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穿上小褲衩。

沒一會兒,真下雨了,而且是狂風暴雨。盡管關著窗戶,夏耀依舊能聽到外面的動靜。雨點砸在窗沿上,砸得夏耀心里七零八散的,砸出了無數道火星子。

他走到窗戶旁,恨恨地朝窗外望。

如果只下雨還好,這樣狂風大作,雷雨交加的,袁縱手里的那把傘已經被蹂躪得不成樣子了。

“滾到你的車上!”夏耀怒吼一聲。

結果,沒把袁縱鎮住,倒把夏母招來了。

“兒子,怎么了?”

夏耀暫時平緩了一下呼吸,朝門口說:“媽,我沒事。”

“打雷了,記得把窗戶關好。”

“哦。”

結果,夏耀沒把窗戶關上,倒是一把將窗戶拉開了。

“滾進來!”

袁縱跳窗而入的那一瞬間,夏耀分明看到他平靜面孔下掩藏的那絲獰笑。

進了房間后,夏耀讓袁縱先去沖個澡,免得渾身濕漉漉的,坐在哪兒都不方便。然后又從衣柜里翻出一件寬大睡袍,遞給袁縱。

進了浴室之后,袁縱發現夏耀這里的男士護膚品一應俱全,禁不住哼笑一聲,還挺臭美!

袁縱洗完澡出來,夏耀正在把他的濕衣服掛起來晾曬。

“你的內褲太小了,穿著緊。”袁縱說。

夏耀那張臉噌的一下就綠了。

“誰尼瑪讓你穿了?”

“我看浴室里掛著,就穿了。”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夏耀冷銳的目光直直地瞪著他。

袁縱把手滑到硬朗的胯骨邊緣,特別故意的口吻。

“要不……我現在脫下來?”

“不用了!”

夏耀硬邦邦的一聲回斥,繃著臉朝寫字桌走去。

然后,打開寫字桌的抽屜,把那個木質房子模型拿了出來。

“那天說的話還算數么?”夏耀問。

袁縱反問:“什么話?”

夏耀略顯不自在地說:“就是爺給你笑一個,你給它穿上小褲衩。”

說著,把泥塑小人兒拿了出來。

袁縱一看,嘴角繃不住甩出一絲笑。

“笑什么?”夏耀陰著臉。

這事擱誰身上誰都得笑,泥塑小人的小雞兒和屁股全都讓夏耀涂黑了,上面還粘了一些爛不嗤嗤的東西。看來之前夏耀做過無數努力,想給小人兒穿上褲衩,結果手藝活兒不行,就變成現在這副德行了。

袁縱咂著嘴,淡淡說道:“難度變大了,光笑不行了!”

“別蹬鼻子上臉啊!”夏耀瞇縫著眼睛逼視著袁縱,“爺讓你修是看得起你!修不修,不修還我!”

袁縱歪著頭掃了夏耀一眼,說:“修。”

夏耀這才算有點兒笑模樣。

于是,外面下著大雨,兩個人坐在窗邊。夏耀一邊聽著雨聲,一邊聽著袁縱叮叮當當的聲音。他特別納悶,為什么他用錘子砸都砸不動,可袁縱用把小刀就削鐵如泥了?

“勁兒不在刀上,在手上。”袁縱說。

切……夏耀冷哼一聲。

不過,不得不讓夏耀佩服的是,袁縱這雙看起來粗糲無比的大手,竟然還能干這么精細的活兒。刀在手指間流轉,花活兒耍得特漂亮。沒一會兒,小人兒上揚的雞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飽滿的小山丘。

不知道袁縱在小人兒身上動了什么手腳,穿上小褲衩后,小人兒不僅沒規矩多少,反而有賣騷的嫌疑。都說完全裸露不叫誘人,半遮半掩才叫性感,袁縱的鬼斧神工就把這一說辭演繹得淋漓盡致。

夏耀看著還是別扭,又說:“穿上褲子。”

袁縱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說:“工程量太大,我玩不轉。”

“你丫絕對是故意的。”

袁縱舔了舔牙尖,“我就照你要求,加了個小褲衩。你不說自個騷,還賴我手藝不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