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雨夜的小柔情。

十幾秒后,歹徒昏死過去,再無半點兒反抗之力。

夏耀緊緊揪著的一顆心終于松開了,舒坦了。

袁縱依舊死死壓住歹徒,防止他突然醒來,然后將他渾身上下摸了一遍,掏出兩個彈夾,揣進衣兜里。

現在總可以讓我出去了吧?夏耀想著,重重地砸了幾下窗戶。

結果,袁縱壓根不理他這一茬兒,顧自將歹徒從地上拽起,冒著大雨朝不遠處的車上走去。然后從車里拿出事先預備好的繩子,把歹徒綁得扎扎實實的,扔進后備箱里。一切都處理妥當后,再次啟步朝夏耀的臥室窗口走去。

隔著一層濕漉漉的窗戶,夏耀看到雨中行走的那個男人,高大威武,氣宇軒昂,帶著一股子撼天動地的霸氣。

砰的一聲,窗戶被袁縱拽開了。

“人呢?”夏耀問。

袁縱說:“被我綁上了,明個一早就押回局里。”

說完,把繳獲的槍支和兩個彈夾順著窗口遞了進去。

夏耀接過去之后,這事還不算完,對著袁縱的目光瞬間變得冷厲。

“你為什么把窗戶卡死了,不讓我出去?你以為你自己很能個兒么?你以為你單槍匹馬、赤手空拳斗歹徒很牛逼么?我特么才是警察!你特么憑什么剝奪我執法的權利?”

夏耀這一番話說得慷慨激昂,結果就換來一個特別平淡的回復。

“怕你讓雨淋著。”

夏耀神色一怔,像是什么東西卡住了喉嚨,想說的話全都說不出來了。

袁縱又問:“手還疼么?”

夏耀悶聲說:“早就沒事了。”

“伸出來讓我看看。”

“干什么?”夏耀擰著眉。

袁縱不容夏耀反抗,一把將夏耀的兩個手腕鉗住,把他的手從窗口拽了出來。仔細查看了一下之后,詢問的目光掃向夏耀。

“真不疼了?”

夏耀還沒來得及說話,袁縱又在他兩只手上狠狠攥了一把,力度比剛才有增無減。然后,笑著欣賞了一下夏耀仇視的目光,沉聲說了句。

“好好睡覺吧!”說完,又砰的一聲將窗戶關上了。胡嚕一把臉上的雨水,闊步到自個的車走去。

夏耀再去拽窗戶,又拽不開了。

袁縱的手勁兒真不是蓋的,等夏耀的手恢復知覺,外面的雨已經小了很多。夏耀嘴上罵罵咧咧的,還是趁著這段時間把袁縱晾曬在衛生間的衣服洗干凈又烘干了,裝進衣袋里提著朝外走去。

袁縱仰靠在座椅上閉目休息,聽到沙沙的腳步聲,將眼皮撬開一條小縫,看到一抹英氣逼人的身影朝他的車靠近。

“給你,換上!”

袁縱身上潮哄哄的,摸到干爽又飄著香味兒的衣服時,心都快化了。

袁縱換衣服的時候,夏耀故意把頭轉向別處。等他把目光轉回來的時候,袁縱已經換好了,并把換下來的那件濕漉漉的衣服還給了夏耀。

夏耀低頭一瞧,衣服褲子都有,唯獨“借”的內褲沒還。本來他也沒打算要了,可他看到那條洗干凈的內褲放在旁邊,袁縱卻沒有換上,依舊穿著他那條濕內褲的時候,心里還是有點兒不舒服。

“你怎么不把內褲換下來?”

袁縱斜著夏耀,問:“你還要啊?要我脫下來還你!”

“算了!不要了!”夏耀特別冷硬的口吻。

袁縱藏著笑意,把臉轉向夏耀。

“回去睡覺吧。”

夏耀沒動。

袁縱把手伸向車窗外,隔著一厘米的距離,指著夏耀的鼻尖。

“再不走,信不信我一手把你拽進車里,搞了你!”

夏耀狠狠在車窗上砸了一下,扭頭走人,那撤退的速度,那凌亂的步伐,赤裸裸地出賣了夏警官此刻焦灼不安的小心思。

袁縱凝神對著夏耀的背景看了很久,閉上眼睛時扔遮不住的迷戀之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