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和我一起去兜風。

下課之后,盡管袁縱沒要求,夏耀也甚有默契地拖著沒走。說實話,他還是有點兒不相信那道菜是袁縱做的。所以故意潛到廚房門口,順著門縫往里面看。

廚房里只有袁縱一個人。

藕已經煮成紅色,袁縱將其從砂鍋中撈出。待到晾涼再熟練地削去外皮,切成圓餅扣入碗內。然后放入搗碎的冰糖、白糖和桂花糖,蓋上網油上籠蒸……

夏耀看得正入神,袁縱背朝著他,低沉的嗓音在房間內響起。

“想看就進來看,偷偷摸摸干什么?”

夏耀這才把門推開,頎長的身段斜倚在門框上,目光中頗有幾分欣賞之意,開口時語氣中夾帶著說不清是嫉妒還是不服的酸味兒。

“全才啊!”

袁縱走到夏耀身邊,有力的手臂支著夏耀頭頂上方的門框,定定地注視著他。

“誰讓我碰上一個難伺候的。”

夏耀故意忽略掉這句話暗含的意義,手在袁縱肩膀上拍了拍,客氣地說:“謝謝了啊!”

“謝我干什么?我說是給你做的了么?”

夏耀眸色迅速暗沉下來,扣在袁縱肩膀上的手開始收緊發力。

袁縱把嵌在自個肩膀上的手拔下來,攥握在手心,直視著夏耀的目光無比柔和。

“下次再想吃就直接說,可憐勁兒的。”

夏耀別扭的將手扯了回來。

袁縱又問:“十一去哪玩?”

“我們警察要值班,只有兩天的假期。遠地方去不了,近處都是人。也就能和哥們逛逛街,打打牌。”

“逛街那都是妞兒干的事。”袁縱說,“我帶你去個地兒。”

說著把夏耀拽到樓下的車庫,里面除了有兩輛汽車,還有一輛摩托車。夏耀的眼睛一掃到那臺哈雷高級定制摩托車,眼睛瞬間就放光了。充滿鍍鉻與鋁合金部件的車身裸露著冷酷的金屬光芒,著色、拋光、釘鉆、裝飾等令整個重型機車熠熠生輝。

早些年的港片里,經常有這樣的鏡頭:一群文著搶眼飛鷹標志的男人,身著黑色皮衣皮褲皮靴,戴著皮手套,駕駛著十幾輛高大威猛、威風凜凜的摩托車馳騁在街頭。對于袁縱這種出生在八十年代初的人,對于摩托車有特殊的執戀。

每個男人都有個哈雷夢,夏耀也不例外,十七八歲的時候就嚷嚷著要買一輛,但夏母管得嚴。這種拉風到了極致的重型機車太扎眼,心容易跑野了。所以夏耀只在俱樂部騎行過幾次,至今懷念那種狂野的刺激感。

“哥騎著它帶你去黃河邊兜風怎么樣?”袁縱說,“這才是爺們兒干的事。”

夏耀明顯心動了,但嘴上不說,手在摩托車把上握緊松開,松開握緊。最后實在按耐不住心底的狂熱,大長腿一跨騎了上去。

“我先試一把。”

袁縱把頭盔和防風眼鏡扔給夏耀,夏耀戴上之后感覺有點兒重,雖然遭罪但是很酷。袁縱站在訓練場的空地上駐足觀看,夏耀起步、加速、轉彎、再加速,炫酷的身姿和身下的摩托車融為一體。在偌大訓練場騎行一圈后,風馳電掣般地沖上了馬路。

幾里地的騎行體驗,夏耀覺得不過癮,摘掉頭盔的那一刻,胸口還是滾燙的。愛死這種無拘無束,酣暢淋漓的感覺了。

袁縱已經趁著這段時間把蒸熟的糯米藕打包完提過來了。

“怎么樣?想不想去?”袁縱問。

夏耀目光爍爍,語氣中透著難以遮掩的興奮。

“我不和你騎一輛車,我要再買一輛。”

“這輛車全都是我自己改裝的,全世界獨一輛,你去哪也買不到這么棒的配置。”

夏耀斜了袁縱一眼,“吹吧你就。”

“到底去不去?”袁縱晃了晃那袋剛出鍋的香味四溢的糯米藕,脅迫意味很明顯。

夏耀一把扼住袁縱的手腕,直接把糯米藕搶了過來,臨走前甩了一句。

“再說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