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出發嘍!

十一期間是全民性的節日,也是警察最忙碌的日子。

從1號到4號,夏耀每天都是朝六晚九,巡邏、反扒,安保……各種任務集一身。早上六點鐘就到了天安門廣場,中午隨著人流轉移到故宮博物館,下午又跑到“歡樂谷”,傍晚整個刑偵大隊又出現在北京遠郊區縣某個小商品批發市場……

不僅如此,夏耀每天還要充當外地游客的“景點”。

所謂“景點”就是全副武裝,手持防暴槍在北京一些地標性建筑周圍巡邏。游客朋友從他身邊經過,尤其是女游客,幾乎沒有不盯著看的。

“快看那個警察鍋鍋,好酷啊!”

“嘿,我剛才看見一個警察,帥呆了,我帶你去看看。”

“啊啊啊,幫我把這個警察拍下來!”

“……”

夏耀不僅像動物園的猴子一樣被人觀賞,而且還進了無數個人的相機。近景、遠景、借位……甚至還有他完全不清楚狀況的“合影”。

晚上,夏耀在后海一片轉悠,突然想起宣大禹托付給他的事,便直奔著那天聚會喝酒的私人會所去了。到了那把當天晚上會所外面的監控錄像調了出來,想通過錄像了解王治水的外貌特征,以便查詢檔案的時候明確身份。

夏耀把錄像拉到當天晚上十點多,大概是他們離開會所的時間。客人三五成群地往外走,夏耀看到彭澤上了竇燁的車,汽車緩緩駛出監控范圍。接著兩個人重疊的身影出現在會所門口,夏耀的視線瞬間定住。

這不就是他和宣大禹么?

不對啊!既然就是宣大禹把他背出來的,怎么后來又跑到袁縱的背上了呢?

夏耀正想著,突然兩個人影一晃,等他再看的時候,自己已經趴到了袁縱的背上。就是那么一晃神的工夫,他竟然沒看到自個兒是怎么換位置的。

于是夏耀又把錄像倒了回去,這次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看。

目標人物已經出現,晃晃悠悠地朝宣大禹走。這個時候旁邊的暗處突然閃出一個人影,再接著這個目標人物就爬上了宣大禹的背,而他也換到了袁縱的背上。至于具體是怎么換的,夏耀竟然又沒看清。

換人幾乎就是轉瞬之間的事,完全像變戲法一樣,夏耀肉眼的速度根本趕不上袁縱下手的速度。姑且不說這人手法有多好,就說這人的力氣,究竟是有多逆天啊?兩個活生生的大老爺們兒,竟然就這么在手底下飛轉運作。

夏耀感覺自個兒就像在看鬼片,脊背絲絲冒涼氣。

他把視頻放慢了十倍,看清楚具體的過程之后,涼氣全被心頭的惱火逼出體外,整個人怒不可遏。

混蛋,竟然這么玩老子!

顧自運了一陣氣后,夏耀又把思路收了回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這會兒再矯情也沒用了。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調查王治水,這才是看錄像目的所在。

于是,夏耀又把錄像倒了回去,慢放后定位,調整像素,基本掌握了王治水的相貌特征。

然后打開公安局內部的人口檔案信息,搜查叫“王治水”的,然后一個個拿出來對照。根據視頻的顯示和宣大禹的描述,在夏耀可調查的范圍內,沒有看到符合條件的。

第二天,夏耀就把這個調查結果告訴了宣大禹。

“不可能啊!”宣大禹說,“他北京話說得倍兒溜,聽口音應該是北京本地的,怎么會查不到呢?”

夏耀問:“是不是打小從北京長大,然后把戶口遷到外地了?”

“不可能!”宣大禹特別果斷的口吻,“就他丫那副德行,能有個北京市戶口算撿大便宜了,他還能往外遷?”

好吧……夏耀說:“興許是多年的北漂,我再查查流動人口。”

又把暫住證查了一遭,還是沒發現這個人。

“身份證會不會是假的?”夏耀問。

宣大禹擰眉,“你的意思他是職業騙子?那天是故意設局往我身上躥的?”

“不是。”夏耀說。

宣大禹疑惑,“你怎么這么肯定?”

“啊?……哦,是那天你跟我說的啊!你說你才回北京,他哪有本事一下盯上你?”

“有監控錄像么?我看看。”

夏耀神色一滯,接著就開始瞎白活,“甭看了,我已經看過了,咱倆壓根不是一起出的門。那個小伙子和你并排走,你丫直接就把人家拽背上了。”

“照你這么說,還是我主動的?”

夏耀昧著良心點了點頭。

宣大禹懊惱地拍了下腦門兒,“我這不是自找的么!”

“行了,大過節的,想他干嘛啊?跟我說說,這幾天都去哪玩了?”夏耀岔開話題。

宣大禹說:“甭提了,你這不是一直沒工夫么?我就讓彭澤開車帶我出去轉轉,瞧瞧咱老北京的變化。結果你猜到了吧?堵死爺了!以后說什么也不在這節骨眼兒出去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