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為什么不等我回來再體檢?

袁縱從外面回來,看到夏耀第一眼,目光就沉下來了。

“這是我今天招收的新學員。”施天彪朝袁縱引薦。

夏耀說:“不用介紹了,我倆認識,我昨天和他打過招呼了。”

施天彪一拍巴掌,“你早說啊?早說我給你個九五折優惠!”

“把錢退了。”袁縱說。

施天彪目露驚色,“退了?已經簽合同了。”

袁縱那張臉瞬間變成零下二十度。

夏耀又補了一句,“而且我已經體檢過了,全方面達標!”

“體檢?什么時候的事?”袁縱沉聲問道。

施天彪說:“就是剛才啊!我把他拉到體檢室,脫得光溜的。一開始他還不好意思,我說都是爺們兒有什么啊?”

袁縱那張臉再次驟降二十度,好半天才發出地沉沉的質問聲。

“為什么不等我回來再體檢?”

施天彪不明白怎么回事,還一個勁地解釋:“其實前后不差三分鐘,我這邊體檢室的門剛關上,你的車就開到門口了。你要再早來三分鐘,這事……”

“行了!”袁縱低吼一聲,“該干嘛干嘛去!”

施天彪走的時候還挺委屈,怎么因為一個體檢的事跟我急眼了?平時沒有過這種事啊!

袁縱看著夏耀,臉不自覺地回溫了。

“一定要留在這學么?”

夏耀一句東北話回復袁縱,“必須的。”

“你想留在這也成,必須是我親自給你授課。”

夏耀一口拒絕,“我不用你,我要找一個最嚴的教官。”

“我就是最嚴的。”

夏耀不信他,又去旁邊拽了一位工作人員問:“你們這最嚴的教官是哪位?”

“就你身后那位啊!”

夏耀無視袁縱,又問:“第二嚴的呢?”

工作人員想了想,指指施天彪,說:“應該是他吧。”

“那好,那我就選施教官了。”

袁縱說:“他沒法帶你,他是集體授課,不帶私人的。”

“我也沒說我要私人訓練啊!我就是和那些保鏢一起訓練,只不過課時少了一些。”

這么一說,袁縱的臉色更難看了。

夏耀斜了袁縱一眼,心里暗忖道:他怎么就這么不樂意我在這訓練?怕這些員工透漏他的底細?怕我知道他是老處男?

想到老處男,夏耀揚唇一笑,亮白的牙齒泛著邪惡的精光。

“您整天牛哄哄的,鬧了半天還是個處男啊?”

袁縱斜睨了夏耀一眼,“你不是了?”

“我?”夏耀一頓,戲謔的口吻,“你看看爺這張風流的臉,怎么可能還是處?我今年24,還有一年就步入男人的黃金年齡。知道男人黃金年齡是幾歲到幾歲么?25歲到30歲,哎,你這桿槍還沒鍍金就變成廢鐵了,我真替你悲哀。”

袁縱也不和他爭執,直接把手伸到夏耀的嘴邊,刮蹭他的胡茬兒。

“干什么?”夏耀一把打掉袁縱的手。

袁縱什么也沒干,他就想試探一下夏耀的胡茬兒是硬的還是軟的。處男的胡茬兒不會因為反復刮而變得粗硬,就像夏耀這樣,毛茸茸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