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昨晚我咬的不是你?

打開門,夏耀站在外面。

宣大禹陰沉的面色瞬間緩和了不少,心里窩著的惱火排空了一大半,大手抄著夏耀的后腦勺,長嘆一聲。

“總算來了個人啊!”

夏耀沒注意宣大禹說了什么,只是盯著他的耳朵一個勁地看。

“看什么呢?”宣大禹問。

夏耀說:“看看你的耳朵有沒有被我咬壞。”

宣大禹一臉糊涂,“你什么時候咬我耳朵了?”

“昨天晚上喝完酒……我模模糊糊地記得我咬了你的耳朵,貌似勁兒還不小。今兒早上起來嘴里有股腥味兒,我以為給你咬出血來了,趕緊過來看看。”

宣大禹用手抖了抖自個兒的耳朵,挺詫異地說:“沒啊!我這耳朵沒啥感覺啊!真要讓你咬了,就算不殘也得掉塊肉吧?”

“那我咬的是誰啊?”夏耀摸摸腦門兒,“我記得昨晚上就是你把我背回家的,我在路上叼你的耳朵咬著玩……”

“你可別提這事了!”宣大禹打斷了夏耀的話,“昨晚上我背的壓根就不是你。”

夏耀更糊涂了,“不可能啊!你沒背我,那是誰把我送到家的?我記得清清楚楚,是你把我從包廂里背出來的。”

說起這事宣大禹氣就不打一處來,“我記得我背的也是你,誰知道等我背到家,往床上一放,特么的竟然換了一個人!”

夏耀嘴角抽了抽,“啥意思?”

宣大禹把事情的經過和夏耀一說,夏耀瞬間碉堡了,氣也不是,笑也不是,一副忍到內傷的復雜表情。

“還能有這種事?不會事先盯上你了吧?”

“我剛回北京沒兩天,他一個偷東西的小混混,哪有那個能耐?”

夏耀頓了頓,憋著笑問:“他真叫王治水啊?”

“廢話,身份證我都看了,還能有假么?”

夏耀哈哈大笑出聲,笑得宣大禹直掐他脖子。

“要我說你就認了吧!這哥們兒一看就是你命中的貴人,你看名字多般配啊!”說完又是一陣不自覺的笑聲。

“我呸!”宣大禹說,“能有咱倆的名字般配么?”

“咱倆的名字怎么般配了?”

宣大禹一板一眼地解釋道,“我是大禹,夏朝的開國君王,你姓夏,名耀,夏朝的榮耀全攥握在我的手里,你就是我手心里的人!懂么?”

夏耀嗤之以鼻,“你這是硬往上套。”

宣大禹不說話,直勾勾地盯著夏耀看,鼻鼻眼眼的,看得特別認真。

“大白蘿卜,你怎么變得這么帥了?”

夏耀斜了他一眼,“你說幾遍了?心里明白就得了,老說出來有勁么?”

宣大禹壞笑著擰夏耀的臉,夏耀一巴掌抽開他的手,顧自琢磨著,“昨天不是你送的我,那是誰把我送回家的?”

“彭澤?”宣大禹剛說完就否認了,“不可能,他在咱倆之前走的。”

“我明明記得我咬了一個人的耳朵,那種感覺特別真……”

宣大禹說:“興許是做夢,就你丫這副牙口,真被你咬了,早找你玩命來了。”

但愿吧……夏耀想。

“對了,你的盜竊數額巨大,需不需要立案偵查啊?”

宣大禹說:“甭立案了,我丟不起那個人!你要是方便,就私下幫我調查調查,我早晚得把這小子逮著。”

夏耀點點頭。

兩個人沉默地坐了一陣,宣大禹看向夏耀,說:“明個是周末,陪哥們兒出去兜一圈!”

“我報了一個短期保鏢特訓班,周末得過去訓練。”

宣大禹不解,“你報它干嘛?你還想當保鏢啊?”

“不是,他們的短期培訓沒有明確的針對性,我看中的是特種偵察技術和反恐訓練課程。還有追蹤、抓捕、防爆一些演習,挺刺激也挺實用的。”

“那我也跟你一塊去。”宣大禹說。

夏耀斜了宣大禹一眼,“你跟我一塊去干嘛?”

宣大禹笑,“不干嘛,就是想和你多待會兒。”

夏耀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應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