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愛的萌芽。

夏耀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七點多了,天已經大亮。看了下表,猛然間清醒,環顧四周,荒郊野地,建筑稀稀落落。拍了袁縱的后背一下,大聲問:“咱們到哪了?”

“剛出京,應該在河北境內。”

“什么?跑到現在剛出京?”夏耀急了,“那得啥時候到河南啊?就這速度,你也好意思說帶我來兜風的?去去去,趕緊下來,讓我開!”

袁縱在一個加油站把車停下,油箱加滿之后,把車交給了夏耀。

發動機發出獅吼般的轟鳴,排氣管劇烈震動、涌出發燙的熱氣……

夏耀熟練操控著自個兒的右手,讓速度一再飆升,幸好有防風眼鏡,不然呼嘯而來的風暴能把隱形眼鏡吹散。這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感覺,就像銷魂的麻醉劑,能讓人迅速忘掉一大串鬧心的東西,愜意地前行。

袁縱坐在夏耀身后,褲襠牢牢貼合在夏耀被皮褲包裹的臀部中央,就聽到夏耀在頭盔里一個勁地高呼:“太爽了……好刺激……要瘋了……”

袁縱特別想把身下的摩托車和周圍的景致從這個畫面中砍掉。

以這樣的速度狂飆了200多公里,下了高速,上了一條省道。路況不如之前的好了,偶爾還會有坑坑洼洼的地方,夏耀也跑得有些累了,便下意識地降了速度。

袁縱的手不自覺地朝夏耀的腰上伸去。

夏耀異常敏感,反應大得差點兒從摩托車上躥下去,扭頭就是劈頭蓋臉一通吼。

“你丫干嘛呢?”

袁縱沉穩的語氣說:“摟著點兒,免得甩出去!”

夏耀氣不忿,“剛才開那么快你丫都沒說摟著點兒,現在減速了裝什么孫子?”

“剛才路面平坦,現在太顛了。”

剛說完就上了一條顛簸的路,四處都是散落的小石子。夏耀的屁股在坐墊上挪蹭顫動,狠狠地刺激著后面的小縱爺。袁縱伺機一把摟住夏耀的腰身,讓兩個人貼合得更緊密,惡劣地感受著顛簸中的摩擦。

夏耀極不舒坦,但又不敢扭身體,怕摩托車翻了,也怕某人變本加厲。只能硬生生地忍著,漸漸地習慣了袁縱的觸碰,緊繃的肌肉松懈了下來。

“你要摟著就摟著,手別瞎動啊!”

袁縱把下巴墊在夏耀的肩膀上,嘲弄的口氣問:“你有癢癢肉?”

夏耀肌肉又開始收緊,“你管我呢!”

剛說完,胳肢窩被某只不安分的爪子偷襲了,跟著是腰眼兒,小腹……摩托車開始在路上瘋狂地顛簸晃悠,夏耀罵了一路也不受控地笑了一路。

“尼瑪!滾遠遠的。”

“前面有大車,大車!”

“再鬧把你丫的踹下去信不信?”

“……”

最后夏耀鬧累了,也開累了,把車停下來,找了一個石墩,一屁股坐了下來。

“餓不餓?”袁縱問。

嚷嚷了一路,能不餓么?

夏耀環顧四周,杳無人煙,到處都是農田。距離服務站還很遠,夏耀已經餓得不行了,打算先吃點零食墊墊底兒。

“你都帶了什么吃的?”夏耀問袁縱。

袁縱說:“你想吃什么有什么。”

夏耀完全不信他那套,自個兒去翻儲物箱,發現里面除了雨具、移動電源和一些維修工具之外沒有別的。

“扯淡吧,哪有吃的啊?”夏耀怒道。

袁縱說:“你說你想吃什么,我現在就給你變出來。”

夏耀嗤之以鼻,“你給我變一袋松塔出來。”

夏耀覺得像袁縱這種糙爺們兒,估摸連松塔是什么都不知道。結果一晃神的工夫,一袋松塔就這么送到夏耀的眼前。

“嘿,你從哪整出來的?”

夏耀不驚訝袁縱以假亂真的手法,畢竟早有見識。他只是驚訝這些零食的藏身之處。把手探進袁縱的衣兜,發現是空的。

袁縱繼續逗夏耀,“都說是變出來的了,你還不信。”

“你以為我是你老妹呢?那么好蒙!”夏耀又說,“再變一袋黑椒牛丸我瞧瞧。”

這次夏耀盯得緊緊的,就看袁縱的手往哪伸。結果袁縱的手伸到了他的衣兜里,摸出了一袋黑椒牛丸,遞給夏耀。

夏耀一跺腳,“肉松紫菜鳳凰卷!”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你還能什么都有?

結果證明,袁縱就是偷偷藏了個百寶箱,要啥有啥,肉松紫菜鳳凰卷就這么晃到了夏耀的眼皮底下。

這回夏耀不客氣了,“你給我變一屜包子出來,要剛出鍋的。”

袁縱嘴角繃不住,甩出一絲笑。

“你想燙死我。”

袁縱這么一說,夏耀哼哼兩聲,啪的一下解開袁縱風衣的扣子。看著挺合身的衣服,里面掛滿了零食,琳瑯滿目,都是夏耀愛吃的,目測得有二十斤。

夏耀驚愕住,“你……這么掛著不沉么?你咋不放到儲物箱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