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招架不住。

夏耀把頭下的枕頭猛的朝后擲去,隔開他和袁縱的腦袋。袁縱不僅沒有停止騷擾,反而變本加厲地將手臂墊在夏耀的腦袋下面充當枕頭,這么一來,夏耀從頭到腳都被他牢牢掖進懷里。

夏耀已經折騰不動了,干脆把袁縱當成一床又硬又硌人的被子,臊著他!

袁縱下巴墊在夏耀的脖頸上,眼睛細致地描畫著夏耀的五官,反反復復無數次之后,終于一口雄渾的氣息撲到夏耀的耳邊。

“長得真好看。”

袁縱從不輕易夸人,更甭說用“真”、“太”、“特”這種形容詞了,所以施天彪被他夸了幾句才肯心甘情愿地被扣獎金。他要是由衷地贊賞一個人,就證明這個人的被贊揚之處已經好到無可挑剔的地步了。

夏耀本想直接無視,可袁縱一開口,帶著胡茬兒的下巴和腮部就會無意識地刮蹭到他的脖頸,惹得夏耀一身的雞皮疙瘩。

怕袁縱發現他的敏感后變本加厲地折騰,夏耀只好不露痕跡地往前挪動一小寸,并敷衍般地回了一句。

“因為你整天和一群糙老爺們兒在一塊,審美觀扭曲了,比我長得好看的人有的是……”

“沒有。”袁縱打斷。

夏耀特別想罵一句:沒有就沒有,你特么的別蹭了行不行?剛挪了一小寸,袁縱的下巴又追了過來,瞬間脖子上又爬滿了小蟲子。為了避免尷尬,夏耀只能繼續挪,繼續沒話找話說。

“你盯上我,就因為我長得好看?”

問完這個問題,夏耀差點抽自個兒一個大耳刮子,你特么聊點什么不好?非說這么煽情的話,這不是純粹把自個兒往溝里帶么?

袁縱絲毫不掩飾自個爺們兒的本性,大手輕柔地在夏耀臉上刮蹭著,淡淡回道:“我一眼就相中你,還能是別的原因么?”

夏耀感覺袁縱那粗糙的大手就像長滿了倒刺,摸哪哪癢,摸哪哪受不了。趕忙扼住他的手腕,略顯局促地說:“那個……我有一個哥們兒,長得比我帥,而且可以接受和男的那個,要不我把他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袁縱沉定定的口吻說:“我是一個狙擊手,我的愛情只有一個目標,一擊即中,無法變更。”

“你丫也不問問目標樂不樂意!”

袁縱從容不迫地回道:“哪個目標是自愿被狙擊手打死的?”

說完將夏耀遏制住的手腕強硬地掙脫開,繼續伸到夏耀的臉上,霸道地愛撫著。

夏耀簡直要瘋了,哪有這么不講理的人?你說你扯淡就扯淡吧,還把手搭上!夏耀什么都不怕,就怕癢,還怕別人知道他怕癢。忍著哭忍著笑還得忍著隨時發飆的沖動,想表現得自然一點,冷淡一點,讓袁縱自覺沒趣就撤手,結果袁縱還沒完沒了的。

終于繃不住一聲吼,“別尼瑪摸了成不成?”

得!這一聲算壞事了,袁縱看出來了,敢情你連摸臉都有反應,那我繼續摸。

啊啊啊啊……夏耀渾身上下的毛都炸起來了,打也打不過,言語羞辱又趕上一個鐵皮厚臉。無奈之下,暴力解決不了問題,只能智取了。

夏耀把臉轉了個方向,埋到袁縱的臂彎里,哀怨的叫喚一聲。

“我累著呢!”

果然,這一招管用,袁縱沉睿的目光打量著夏耀埋著臉的小囧樣兒,暗想:這是在跟我撒嬌么?那個爺們兒能受得了這種柔情?更甭說袁縱這種一看夏耀笑骨頭就酥的癡漢了。

見袁縱停手,夏耀凌然轉身,趁其不備時一拳楔上去,你姥姥的!

痛快一時的后果就是,直接被袁縱強硬地箍在懷里,大手從臉上轉移到身體各個敏感之處。咯吱得夏耀嗷嗷叫喚,滿床打滾,浴巾散開,小鳥亂撲騰,面紅耳赤地捶床求饒。

“別……別鬧了……”

袁縱說:“你把臉轉過來我就不咯吱你了。”

夏耀翻了一個身,剛面朝著袁縱,就被他在嘴上親了一口。

“你丫……”

保鏢的眼神是極有殺傷力的,尤其是保鏢頭子,還是特種兵出身,夏耀沖出嘴邊的話被硬生生地攔了下來。他和袁縱四目對視,兩張臉只隔了一個手指粗的距離,嘴巴微微嘟起就能親到對方的唇。

袁縱沉聲問道:“你真和別人親過嘴兒了?”

夏耀沉默著,沒承認也沒否認。

就因為他這一秒間的遲疑,袁縱胸口突然撩起一片火。他一口封住了夏耀的唇,舌頭狂肆頂入。相比在河邊的倉皇急促,這一次袁縱的動作緩慢了許多。他將舌頭深入夏耀的喉嚨處重舔、重壓,以一副霸道又粗獷的方式索取溫暖的津液。

因為經驗所限,袁縱的吻技偏生硬,但他唇舌極有力量,別人吸舔一陣便要松口喘息,他完全不需要,綿延不斷的激情攻勢,卷著夏耀的唇舌回旋翻轉,粗魯又狂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