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偷腥。

夏耀在各個工作室穿梭,填表格、按手印、商定訓練方案,因為話說得多所以頻繁喝水。沒一會兒尿意就上來了,急匆匆地往衛生間沖,還沒到小便池就快憋不住了,掏出家伙就灑。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舉止,都可以出賣一個男人的性經驗。

通常情況下,急著往衛生間跑的都是處男,反之,如果一個男人溜溜達達走進衛生間,左顧右盼地走向小便池,伸一只手在褲襠里掏啊掏,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個兒的工具。然后就站在那一動不動,仿佛在思考一道世界難題,等收工的時候,發現還是不爭氣地把鞋打濕了,那絕逼是非處男。

像夏耀這樣,胯下之物像消防戰士的高壓水龍頭,噴在對面的墻上,甚至還能反彈回來,那絕對是處男。

當然,處男也很注意看其他男人的私處,然后小心眼的和自個兒對比。夏耀就是如此,每次尿尿的時候看著很專注,其實目光一直在左傾右斜。

夏耀比同齡人發育得早,小學六年級就有男生上廁所的時候喊一聲“大白蘿卜”,每到這時夏耀就會甩兩下,表情吊炸天。真沒想到,十多年過去,人家的大白蘿卜已經變成了大黑蘿卜,夏耀的大白蘿卜依舊那樣清透脆生。

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旁邊來了一個人,夏耀的目光下意識地右偏。

來者拉開褲鏈,剛掏出半個家伙,夏耀便身形一凜。而后水聲從旁邊傳來,如果用高壓水槍來形容夏耀的家伙,那這位絕對算得上是弩炮了,那動靜足可以讓整個衛生間的人為之側目。

哪個男人見到這樣的大神不得往上瞟一眼?夏耀也不例外。

結果,掃到喉結處的時候感覺不對勁,眼皮再一抬,掃到一張線條堅毅硬朗又微微上揚的嘴唇,正以一副睥睨的姿態朝向他。

夏耀迅速收回目光,操!怎么碰上他了?

心里一陣顫栗,突然想到了剛才自個叫囂的黃金年齡說,再一對比現實情況。明白了什么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家伙就是頹了,也能以一敵三吧?

其實夏耀偷窺袁縱的時候,袁縱也在斜眼瞄著他,夏耀的家伙掏出一大半,色澤清麗,前面的軟頭是紅色的,又一次出賣了他的處男身份。

夏耀像是意識到了這一特征,迅速收鳥,奔向洗手池。

袁縱不緊不慢的,可到達洗手池的速度沒比夏耀晚了多少。

然后,四道目光在鏡子里交叉對視,一個凌厲一閃后迅速撤回,一個斂藏笑意而肆無忌憚。

出去之后,正趕休息時間,夏耀走過去和一群學員聊天。

有些女學員一看夏耀的衣著外貌和名流氣質,全搶著和他聊天。夏耀在公眾場合向來面帶微笑,禮貌隨和,豪爽健談,那股子公子哥范兒別提多招人了。

“我就說齊媛媛不行,口號喊得響,我要怎么著怎么著的,才三天就顛兒了。”

“我一看她就沒長性。”

“艾瑪,我快受不了了,求淘汰啊!”

“……”

一群人聊得正歡,袁縱突然從夏耀身后走過來,看似隨意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問大家:“聊什么呢?”

這群人都是一驚,老大啥時候對我們聊天內容感興趣了?

結果,學員們剛要開口回答,袁縱又轉身走了。而且不接電話也沒人喊他,就那么悠哉哉地晃悠到了別處。

“嘿,邪門了,他剛才是不是問咱們聊什么?”

“是啊。”

“咱們還沒說,他怎么就走了?”

“那他到這干嘛來了?”

所有人都是一副極度不理解的表情,只有夏耀一個人陰著臉把手伸到后面,在袁縱剛才摸過的地方使勁拍了兩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