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勢不可擋 >

37爭端。

夏耀訓練的時候,宣大禹就叼著小煙卷坐在旁邊觀賞著。偶爾看到夏耀踢出漂亮的一腳或是做出什么瀟灑的動作,還會拍兩下巴掌或者吹聲口哨。每到這個時候,夏耀就會把視線投射過來,兩個人眼神一交流,便會心照不宣地笑一笑。

等到了休息時間,宣大禹就給夏耀遞水遞毛巾,倆人坐在一起聊天。夏耀神采飛揚、手舞足蹈的,說得特別起勁。好像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根本不夠他表達的,每次教官哨聲一響起,夏耀已經起身往隊伍那邊走了,還要扭頭再補上一兩句。

袁縱發現,夏耀性格特別多面性。

對于他喜歡的人,他可以無話不談,熱情似火;對于他不喜歡的人,他可以沉默寡言,冷若冰霜。而自己就被放置在中間地帶,沒有明確的好惡取向,不冷不熱,不咸不淡。就是這樣一種態度,更讓袁縱覺得百爪撓心。

尤其當“喜歡”的那個特例擺在袁縱面前的時候,那滋味就像一缸醋泡一根黃瓜,你就可勁酸吧!

下午第一節課開始,袁縱就從辦公室出去,親自監督學員訓練。

宣大禹依舊坐在之前的位置,可是視線前方突然出現一道身影,直接遮擋了他觀賞夏耀的視線。宣大禹以為只是偶然,便移開目光先看看別處,結果等轉回來的時候,那道身影還在,把夏耀擋得嚴嚴實實的。

我草!怎么這么沒有眼力薦兒?

宣大禹捻滅煙頭,起身在訓練室轉悠,四處走走看看。明著是觀察這里的環境,實際上目光一直在往隊伍中間掃。

結果,無論宣大禹走到哪,袁縱就晃悠到哪,而且角度算得相當精確。即便夏耀在晃動,宣大禹也只能捕捉到一些關節,而且還是一晃而過,根本看不清楚。即便宣大禹加快移動速度也無濟于事,因為他距離夏耀遠,袁縱距離夏耀近。他即便是快走幾大步,袁縱也只需移動一小步就把他擋住了。

真特么的邪門了!

如此折騰了一個多鐘頭,宣大禹看出來了,這哥們兒是成心的。

這次他不看夏耀了,盯著袁縱看。

這人雖然穿著和學員一樣普通的作訓服,卻透出與眾人格格不入的強絕氣場。面部線條極其硬朗,聳立的眉骨和粗糲的視線構建出北方爺們兒特有的凜然大氣。每個學員看他的眼神都是敬畏而緊張的,甚至有人因為他的靠近而表露出極度的不安。

很明顯,他是這里的總教官,也就是剛才夏耀口中的袁總。

也許是對于夏耀的特殊關注,讓宣大禹若有若無地感覺到,袁縱的視線雖然是散的,可聚焦的點一直都在夏耀的身上。

在群體協作時,夏耀被前面一個學員拖后腿,動作慢了一拍。

一個威猛壯碩的外籍教官狠狠在夏耀屁股上踹了一腳,踹得袁縱心里咯噔一下。忘了晃動身體遮蔽宣大禹的視線,就這么讓宣大禹看見了。

宣大禹心里的火蹭的一下冒了上來,以燎原之勢燒至頭顱。

他一腳蹬踹掉拖把頭兒,拎著一根棍子沖進人群里。

“操你大爺!有你們特么的這么亂打人的么?也不看看是誰的毛病……”

宣大禹還沒沖到外籍教官面前,就被學員們七手八腳地制住了。宣大禹見以一對多沒有勝算,又背朝著人群沖進器材室,在里面掄踹砸摔,噼里啪啦的聲響震懵了外面的工作人員,好半天才回過神沖進去阻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