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惦記大鷯哥。

為期兩周的海灘特訓結束,袁縱帶著一群學員從煙臺回到了北京。

出發之前,袁縱特意去買了一些煙臺特產,其中萊陽梨是頗負盛名的。但因為市場上魚龍混雜,怕買不到最正宗的,袁縱特意開車去了萊陽當地的果園,親自上樹采摘,專挑又大又脆生的,一個梨的價格能買一筐的普通梨了。

一直到晚上,袁縱的車才開到北京。

夏耀已經六七天沒有看到袁縱了,心情輕松之余也有點兒那么一絲寡淡的滋味。

大鷯哥依舊那么貧,前幾天不知是感冒還是怎么了,嗓音突然有點兒沙啞,帶著一股單田芳和曾志偉混雜的味兒,即便這樣還是叨叨個沒完。夏耀為了耳朵免受折磨,專門放了一段評書和一段主持詞在復讀機里。

于是,夏耀有時正在發呆,旁邊就會突然來一嗓子。

“啪!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噶好,偶系曾志偉啦……”

夏耀無數次冒出把這只鳥送給別人養的念頭,可一提起鳥籠子,聽到大鷯哥傻里傻氣的一聲“我愛你”,夏耀心里又不落忍。

所以夏耀這兩天一直盼著袁縱回來,趕緊把這只活寶領回去。

袁縱開車過來的時候,夏耀正站在陽臺上和彭澤電話聊天,掃到袁縱的人影,夏耀話鋒一轉,迅速說結束語。

“那個,我得洗澡去了,有空再聊吧!”

袁縱朝夏耀走近的時候,竟然看到他臉上透出一絲笑模樣。

“回來了?”夏耀問。

袁縱把手里提著的袋子朝夏耀遞過去。

“特產。”

夏耀喜歡吃梨,以前上學的時候,夏母總削好一個梨放進保鮮盒里,讓夏耀帶到學校去。但看到袁縱買來的梨,夏耀卻擺出不屑一顧的架勢。

“我們家有的是梨,而且都是特供品,天然無農藥無化肥的,誰要你這個破梨。”

袁縱沒說什么,提著那袋梨轉身往回走。

“拿來!”夏耀突然開口。

袁縱斜睨著夏耀,“你不是嫌我這梨破么?”

夏耀冷哼一聲,“老吃好的也不行啊,偶爾也得吃點兒破的改改口!”

袁縱沒動。

“拿來!!!”夏耀霸氣一吼。

袁縱這才提著袋子走過來,把梨遞給了夏耀。

夏耀拿來水果刀,慢吞吞地削著外面的皮。削得慢不說,還削得特別厚,而且總是斷。

“笨死你!”

說完這句,袁縱就把夏耀手里的水果刀和梨搶了過來,親手替他削。

夏耀本來想說不用,可開口的時候半個梨都削完了,削下來的梨皮薄如紙,而且每一節都是那么寬那么均勻,一直到最后也沒有斷。

削好的梨像一只乳白色的雪糕,夏耀看了一眼,忍不住嘟噥道:“沒想到看著表皮挺糙,里面果肉竟然這么白。”

袁縱心里暗道:沒你白……

夏耀咬了一口,口感清脆香甜,肉質細嫩,汁水豐富,甘甜如飴……不由自主地發出滿意的嗯嗯聲,發現袁縱看著他之后,迅速把臉上那副陶醉樣兒收起來了。

“怎么樣?”袁縱問。

夏耀淡淡回道,“還湊合吧。”

吃了幾口后,看到袁縱還盯著他,夏耀頗不自在地問:“你吃么?吃我分你一半,反正我也吃不了。”

“梨是不能分著吃的!”袁縱說。

“切……你還挺迷信。”夏耀眉毛一挑,“那我更得分一半給你了,趕緊離我遠遠的。”

說著,削下一半給袁縱遞了過去。

袁縱沒用手接,而是用嘴叼了過去。不僅把梨叼進了嘴里,還伺機在夏耀浸著梨汁的手指上舔了一下。

夏耀迅速抽回手,目露兇光。

“你丫找抽吧?”

袁縱把嘴里的梨嚼吧嚼吧咽了,特別理所當然的口吻說:“舔一下都不讓?”

夏耀氣不忿,“我憑什么讓你舔?你特么是誰啊我就讓你舔?”

話剛一說完,手指又讓袁縱拽出去舔了一口。

“我操你大爺!”

袁縱突然沉下臉,極具震懾性的目光緊逼著夏耀,說:“你再罵一句試試!”

說實話,夏耀真有點兒被鎮住了,別說他了,就是公司里那些五大三粗的教官,看到袁縱沉著臉都不敢出大氣。夏耀還算有種的,知道袁縱不敢拿自個怎么著,又強撐起膽兒朝袁縱罵了一句。

“我操你大爺!”

這次袁縱把手伸進去,直接在夏耀嘴角擰了一下。

夏耀胸口燃起一團火,倒不是多疼,就是對袁縱的這種做法極度憤怒。你憑什么擰我啊?你以什么身份和立場擰我啊?老子罵你怎么了?老子罵的就是你!

于是,夏耀又罵了袁縱一句,看到袁縱的胳膊又伸了進來,眼疾手快地關窗戶。

夾死你!

只聽砰的一聲,袁縱眼皮都沒眨,玻璃倒是顫了三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