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竹馬之再聚首。

傍晚下了班,夏耀接了一個電話后,就興沖沖地奔向一個私人俱樂部。

“先生,請您隨我來。”

夏耀被服務員領到指定的房間,剛一推開門,男男女女、沸騰喧鬧的熱鬧景象闖入夏耀的眼簾。他的目光急促地撥拉著人群,終于定格在角落里一個抽煙的男人身上。

“大禹!”夏耀激動一聲吼。

宣大禹正和別人聊著,聽到這一聲,瞇縫著眼睛巡視四周。看到夏耀的一剎那,目光還頓了一下,隨即便有一團紅色的火焰在眼底炸開。

“我操……”

宣大禹像一只野豹子從沙發上躥起來,幾乎是踹開了擋道的人群,直奔著迎面走來的夏耀。而后大手箍住他的脖頸,直接拖行到了沙發上,猛的按下去,連親帶啃地在夏耀臉上一陣肆虐。

夏耀平時不樂意別人折騰他,今個大概是忒高興了,也不計較這么多了。宣大禹啃他,他也咬宣大禹,哥倆激動不已地親熱了好一陣,才氣喘吁吁地分開。

“多少年沒見了?你特么也不想我!”宣大禹佯怒著質問。

夏耀赤紅的瞳孔透著異樣的興奮,“誰不想誰啊?我找你丫好幾年了。你走的時候也不打聲招呼,留個屁電話還打不通!”

“扯淡!”宣大禹露出不正經的笑,“好幾年?你要是真心實意找我,早特么找著了!”

宣大禹、夏耀和彭澤三個人是在一個機關大院長大的,同一個大院的還有坐在旁邊瞧著他們樂的竇燁。但因為竇燁比他們大了三四歲,只是偶爾領著他們玩,所以關系不如他們仨親近。當然最親近還屬夏耀和宣大禹,兩個人真正是睡一個被窩,尿一張床長大的。

后來到了高二那一年,宣大禹突然就轉學了,他們一家人也都搬到了澳門。宣大禹也就和夏耀、彭澤斷了聯系,一直到現在才露面。

服務員上了果盤,宣大禹扎了一塊梨,塞到夏耀的嘴里,一邊看著他吃一邊說:“剛才你進門我都沒認出來,你怎么變這么帥了?”

“什么叫‘變’這么帥了?”夏耀挑了挑眉,“爺一直這么帥好么!”

宣大禹嘿嘿一笑,把夏耀摟到懷里,在腰眼上狠捏一把,說:“我記得念書那會兒你沒這么白,現在怎么這么水靈了?”

夏耀臭美一樂,“保養得好。”

“怎么保養的?”

彭澤在旁邊用一副嘲弄的口吻說:“天天吃素唄!”

夏耀玩笑性地給了他一腳,“滾一邊去!少給我扯淡啊!”

宣大禹又盯著夏耀瞅了好久,上上下下打量,恨不得扒光了脫凈了把褲襠里的三兩肉都拎出來瞧瞧。最后大手扣住他的后腦勺,將他的俊臉一下拉到眼皮下方,低沉沉的笑。

“沒把傍家兒帶來?”

夏耀呲牙,“哪有啊!”

宣大禹瞇起眼睛,特別質疑的目光盯著夏耀,說:“照理說你身邊不該斷女人啊!”

彭澤在旁邊哼笑一聲,“他不是沒續上,他是一直都沒有,人家那單身貴族的小日子過得勁兒勁兒的。成天提著個鳥籠子河邊遛鳥兒,大美妞兒上趕著勾搭都不掃一眼,倍兒清高。”

宣大禹更意外了,“我記得你是咱仨里面開竅最早的啊!毛還沒長齊就在道上劫女生,撩人家裙子蹭人家奶子,不是你干的?”

彭澤說:“對啊,他那會兒像個小流氓一樣!天天跟咱們顯擺他那根大白蘿卜!”

宣大禹哈哈大笑,“對對對,我想起來了,大白蘿卜……尼瑪多少年沒摸了,快來,讓哥瞧瞧,是不是都長成人參了?”

“滾滾滾滾滾!”

宣大禹耍流氓,彭澤也跟著冒壞,仨人鬧了好一陣,最后竇燁喊他們一塊喝酒,這才算老實下來。

“叔、嬸挺好的?”宣大禹問夏耀。

夏耀說:“還那樣。”

彭澤補了一句,“他爸調到外省了。”

“什么時候調走的?”宣大禹問。

夏耀說:“前年吧。”

“你和你媽沒一塊過去?”

“沒有,放長假的時候我和我媽會去那邊住一陣子,實在呆不慣。趕上我爸來北京開會,就回家里住兩宿,平均一兩個月見次面吧。”

宣大禹又把目光轉向彭澤,“你呢?也單著呢?”

彭澤還沒說話,夏耀就把話茬兒接過去了。

“他丫成天和一個娘炮混在一起。”

“別娘炮、娘炮的。”彭澤還不樂意聽了,“真真人挺好的,就是嘴損了點兒。”

宣大禹使勁在彭澤腦袋上胡嚕了一把,打趣著說:“我這四五年沒回來,京城遍地是基佬了!”

兩個人哈哈一笑,夏耀在旁邊咧了半天嘴都沒咧開。

后來彭澤又問宣大禹:“你們家怎么說搬就搬了?”

宣大禹眼神變了變,和彭澤碰了下杯,說:“家里發生了一些情況,我到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不管了,先喝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