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小賤肝兒。

“幾天沒睡好了吧?”

夏耀矢口否認,“我至于么我?不就砸壞點兒東西么?又不是賠不起。”

嘴上說著橫話,其實夏耀心里真挺不落忍的。這的教官盡職盡責,學員也都團結一致,本來挺積極向上的氛圍,結果鬧了這么一出。砸壞東西事小,對教官的不尊重事大,他本想借著明天訓練的機會道個歉,結果實在沉不住氣就提前來了。

“誰昨個晚上一點多還不睡覺,在被窩里折跟頭?”

夏耀眸中閃過一抹厲色,“你丫既然都來了,怎么不吱一聲啊?”

袁縱冷著臉說;“你朋友把我公司的器材都砸了,我憑什么跟你說話?”

“那我朋友把器材都砸了,你還來看我干什么?”

袁縱喉結滾動一下,冷冽的嘴角甩出兩個字。

“想你。”

夏耀為了掩飾不自在,故意歪著脖子斜了袁縱一眼,說:“別磨磨嘰嘰的,到底花了多少錢?給個數。”

袁縱的鼻孔里漫出輕煙白霧,淡淡說道:“沒花錢,都是我自個修的。”

“那我給你材料費。”夏耀說。

“錢不要了,就當給你免了學費,以后我帶你吧!”

“我不用你帶!”

袁縱欺身朝夏耀靠攏過去,夏耀一只拳頭抵住袁縱的胸口。結果全然搏不動他那從胸口迸發出來的強大內力,鞋底在地上摩擦出猙獰的痕跡,后背猛的撞上墻。

袁縱沉沉地說:“怎么就不能讓我帶?我還能吃了你?”

“沒原因,就是不樂意。”

袁縱粗糲的視線刮蹭著夏耀的臉,嘲弄的口氣說:“那天喝醉酒,是誰小賤肝兒一樣的咬著我的耳朵不撒嘴?這會兒說不樂意了!”

夏耀被“小賤肝”仨字激得耳根兒冒火,一記重拳掃向袁縱的眉骨,袁縱側頭閃過。夏耀先是虛晃,然后左一直拳連左擺拳都被袁縱躲過。再一記漂亮的轉身后蹬,擊中袁縱的腹部。袁縱巋然不動,大手反綁住夏耀回撤的腿根兒,將其身體旋轉360°,捧著屁股就摟抱到了懷里。

本以為便宜就這么占了,結果夏耀趁著袁縱恍神之際,突然凌厲一拳掃向袁縱的胳肢窩下方,也就是后肩的位置。

這是袁縱的軟肋,夏耀研究了數日摸索到的部位。

巨大的麻痛感讓袁縱不得已松了手,手指上還殘留著臀部的松軟觸感,就聽到兩個大皮靴穩穩砸地的脆響。

夏耀就占了一招的便宜,卻樂開了花。

袁縱頭一次見到夏耀對他笑成這樣,又心癢又無奈。

“瞧你……還挺精。”

夏耀冷哼一聲,那是……我夏爺是誰啊?來這就為了學你本事,抓你軟肋。哪天你再敢追著我,卸了你褲襠那的四兩肉!

袁縱專注地觀察著夏耀的表情變化,那挑起的眼角、流動的眸光像一根絲線牽扯著袁縱的神經。

夏耀感覺到了袁縱不懷好意的注視,立刻一個冷厲的眼神殺了回去。

“這么看我干什么?”

袁縱眸色暗沉了下來,語氣中透著濃濃的壓迫感。

“那天砸場子的那小子是誰?”

夏耀說:“我朋友。”

“就是那個你幾天不見面就會想的朋友?”

夏耀把他說過的這句話都給忘了,不料袁縱記得這么清楚。每天把夏耀說過的那幾句話掰開了揉碎了在心里重復念叨,一個字一個字深究。

“我之前說的不是他,是彭澤,彭澤這么多年一直沒和我分開過。這個人是宣大禹,也是我發小,不過我高中的時候他就走了,好幾年沒聯系,前幾天剛回來。”

“剛回來就這么熱乎?打你一下就這么玩命?”

“你有完沒完?!”夏耀急了。

袁縱那張臉陰黑透頂,其實他是想說,你挨踢,只能我一個人心疼,別人心疼也特么給我忍著!

足足瞪了夏耀兩分多鐘,袁縱才沉聲開口。

“屁股踢疼了么?”

夏耀扯了下嘴角,“早沒事了。”

袁縱不像宣大禹,想關心一下還得征求夏耀的意見。直接大手將夏耀的腰攬過來,褲子連同內褲往下一拽,皮帶都崩斷了。

夏耀臀部一涼,當即威瞪雙目,提褲子罵人。

“你特么要干什么?”

袁縱從容調侃,“屁股蛋兒真白,面團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耀提起宣大禹用過的那根棍,追著袁縱在房間內抽打,燈光被劈開無數道影子,在房間內靈動地奔走跳躍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