的強壯男教官,一位教官右腳踢在匍匐在沙地的美女身上,另一位教官將手中重物壓在身前美女的背上。

女保鏢們衣著性感熱辣,表情痛苦,男教官則顯得毫不手軟,暴力相向。

袁縱赤腳行走在海灘上,面無表情地盯著這群弱女子們遭受著各種非人的折磨。

在一場搏擊訓練中,一名女保鏢被教官拽開了胸前的衣服,當即尖叫一聲,下意識地用手去捂,結果因為這么一個動作遭到了重罰。

袁縱站在一排女保鏢面前,特別漠然的口吻說:“記住了,身為一個保鏢,主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你的個人形象是次要的。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保鏢,必須要有個人形象上的犧牲……”

正說著,手機響了。

袁縱揮手示意教官繼續訓練,自個走到一旁接電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