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總算把你逮著了!

一大早,宣大禹就提著禮物去了夏耀家。

夏母看到宣大禹,先是一愣,而后募的想起這張熟悉的面孔,露出驚喜又溫柔的笑容。

“哎呀,這是大禹吧?姨都幾年沒見過你了?這一晃眼都成大小伙子了!前幾天夏耀就和我說,說你回來了,我想著哪天請你來家里吃個飯。還記得你小的時候,一到吃飯點兒就往我們家跑,說我們家保姆做的飯好吃。后來我們家換了保姆,你還見天兒往這跑,你媽就說了,他哪是愛吃你們家的飯啊?他是稀罕你們家夏耀……”

宣大禹嘿嘿笑了兩聲,一邊和夏母寒暄一邊往里走。

“阿姨去給你泡杯茶。”

宣大禹急忙擺手,“你甭忙活了,我不喝。”

盡管宣大禹這么說,夏母還是去廚房給宣大禹泡茶了。

宣大禹在各個房間里走走轉轉,因為房間少,他很快就找到了夏耀的臥室。推門進去,本以為夏耀還在睡,結果發現房間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的,干凈筆挺的制服懸掛在衣架上。很顯然,夏耀已經出門了。

宣大禹打開夏耀各個柜子的抽屜看了看,想尋找這些年他錯失的那些青春痕跡。結果發現如彭澤所說,這些年夏耀的生活很單一。抽屜里沒有女孩送過的禮物,全是各種文件和工作表;書架上沒有一本小說,全是搏擊類的專業書和一些財經類的雜志。

活得相當純爺們兒……

唯一引起宣大禹注意的,就是夏耀塞在寫字桌最底層的一個小房子模型。他拿起來打量了一眼,發現房門竟然還有鎖,用小鑰匙打開后,掏出了里面的泥塑小人。做得惟妙惟肖的,宣大禹看一眼就笑了,看第二眼笑容就僵住了。

泥塑小人只穿了一條內褲,胯下的風情引人遐想。

宣大禹當然不會傻到以為這是夏耀自個做的。

“你好!”

突然傳出來的清亮一嗓子,嚇了宣大禹一跳,他放下手里的房子模型,起步朝陽臺走去。看到陽臺上的兩個鳥籠子,和籠子里面一大一小兩只通體烏黑的鷯哥,宣大禹不由的揚了揚嘴角,這就應該是夏耀常掛在嘴邊的小玩意兒了吧!

宣大禹朝小鷯哥吹了聲口哨,說:“帥哥!”

小鷯哥也甕聲甕氣地說:“帥哥!”

宣大禹又把目光轉向旁邊的大鷯哥,同樣喊一聲“帥哥”。

不料,這只大鷯哥全然不回應。兩個翅膀懶懶地垂著,漆黑的眼珠睥睨著宣大禹,一副懶得鳥你的大爺范兒。

“大禹?大禹?”

外面傳來夏母的聲音,宣大禹朝大鷯哥呲了下牙,就大步朝外走去。

“你怎么跑到那屋去了?”夏母笑著問。

宣大禹一邊接過茶一邊說:“就是隨便看看,對了,夏耀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昨個一大早就走了。說是和一個朋友去兜風,具體去哪我也沒細問。孩子大了,問多了招他煩。”

宣大禹眸底藏著不易察覺的惱意,竟然以睡覺休息的理由拒絕我,和別人出去玩了……

晚上,心里不爽的宣大禹召集了幾個哥們兒,在一家俱樂部打牌。連輸了好幾盤,干掉半箱酒,斂著一身的戾氣出了門。

剛打開車門,無意間掃到不遠處的一道身影,動作瞬間頓住。

這個人一頭炫酷的發型,根根分明,黑黃不接鬢角,再加上一身的潮服,具有親切的農村非主流和非凡的農業重金屬搖滾范兒。他在街上兜兜轉轉,眼神尋尋覓覓,不知道在學么著什么。

宣大禹有一剎那間的恍惚,不會認錯人吧?

正想著,“潮男”的視線突然在兩個男人身上定住,目放精光。這兩個人喝得醉醺醺的,情況與那天宣大禹和夏耀一樣,一個人背著另一個人。只見潮男跟在他倆身后,找準一個時機,扒下他背上的人,自個兒躥了上去。

宣大禹面部肌肉抽搐了十幾秒鐘,果然……沒認錯!!

砰的一聲撞上車門,以風卷殘云、橫掃千軍的兇悍步伐朝此男飛跨而去。

我操你二大爺的,老子總算把你逮著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