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窗里窗外。

晚上下了班,夏耀提了一瓶殺蚊劑回了家。

把院墻外面所有潑過魚湯菜湯和穢物的地方全都大肆清理一番,再噴上殺蚊劑。噴的時候還賊兮兮的,好像做了多見不得人的事,怕人瞧見了問似的。臟東西灑的時候挺容易,幾下子就完事了,清理可就是項體力活兒了,夏耀好一陣忙乎。

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夏耀才算把這一片兒清理干凈。

然后擦了擦額頭的汗,心里不禁犯嘀咕。

灑完再清理,把蚊子招來再驅趕,我這不是沒事閑的慌么?我直接和他說清楚,把他轟走不就完事了么?

后來,夏耀給自個找了一個勉強說得過去的借口。

但凡是特種兵,都有著超乎尋常的心理素質和堅忍不拔的意志,這種人是轟不走的。再說了,免費“請”來一個免費的頂級保鏢,這種便宜去哪撿?

也許是太累了,夏耀趴在床上就睡著了,連燈都沒關,窗簾也沒拉。

袁縱過來的時候,滅蚊劑的味道還沒散,夜風一吹,灌入袁縱的鼻息中。他仿佛看到夏耀噴灑的時候,那副既糾結又不情愿的表情。

袁縱透過窗戶向里望,夏耀趴在床上,裸露出一大片脊背。白皙的皮膚光滑緊致,一路延伸到臀溝處,屁股很翹,但是不妖,是屬于一種陽剛的性感,很有男人味。

袁縱舔了舔嘴角,心里窩著一團火,無處可發。

這種睡姿雖然養眼,但是很別扭。夏耀歪側著頭,這么睡久了不僅會壓迫心臟,而且還容易脖子疼。

人在熟睡的情況下,聽到一聲咳嗽或者一點兒動靜都會翻身。

于是,袁縱吹了聲哨。

果然,夏耀聽到動靜之后,賴了吧唧地翻了個身,最后面朝著袁縱的姿勢停下來。

夜風有點兒涼,袁縱又吹了聲口哨。

夏耀把踹開的薄被蓋上了,表情看起來極不情愿,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樣。

“真聽話。”

默默吐出這仨字,袁縱便把頭轉了回去,繼續堅守自個的“崗位”。

……

其后的三天,袁縱一直這樣兩地奔波,晚上定時來“站崗”,天一亮就回去。

本來夏耀想著,是個人身體就會吃不消,一天兩天還好,不可能天天來吧?據他了解,袁縱他們的特訓需要兩周的時間,就是鋼打的人,也架不住這么折騰吧?

可夏耀就碰上了一個橫主兒,人家就是鋼筋鐵骨,風雨無阻。

若是天兒好還可以,像是今天這樣,狂風大作,外面的瓶瓶罐罐被吹得叮當亂響,明顯就是要暴雨來臨前的征兆。

夏耀在床上翻了幾個跟頭后,一躍而起,大步走到陽臺。

“馬上走!”

袁縱站得穩穩當當的,連個頭都沒轉。

“刮大風了你沒看見么?”

大漠風沙,臺風入境,執行過多少危難險急的任務,還計較這么幾級風么?

夏耀心里不知哪來一股怨氣,砰的一聲把窗戶撞上了。

愛尼瑪走不走,吹跑了活該!

沒一會兒,一道霹雷在窗口炸開,光亮中夏耀看到了袁縱那張沉著淡然的面孔。

鐺鐺鐺幾大步走過去。

“你特么是不是想讓雷劈死啊?”

袁縱巋然不動。

夏耀忍無可忍,從柜子里抽出一把傘,朝袁縱的腦袋上砸去。

這一記爆頭,爆得袁縱心口窩滾燙滾燙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