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被窩里的小猥瑣。

兩個人在附近的幾家賓館問了問,通通被告知沒有房間了。后來終于找到有剩余房間的賓館,結果只有一個單人間,兩個人必須睡在一張床上。

夏耀扭頭要走,結果被店主勸住了。

“小伙子,外面雨這么大,你甭來回折騰了。除了我這,沒有一家賓館還有空房。我們這大小算個旅游區,每年這個時候都爆滿,想要房間得提前預定。而且今個還下雨,房間更不好找了,你們不住,一會兒就被別人占了。”

剛說完,就有一對淋得濕透的年輕男女進來問房間。

店主過去說了下情況,轉身又過來問夏耀,“你們到底訂不訂?不訂就得讓給人家了。人家倆人還不是對象,都打算湊合擠一宿。你們兩個老爺們兒,還有什么可避諱的?”

袁縱二話不說,直接把錢交了。

夏耀只能頂著一張隱忍不發的臉跟著服務員朝客房走去。

賓館雖小,里面的環境還是不錯的,夏耀進去之后就迫不及待地鉆進衛生間,把一身濕漉漉的衣服剝下來,痛痛快快洗了個熱水澡。

經過三四個小時的雨水洗濯后,夏耀突然覺得被熱水滋潤的感覺太特么銷魂了!

正爽著,衛生間的門毫無征兆地開了,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形迎著水霧朝他走來。夏耀的臉瞬間由紅轉紫,飛速抓過浴巾繞在腰間。那個反應速度,簡直超出了正常人范疇,去某寶秒殺無可匹敵。

結果,袁縱只是拿起夏耀換下來的濕衣服,看都沒看他一眼就走了。

夏耀臉上掛不住,朝門口吼了一聲。

“你丫把我衣服拿走干什么?”

“我讓服務員拿過去洗,明個早上就能干。”

夏耀出來之后,袁縱進了浴室,也把濕衣服全扔到門外,朝夏耀說:“一會兒服務員來敲門,你直接遞出去就成了。”

“不管!”

話雖這么說,夏耀還是繃著臉把袁縱的衣服一件一件撿了起來。撿到最后剩下一條內褲,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夏耀拿起那條內褲時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比一般的男士內褲型號都大,尤其是前面的凸起位置異常顯赫,好像剛被某個駭然大物爆撐過。

夏耀正看得入神,浴室的門突然又開了。

而他這樣偷偷摸摸研究大鳥內褲的行為,恰好被大鳥的主人逮個正著。

夏耀那張臉蹭的一下燒了起來。

袁縱嘲弄一笑,“怎么?你還想親手給我洗?”

夏耀有種想把手里內褲揉吧揉吧塞袁縱嘴里的沖動。

等袁縱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夏耀已經鉆進被窩了,把自個兒裹得像個蠶蛹,嚴嚴實實密不透風。而且還特意朝正往床邊走來的袁縱說:“我讓服務員又送來一床被子,咱倆各蓋各的。”

袁縱沒說話,往床邊移動的過程中,目光一直被夏耀這塊大磁石牢牢吸附在身上。

夏耀感覺身后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后背的肌肉下意識地繃緊。

袁縱看都沒看自個那床被子,大手直接拽住夏耀緊緊掖著的一個被角,猛的掀開,從后面將夏耀摟抱住。然后再把被子合上,死死壓住被角,將夏耀囚禁在這個溫暖而狹窄的空間內,完全不容反抗。

“老子就想和你睡一個被窩怎么辦?”袁縱口里含帶的熱氣全都吐在了夏耀耳后。

夏耀渾身上下都處于一級戒備狀態,牙齒差點兒碾碎,凌厲的目光朝斜上方的混蛋掃去,怒道:“我告訴你袁縱,你丫要敢整幺蛾子,我特么弄不死你!”

袁縱精壯的胸膛抵著夏耀赤裸的后背,手臂圈著他的腰身,滿手都是滑不溜的觸感。別說整幺蛾子,就是什么都不干,只這么抱著,也能讓袁縱的血壓飆到二百多。

袁縱的大手鉗住夏耀的兩頰,硬是將他的臉扳向自己。

“剛才擺弄我小褲衩干什么?”

夏耀矢口否認,“誰擺弄了?”

袁縱笑:“是想看看自個兒有多大魅力,能讓我把內褲撐得多鼓么?”

真特么不要臉……夏耀甩手朝袁縱胸口給了一拳,怒道:“我操你大爺!”

“我替我大爺謝謝你。”

……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