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更近一步的了解。

買了幾條烤魚,十幾串烤肉,喝著啤酒,兩個人盤腿坐在河岸上聊天。

“你為什么入伍?”

夏耀以為袁縱會說使命感或者對軍人對槍械的無限崇拜,結果袁縱的回答特別簡單。

“就是想讓家人過得好一點兒。”

夏耀灌了兩大口啤酒,沉默無言。

“我爸沒文化,家窮,三十多歲才娶上媳婦兒。我媽身體不好,生我妹的時候都四十多了,生了沒多久就去了。我只念到初中畢業就參軍了,最開始就是為了混口飯吃,后來在部隊里慢慢錘煉,結識了一批戰友,才對部隊有了特殊的感情。”

“你挺舍不得離開那的吧?”夏耀問。

袁縱說:“我的夢想就是建一所私人軍校。”

夏耀沉默地吃著嘴里的烤串,他聽說過袁縱在部隊的一些功績。如果不是提前退伍,一定是國家的重點培養對象。或許是對袁縱的無奈感同身受,夏耀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袁縱看到小崽兒沉悶了,用啤酒瓶跟他碰了一下,說:“不說我了,聊聊你,打小就被人當小祖宗一樣供著吧?”

“哪啊?”夏耀矢口否認,“我爺爺在世的時候,我們沒有分家,我有好幾個奶奶,那個年代你了解的。我們都住在一起,但是沒有電視上演的那種勾心斗角,我們一大家子人很和睦。其實我的童年除了比你多了個保姆,多了個司機,其余都一樣。”

“我從沒讀過私立學校,我爺爺總說把孩子孤立在一個小圈子不好。我讀高中以前,我同學幾乎沒人知道我的家庭背景,我也避諱說這個,所以我和同學一直處得挺好。上了大學之后,大家都成熟了,朋友圈卻越來越窄了。其實像我們這種人,生活中受限是很多的,我甚至都不能隨便交朋友……”

夏耀又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說他的家庭,說那些盤根錯節的紐帶關系給他帶來的心理負擔,說苦苦拼來的業績被人否定的無奈……這些話他是不輕易對外人說的,今天借著酒勁兒一股腦倒了出來。

后來,兩個人又聊起了童年的玩具,夏耀特別有優越感,他剛記事時就拿著限量版汽車模型,玩各種進口玩具,和那些剛生產出還未上市的電子游戲機。而袁縱玩得就雜多了,什么滾鐵圈、抽冰猴,拔橛子,滑冰車,彈琉琉……

接著又說童年的零食,那些東北特色小吃,凍梨、凍柿子、一分錢兩塊的“膠皮糖”……再說到東北的大餡餃子,香酥金黃的鍋包肉,噴香四溢的豬肉酸菜燉粉條……說得夏耀哈喇子三尺長。

“有機會我帶你回老家,坐在熱炕頭上吃最正宗的東北菜。”袁縱說。

夏耀不住地點頭,那副饞樣兒勾得袁縱骨頭縫都癢了。

不知不覺太陽都繞到西邊了,夏耀感覺到一股涼意,才意識到時間不早了。一看表,竟然已經五點了,當即發出嚎叫聲。

“我靠!都這個點兒了,快快快,起來!咱們得趕緊走,不然十二點之前沒法到家了。”

袁縱沒說什么,從儲物箱里拿出一件衣服讓夏耀披上,兩個人踏上了返程的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