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吃貨。

明天就是八月十五,按照慣例,每年的中秋節都會給學員發月餅,今年也不例外。學員們每人領一盒月餅,領完都會往夏耀那瞄一眼,看看小舅子的待遇和他們是否一樣。

有個膽大的還把夏耀的月餅禮盒搶了過來,看到也是稻香村的,這才肯罷休。

其實,月餅盒一樣,里面的月餅還真就不一樣。

夏耀歸置完東西,去找他那袋藕,結果發現不見了。正納悶著,袁縱提著一個大號的保溫袋走了出來。里面是剛出鍋的桂花糯米藕,香味從大老遠就飄了過來。

“帶回去給阿姨嘗嘗。”袁縱說。

“你怎么讓廚子給我煮了?我愛吃涼拌的。”

大廚正好收拾東西準備回家,聽到這話站住腳。

“這可不是我煮的,這是咱袁總親自做的。我在這干了一年多了,頭一次見袁總下廚,這份人情你可不能不收啊!”

夏耀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朝袁縱掃了一眼,就你這么個糙老爺們兒,做的東西能吃么?

晚飯的時候,那盤糯米藕被切好端上桌。

夏母嘗了一口,當即瞪圓眼珠。

“嗯,這個糯米藕味兒太好了,比咱家以前那個保姆李阿姨做得還好吃。”

有這么夸張么?夏耀不相信,試探性的嘗了一口。

一股濃郁的桂花香撲鼻而來,蓮藕香甜清脆,糯米綿軟油潤,口感極好。這是一道南方菜,做法精細,和東北菜的大鍋燉手法恰恰相反。夏耀原以為像袁縱這樣的東北彪爺們兒,干不了這種精細活兒,做的東西頂多勉強可以吃,沒想到竟然是大師級的水準!

以前夏耀不怎么愛吃這道菜,現在筷子夾起來都不帶停的。

夏母忍不住問:“這糯米藕從哪買的?”

“就……路邊一家店。”

“明天再買點兒。”

夏耀噎住,“那個……明天是中秋節!人家也得回家過節啊!”

“哦,我把這個給忘了,那就等過完節再買吧。”

夏耀原以為兩三天過去,他額娘就把這事忘了。結果節后第一天上班,剛要出家門,夏母就把他拽住了。

“別忘了買點兒糯米藕回來,還是那家店的。”

晚上,夏耀隨便找了一家熟食店,買了些糯米藕回去。結果剛吃一口,就讓他媽識別出來了。別說夏母了,就是夏耀自個兒吃著都不是那個味。

“你糊弄我是吧?”夏母瞪著夏耀。

夏耀嘆了口氣,“他們家店只有周末才開門。”

“那就周末買回來!”

周末,夏耀剛一到袁縱的公司,夏母的短信就過來了。

“兒子,晚上回來別忘了買那一家的糯米藕。”

夏耀嘴角抽了抽,有個吃貨媽真傷不起,不過……什么媽養出什么兒子。夏耀也沒吃夠,這幾天只要一餓,滿腦子都是那個糯米藕。

但是怎么開口呢?總不能說我和我媽吃上癮了,麻煩你再做點兒。忒沒出息了吧?一個糯米藕都能惦記上,你們娘倆是有多饞啊?

夏耀深吸了一口氣,滿臉糾結地進了更衣室。

袁縱發現,夏耀這一天都在無意識地往荷塘掃。早上跑步的時候瞟兩眼,喂鳥的時候瞟兩眼,格斗訓練的時候瞟兩眼,就連上廁所提褲子的空當都往窗外瞟兩眼……

下午二三節課的休息時間,夏耀又習慣性地往荷塘掃了一眼,目光瞬間定住。

偌大的荷塘里有個晃動的身影,盡管離得很遠,夏耀依舊能辨認出來那是袁縱。只有他敢在這個季節赤腳下荷塘,不顫栗不哆嗦,行走在淤泥中步伐依舊那么穩健。他探下身體,健碩的胸膛幾乎貼在水面上,十指深入淤泥中,一節蓮藕被拽住。動作極其熟練,很快岸上就堆滿了長短不一、粗細各異的藕。

袁縱從荷塘跳出,赤裸雄健的小腿被泥巴包裹著,提著藕赤腳走在柏油馬路上,印下一個又一個剛毅硬朗的腳印。

一股秋風從窗口掃過,吹得夏耀心里抖了兩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