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停車!

夕陽西斜,拖下一路長長的影子。

夏耀的衣服還是潮潮的,盡管外面又披了一件,但車速太快,冷風一直往衣服里面灌。夏耀縮著脖子聳著肩,不時地倒吸涼氣。

“冷么?”袁縱問,“冷的話我把車速降慢一點兒。”

夏耀立即反對,“不能再降了!再降咱們就得在路上過一宿了!”

袁縱沒說什么,繼續維持原速朝前開。

夏耀終于舍得把手指從衣袖的口里伸出一小截,試了下袁縱的衣服,發現比他的還濕。心里緊巴巴的,忍不住問了句,“你冷么?”

“不冷。”

有你坐在后面,心里一直住著一個小火爐。

摩托車開了不到一個鐘頭,天就迅速暗了下來。夏耀抬起頭望一眼,發覺剛才還清透湛藍的天,頃刻間烏云罩頂。一塊打南邊來的積雨云團,呈爆發性地向北發展。

完了!夏耀心里一緊,這天怎么說陰就陰了?

拍拍袁縱的后背,“喂,快點兒開,別讓云追上咱!”

“想得挺美!”袁縱說,“這里是省道,路本來就不好走,現在這個點兒車又多。再加速就不是兜風而是玩命了,你是想要命還是想回家?”

“想回家。”

袁縱的眸底藏著不易察覺的笑意,反問一句:“士可殺不可辱?”

“什么?”夏耀大聲喊,“我沒聽清。”

“沒什么。”

幸好沒聽清,真要聽見這句話,夏耀就是被濯死在路上,也絕不進一家賓館。

半路碰到一個加油站,兩個人停下來加油。前面好幾輛車在排隊,夏耀著急,烏云比他更著急。說話間就覆蓋了整片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傾盆而降。

夏耀心中怨恨無處發泄,扭頭就朝袁縱質問一聲:“你丫是不是看完天氣預報才來的?”

“你怎么不說我是提前和老天爺打好招呼了?”

夏耀冷哼一聲,從儲物箱里拿出雨衣披上,看到袁縱還沒動靜,問:“你怎么不穿?”

“雨下這么大,路太滑,開車容易出事。聽話,等雨小點兒再走。”

夏耀哪肯聽他的話,埋著頭就往雨里沖,袁縱一把拽住他,沉著臉問:“非走不可么?”

“非走不可!”

袁縱長出了一口氣,淡淡說道:“那你載著我。”

“載著你就載著你,上車。”

袁縱比夏耀高,他坐上后車座之后,兩條手臂圈住夏耀的胸口,寬大的肩膀連同寬松的雨衣幾乎可以把夏耀整個人罩在里面,無形中又多了一層庇護,可以讓夏耀少淋一些雨。而且這么一來,夏耀也沒有那么冷了。

前面突然出現漆黑的路段,沒有路燈,沒有月光,甚至沒有前后行進的車。

道路兩旁密密麻麻種滿了植物,雨霧使得可視距離保持在20米左右,像極了寂靜嶺或者通往冥界的陰陽路。這個時候人的想象力會無限制發散,推波助瀾地想起任何恐怖的形象,扭曲的人臉和詭異的事故。

袁縱感覺到夏耀肌肉的繃緊,沉聲在他耳邊說:“不怕。”

特別平穩簡單的兩個字,卻在那一刻消除了夏耀所有的恐懼和不安。脖頸處貼著袁縱粗糲飽滿又滾燙的皮膚,心里莫名覺得很踏實。

雨越下越大,因為頭盔是沒有雨刷器的,所以下雨會加劇視線干擾。若是打開頭盔鏡片,雨滴會打得眼睛無法睜開,關上鏡片又看不清楚前方的路況。夏耀只能留著一點點縫隙避免起霧,努力的睜大眼睛看著鏡片上雨滴殘留的縫隙觀察路況。這么一來,騎行變得越來越吃力,夏耀只走了幾十公里就感覺體力透支了。

于是兩個人只能交換位置。

夏耀后背一招風,便凍得瑟瑟發抖,牙齒打顫。開始還不樂意抱著袁縱,后來實在凍得沒轍了,兩條手臂圈了上去。頃刻間無數道水流順著袁縱雨衣的褶皺灌入夏耀的衣領,逼得他一個激靈。

“鉆到我的雨衣里。”袁縱說。

夏耀鉆進去再摸,里面的衣服也濕透了。袁縱的手套、騎行服、褲子和鞋子無一幸免,想到剛才袁縱摟抱自己的情形,夏耀喉嚨一陣緊澀。

摩托車開過一個小鎮,道路兩旁燈光閃爍,賓館住宿的標牌一個接著一個。溫暖的熱水澡、舒適的大床、美味的夜宵通通在召喚著夏耀。

夏耀咬著牙不吭聲,掀開袁縱的雨衣鉆了進去,遮蔽了外面的光。

由于疲乏過度,夏耀的臉不由自主地貼上了袁縱的后背,突然感覺沒有最初那么燙了。他這個時候才想起來,他們已經騎行了一千多公里,早就達到了正常人疲倦的巔峰值。

夏耀的心狠狠被揪起,強忍了一段路之后,終于繃不住吼出一聲。

“停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