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兩個大石榴。

日子隨著氣溫的驟降不徐不緩地前進著,轉眼又到了周五。以前一到周末,夏耀都是強迫自個兒去訓練,因為平時工作已經很累了,周末難免會疲乏。現在天天盼著周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趕上哪天下班早,還會提前去那邊打個卯。

下午三點夏耀就下班了,搬著一箱石榴去了袁縱的公司。

到那之后,所有的隊員都在室外訓練,夏耀遠遠的看到袁縱親自示范學員。行進過程中持槍掃射標靶,啪啪啪鼓點一樣的節奏,25個標靶應聲倒地。夏耀凝神觀望了很久,直到那邊哨聲響起,他才回過神朝訓練室走。

進了訓練室,夏耀把箱子放下,搓搓吹涼的手,然后從箱子里挑出兩個最大的石榴。

沒一會兒,隊員們陸陸續續回來了。

“呦呵!夏耀,什么時候來的?”

夏耀朝隊友招手,“來來,我給你們帶石榴來了。”

話音剛落,大家伙就七手八腳地過來搶了,每次夏耀帶過來的東西都受到大家的一致歡迎。一方面是因為小舅子招人稀罕,沒人不捧他的場。另一方面是因為夏耀給的東西確實好,每次拿的都是發下來的特供品,不在市場上流通的。

所有人都挑完了之后,夏耀才把最大的兩個石榴放回箱子里。

這會兒袁縱才進來,看到每個人手里都拿著石榴,便朝夏耀問:“有我的份么?”

夏耀揚揚下巴,“挑剩下的,你拿走吧!”

袁縱剛拿起來掂量了一下,突然有個教官從他倆旁邊走過,看到袁縱手里的石榴,忍不住多句嘴。

“袁總,你這石榴怎么比我的大這么多?”

他這一開口,四五個人擁過來了,紛紛拿自個兒的石榴和袁縱的對照。

“誒,也比我的大一圈。”

“關鍵是它很紅,你看我的這個,青一塊紅一塊的。”

“對啊!剛才我是第一個挑的,我咋沒看見這么好的石榴?”

質疑的目光紛紛瞟向夏耀,你一句我一句的,擠兌得夏耀耳根子都紅了,最后朝眾人笑罵一聲,“我特么哪知道?嫌小給我拿回來,我還不樂意給呢!”

眾人在說笑中紛紛收拾東西回家了,偌大的訓練館就剩下夏耀和袁縱兩個人。

辦公室的空調提前開了,暖風一股股的,夏耀剛進去就被袁縱一把摟住,拖抱到墻角,迫不及待地親吻上去。倉促粗重的氣息混雜著男人薄唇特有的硬朗質感,刺激著夏耀很久未被調動的感官神經。

“你媽……放開我……有完沒……唔……”

夏耀記不清自個被袁縱強吻過多少次了,好像自打兜風回來,袁縱就頻繁地找機會親他。他想掙脫掙脫不開,想罵罵不出來,親著親著,不知是麻木了還是默認了,夏耀竟沒有一絲反抗的意識了,就那么由著袁縱吮吸掠奪他獨有的味道。

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袁縱的舌頭在夏耀唇邊橫掃而過,終于停了下來。

“那兩個石榴是你特意給我留的?”

夏耀扯了扯嘴角,“那是你學員心疼你,故意沒挑走。你真以為人家沒看見啊?他們是成心跟你逗悶子呢,其實心里明鏡似的。”

袁縱但笑不語,兩手下滑至夏耀的腰肢,順著下衣擺探了進去。

夏耀反應神速地按住了袁縱的手,警告性的目光甩向袁縱,“你干什么?”

袁縱射過去一個更為冷厲的目光,低沉沉的語氣說:“你又穿低腰褲?”

“這個褲腰還低?再高點兒就跟制服褲子一樣了。”夏耀說。

“怎么不低?”袁縱兩只溫熱的大手貼在夏耀平滑的小腹上,頭側歪著惱視夏耀,“什么季節了?這么穿肚子不招風么?”

夏耀用手去拽袁縱的手,結果被他反手拽住。

“手這么涼?沒穿秋褲吧?”

夏耀說:“我已經很多年沒穿過秋褲了。”

袁縱斜睨著他,“這么臭美?”

“不是臭美不臭美的事,這是一種精神,一種不肯向大自然妥協的人生態度。哎,跟你說你也理解不了,咱倆不是一個年代的人。”說完,夏耀拎起自個的包,特別酷地走了。

袁縱叫來管理員,說:“今天晚點兒回去,把咱這的暖氣都試試水,明天正式供暖。”

“明天就供暖?”管理員訝異,“今天才2號,往年都要17、8號才供暖,提前了半個多月,那得額外支出多少供暖費啊?”

“這部分開支從我個人的賬戶上扣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