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一字千金。

一大早,袁茹穿著睡衣,蓬頭散發地從房間走出,去訓練室溜達。

這些保鏢學員早已經習慣了袁茹的居家裝扮,不穿胸罩,兩個D罩杯的大饅頭在寬松的睡衣里面晃來晃去。偶爾伸伸懶腰,做個擴胸運動,胸口的那層薄薄的棉布繃出一個激凸的輪廓,依舊渾然不知地在一群爺們兒中間穿行。

“張德子,昨個我讓你去超市給我買包護墊,你怎么給我買衛生巾了?”袁茹大喇喇地朝一個常年跑腿兒的小伙子問。

小伙子一臉糊涂,“這……有什么區別么?”

“廢話!那護墊是月經前后用的,衛生巾是月經中用的。”

“既然沒來那個,干嘛還用啊?不嫌捂得慌么?”

“我抽你……”

袁茹鬧得正歡,突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纏抱著小伙子的手臂瞬間松開,眼神中的嬉笑逐漸淡去,被驚悚所取代。

“他……他……他怎么來了?”袁茹指著不遠處正在和一群保鏢負重跑的夏耀問。

小伙子說:“他昨天報的名,怎么?你認識?”

“那就是夏耀啊!”

說完,袁茹露出從未有過的慌張表情,先是摸摸糟亂的頭發,而后低頭瞧自個這一身的裝扮,一副咬牙切齒,追悔莫及的表情。看夏耀那個隊伍馬上就要跑過來了,袁茹飛速捂著胸逃竄了。

沒一會兒,夏耀的身份就在隊里傳開了。換衣服的時候,一行人紛紛側目。

“原來他就是夏耀啊!”

“他昨天來報名,我就盯著他看半天了,還在想哪來這么一個大帥哥!”

“袁大美人好眼光啊!”

“……”

夏耀把自個的衣服脫下來,換上保鏢特訓服,褲腿扎得一絲不茍,皮帶啪啪一扣,衣領翻出,每個衣角都拽得平滑整齊。最后再把儲衣柜每個角落都擦一遍,才將脫下來的衣服疊放平整后擱到里面。

簡單一個動作,就能看出此人多么注重形象。

準備活動做完之后,施天彪命令22個保鏢背對背圍成一個圈。

“下面是10分鐘綁架格斗訓練,我一聲令下,你們迅速轉身搶到布條,然后找到任一對手,將對方制服并綁起來,失敗者將重罰。除了小關節和要害部位不能攻擊,你們可以采取一切手段來制服對方。”

口哨聲響起后,夏耀飛速轉身,第一個搶到布條。瞄準斜對面一個學員,一記側身飛踢襲中那人的肩膀,而后腕部發力,牢牢卡住此人的脖頸。

這個學員儼然比夏耀老道多了,剛才夏耀一個換衣服的動作就讓他盯上了。這會兒不開攻不發力,專門撕扯夏耀的衣服。

夏耀原本都要把這個學員制服了,結果因為衣服被扯拽,一走神又被這個學員拿住了。然后兩個人纏斗起來,夏耀屢被拽衣服,氣得怒罵一聲。

“別尼瑪拽了!”

這一聲把施天彪招來了。

“怎么回事?”

兩個人停手,夏耀把衣服拽平整,沒好氣地說:“他拽我衣服。”

“昨天是你親口答應的,要和這些保鏢一個訓練標準,那么我告訴你……”施天彪學著袁縱的口吻說:“身為一個保鏢,主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你的個人形象是次要的。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保鏢,必須要有個人形象上的犧牲……”

說完,大手拽住夏耀的領口,猛的一拽,上面兩個紐扣掉了。

夏耀緊抿著雙唇,臉繃得僵硬,看得出他在強忍著。

“因為你是袁總的小舅子,我更要對你加倍嚴格!”

說完咔嚓一撕,整個前襟都扯開了;再一撕,露出一大片胸口;再一撕,兩個紅點全都露出來了……

袁縱就站在辦公室的窗口,看著他還沒舍得撕開的衣服被別人反反復復強撕,而且還打著他的口號,心里就一個滋味,這特么的就是報應啊!

夏耀衣服剛被撕,又跟著一群人去滾泥塘了,這對于愛干凈的夏耀是何等的挑戰啊!而且前胸和后背必須要滾得均勻,如果只是后背滾上泥,前胸干干凈凈的,那就要重新滾。夏耀衣服的前襟幾乎被撕扯沒了,想要前后均勻,就得往身上蹭。

夏耀開始不樂意,結果被罰重新滾,再滾的時候被一個動作慢的學員阻礙了去路,結果他卻挨了施天彪一腳。

“是他擋著我的路!”夏耀強辯。

施天彪說:“但你是袁總的小舅子,我必須要對你更加負責!”

跟著又補上一腳!

到了中午,所有人都去吃午飯了,就因為夏耀頂撞了教官,加之他是袁縱的小舅子,施天彪為了提升袁縱的形象,體現其大公無私的氣度,硬是要夏耀在烈日底下暴曬。

平時,袁縱都去食堂吃午飯,今個遲遲未露面。

幾個教官湊在一起邊吃邊聊。

“今個怎么沒瞧見袁總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