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疼得真銷魂。

“哥,我買了豆漿和油條,出來吃!”

袁縱從衛生間走出來,袁茹盯著他看了好久,忍不住問:“哥,我怎么覺得你一耳朵大一耳朵小啊?”

“看走眼了吧?”

袁縱大手卷起一根油條,三口兩口就進去了。

袁茹湊到袁縱面前,仔細看了兩眼,那些被夏耀反復啃噬的地方,已經紅腫不堪。更要命的是那些被咬破皮的地方,現在已經結咖了,整只耳朵傷痕累累,看著好不凄慘。

袁茹暗暗咋舌,“哥,你這耳朵怎么弄的啊?”

袁縱漫不經心地說:“蝎子蟄的。”

“那得是多大一只蝎子啊?”

袁縱暗道:反正比你大。

袁茹草草吃了兩口早飯,就去臥室拿了一些擦傷藥給袁縱涂上,一邊涂一邊試探性地問:“哥,夏耀怎么報你的培訓班了?”

袁縱硬朗的眉骨聳動兩下,淡淡道:“不清楚。”

“我聽咱這的學員說,他來這是后悔之前那么對我,想向我表決心啥的。總之亂七八糟,說啥的都有,假如他真的那個意思,我尋思著要不要再給他一個機會?性無能也不是不治之癥,說不定弄個偏方啥的,就能好了。”

袁縱咂摸著夏耀那根大白蘿卜呲水時的拽勁兒,就那馬力,還能是性無能?

……

趕上周末,袁縱總是比平時提前一個小時到公司,把訓練場和訓練室的各個角落都檢查一遍。看看有沒有潛在的危險因素,免得訓練的時候一不小心碰傷了他們家白蘿卜。

全部檢查完之后,袁縱回了辦公室,這個時候學員們才陸陸續續趕來。

夏耀是和宣大禹一起來的,宣大禹搭著他的肩膀,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袁縱面無表情地推門而出,指著不遠處的管理員,“你,過來。”

夏耀正要去更衣室,突然被管理員攔住了去路。

“咱們的訓練都是秘密進行的,非學員不能進訓練室。”

夏耀納悶,“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和門口的警衛打過招呼了,他點頭許可了。”

“那是他的失職。”管理員說。

夏耀退一步說:“今天都是一些基礎力量訓練,他在旁邊看看沒關系吧?”

“抱歉,這也是不許可的。”管理員很堅決。

宣大禹急了,“你們特么的一個保鏢公司還搞得這么形式主義!比你們高端的安全學院我都去過,也沒像你們這么……”

夏耀攔住他,朝管理員說:“我去和袁總說說。”

夏耀讓宣大禹先在外面等他,獨自去了袁縱的辦公室。

袁縱就在里面候著他。

夏耀推門便是一聲質問,“你故意的吧?”

袁縱還沒回答,夏耀自個兒就噎住了。

他那只耳朵……怎么……

“什么故意的?”袁縱問他。

夏耀利索一轉身,大步朝門口走。

“沒什么,我有一個朋友想進來陪我訓練,既然規定不許可,那我……”

“站住!”袁縱威聲喝止。

夏耀在門口止住腳步,暗暗咒罵兩聲,一片龐大黑云漸漸籠罩上來。

袁縱站在夏耀身后,一口熱氣撲在夏耀耳朵上。

“咬了人就想這么混過去?”

夏耀斜了袁縱一眼,冷幽幽的口吻說:“誰咬你了?”

袁縱被夏耀這么個明明藏不住心虛,卻還佯裝鎮定的表情萌翻了,大叔年紀還裝了一把嫩,逗小孩的語氣說:“小狗咬的。”

夏耀心中拋了個鄙視的冷眼,然后把臉轉向袁縱,霸道的口吻說:“就是我咬的,我咬你又怎么了?我和朋友聚會礙你什么事了?誰讓你跟著我的?”

袁縱說:“誰讓你這么招人的?”

夏耀氣不忿,“誰招你了?”

“你。”

夏耀憋了好一陣,終于不耐煩地說:“行了,你說這事咋辦吧?是買藥還是道歉,給個痛快的!”

“給你兩個選擇,要么讓我咬你一口,要么你再咬我一口。”

夏耀劍眉微擰,“我要都不選呢?”

“那就讓你朋友哪涼快哪待著去!”

夏耀一想宣大禹才回來,他這又上班,倆人待著的時間本來就有限。何況他剛才一副勢在必得的架勢進來了,出去再說事沒辦成,多跌份兒啊!

這么一想,夏耀冷著臉走到袁縱身前,狠狠揪住他的衣領,將他的頭拉低,在他原來受傷的那只耳朵上又來了一口。

疼得真銷魂……

夏耀咬完迅速轉身往門口走。

“等會兒!”

又要干嘛?夏耀怒目轉身,一身訓練服拋了過來。

“別穿你那套了,換這個。”

上次夏耀在地上連滾帶爬,衣服全磨破了,胸口劃傷了一片,讓袁縱好一陣心疼。回去立馬找人趕制了這套衣服,前胸、褲襠和屁股蛋兒的部位都加固了一層,讓那些小寶貝兒們有個安全舒適的生活環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