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一起修器材。

這場鬧劇過后,袁縱把那些副總教官、分隊教官們召集到一起,針對本次事件展開了一次討論會。會議的中心議題就是:怎么避免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

“咱們開班四五年了,從沒碰到過這號渾人啊!”

“我認為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退還學費,這種學員咱們真帶不了啊!”

“袁總,你覺得呢?”

袁縱心里暗道:小崽子好不容易鉆進我的窩了,老子舍得把他攆走?他就是一把火把這燒了,老子也得把他圈在這廢墟里。

沉默了半晌,喉結滾動,直接撂下一句話。

“這個學員若是再犯錯誤,交給我來打!”

施天彪濃眉一皺,隨口冒出一句,“那他不是更慘了么?到時候會不會矛盾更大?”

旁邊一個教官小聲回他:“你傻不傻?他是誰啊?袁總的小舅子,袁總能下得了狠手么?你還沒明白袁總的意思么?他的意思就是說:這人以后就不能打。”

“不可能。”施天彪目光堅定耿直,“袁總向來鐵面無私,一視同仁,他絕不會給任何人開天窗。”

“袁總扣你三千塊錢真是扣少了。”

“……”

一連四天,夏耀因為忙于工作,一直沒騰出工夫去找袁縱。袁縱也沒主動聯系過他,也沒有人和他提過索賠的事情,這讓夏耀挺鬧心的。

到了周五這天,夏耀提前下班了,本想直接給袁縱打個電話。思前想后,還是決定親自去一趟,免得不了解情況在賠償金額上產生分歧。

夏耀到的時候,學員都下課了,偌大的訓練室只有袁縱一個人。器械室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音,像是在維修,夏耀大步走了進去。

袁縱正半蹲在地上修著一臺綜合訓練器,入秋季節還穿著一個背心,下擺卷至胸口,露出修整的八塊腹肌。有著熱帶雨林般原始野性的古銅色皮膚上洇著汗珠,順著清晰的胸溝流淌出一條雄渾性感的弧線。

夏耀單刀直入,“東西摔壞了多少?我賠。”

袁縱像是沒聽見一樣,粗糲的手指拔下夾在嘴角的螺絲釘,一顆一顆擰進去。完全不用任何器械,徒手就能將螺絲釘擰緊,不留一絲余縫兒。

夏耀發現袁縱的臉又恢復了最初見面時的冷酷陰寒,目光專注時有些滲人。盡管不是直對著夏耀,夏耀仍舊感覺一股寒氣從脊柱向上往腦髓里面鉆。

他又嘗試著開口,“嘿,問你話呢,到底多少錢?”

袁縱把最后一顆釘子釘進去,大手攥握住一個支架,隨口說道:“過來搭把手兒。”

夏耀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袁縱這才把目光朝他投過去,語氣開始回溫:“讓你搭把手兒沒聽見么?一點兒眼力薦兒都沒有。”

夏耀這才大步走過去,抬起器械的另一邊,兩個人一起架著往墻邊走。擺放好了之后,袁縱又讓夏耀跟著修理另一臺器械,他在這邊叮叮當當,拆卸組裝,夏耀就在那邊打下手,幫忙扶著或者遞東西。

忙活了兩個多鐘頭,剩下的這幾臺器械終于修好了,房間也歸置好了。夏耀出了一身的汗,衣服前襟都濕了。

袁縱粗糲的大拇指撫過夏耀的眼角,幫他把綴在上面的汗珠擦了。

“活兒沒干多少,汗倒沒少出。”

夏耀一把甩開袁縱的手,說:“一股子鐵銹味兒。”

袁縱不說話,點起一顆煙叼在嘴角,定定地看著夏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