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冤家碰頭。

王治水剛在這個陌生男人身上趴穩,心頭竊喜:這招真特么絕了!要是還能攤上那么個有錢的主兒就好了。突然一股詭異的龍卷風從后方襲來,將他扒著男人肩膀的手硬生生地撬開,身體不聽使喚地朝后仰去。

嘿!嘿!嘿!怎么回事?

王治水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宣大禹薅著衣領掄到地上。

本以為是這背上的“原主”,結果一抬頭,看到宣大禹那張臉。王治水嘴角抽搐了好一陣,才從地上悻悻地爬起來。

宣大禹在王治水額頭豎起的黃毛上拽了一下,戲謔道:“行啊!幾天不見,從殺馬特一躍成為洗剪吹了?”

王治水眼珠亂轉,一抹醉意瞬間襲上眉梢,說話都拖著長長的尾音兒。

“不是……你……你誰啊……”

“少特么給我裝!”宣大禹一巴掌抽在王治水后腦勺上,“你連你衣食父母都不認識了?”

王治水瞬間被劈醒了,使勁揉了揉后腦勺,一副委屈又諂媚的小賤樣兒。

“哎呦,大禹哥,是你啊!剛才暈暈乎乎的,沒認出來。那個……大禹哥,我就不跟你聊了,我二舅還等著我呢,我得先走了。”

說著指了指剛才背著他的那個人,假裝一副他不是故技重施的無辜樣兒。然后轉過身,踮著腳尖準備溜,結果被宣大禹拎著褲腰帶拽了回來。

宣大禹不和他繞彎子,“編!你特么再給我編!我還真是長見識了,頭一次見到你這么標新立異的街頭騙術。”

“我……我騙什么了?”王治水繼續裝傻。

宣大禹冷哼一聲,狠狠揪住王治水的一只耳朵,將上面的耳釘硬生生地扯了下來,放在手里掂量片刻,說:“行啊!月光族啊!要說你也在我那偷了那么多東西,才一個多月就給得瑟沒了?”

王治水一邊捂著耳朵嗷嗷喊疼,一邊拍著大腿唏噓不已。

“哎呦,瞧這事鬧的!那天我走的時候你還沒睡醒,本來我想讓你把房門鎖上,結果敲了半天門你都沒反應,我就直接走了!我走了之后不會進賊了吧?啊!我想起來了,那天我出門的時候天還沒亮,你們家門口有兩個人影晃蕩,當時我還納悶呢,這么早出來干嘛?對!一定是那倆人,沒錯!一個平頭小黑褂,另一個人腿還有點兒瘸,我當時……”

王治水一掃到宣大禹陰黑透頂的臉,瞬間蔫兒了。

宣大禹幽幽地問:“北影畢業的吧?”

“當過兩次群眾演員。”

宣大禹,“……”

五分鐘之后,王治水被宣大禹拽到一處黑暗的角落里暴揍一頓。王治水被打得嗷嗷叫喚,不還手也不擋著,就死死抱著宣大禹,橡皮糖一樣地粘在他身上。宣大禹被招了一身的香水味兒,心里無比膈應,指著王治水的太陽穴威嚇道:

“你給我下去!”

王治水整個人掛在宣大禹身上,兩條腿環著他的腰,手臂勾著他的脖子,鼻青臉腫地朝他搖搖頭。

“不下去是吧?那正好,我直接帶你去公安局。”

不料,這句威脅不僅沒嚇到王治水,反而讓他摟得更緊了。

“去就去!”王治水目光中透著一股絕然的氣勢,“我巴不得進看守所呢!到那有免費的房住,有免費的飯吃,還特么提前供暖,我連煤錢都省了!”

“少JB給我玩激將法裝可憐!”宣大禹說,“你丫不缺胳膊不短腿的,怎么就養活不了自個?有多少人一個月一兩千的工資,也活得有模有樣的,人家也沒像你這樣行騙啊!”

王治水憋了一陣,突然爆發,“都特么賴你!!”

“賴我?”宣大禹獠牙外呲,“你特么還惡人先告狀了?”

“就賴你!我之前也是打工一族,本本分分的,是你把我帶上了一條奢靡的不歸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