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意外。

又到了一個禮拜的周五,夏耀早早地收拾好東西,看了下表,剛三點半,估摸一會兒就能下班了。正在掐算著到袁縱那的時間,結果大隊長的指示就過來了,有緊急任務,派出他和小輝、張田仨人出警。

這次抓捕的對象是個慣犯,叫趙翔,16歲就因為流氓斗毆被勞教,其后的20年里曾8次犯事。除了一次賭博,一次毀壞公共財物,其余全是打架斗毆,多次被判有期徒刑、治安處罰或拘留。這次是警方接到情報,趙翔通過不法途徑獲取槍支,才立即展開行動對其進行抓捕。

制定了作戰方案后,三個人前往趙翔所在的小區進行便衣預伏。

六點多,當夏耀邁上一樓的第四級臺階,二樓過道的聲控燈忽然亮了。夏耀抬頭一看,迎面走下來五個壯漢,為首的正是趙翔。原來趙翔打算提前行動,帶的人比警方事先得到的情報多兩人。

如此形勢,讓小輝和張田禁不住捏了把汗。

“沒事!”夏耀鎮定自若地安慰其他倆人,“你們跟著我行動。”

與此同時,趙翔等人也發現了夏耀、小輝和張田。知道被堵住,五個人揮舞彎刀、尖頭鋼管發瘋似的向下沖,一場遭遇戰在狹小的樓道爆發。

為了防止“跳彈”傷及樓下的市民,夏耀三個人只能用警棍或是徒手與五個壯漢硬拼。其中兩個壯漢看夏耀美目俊朗,細皮嫩肉的,以為是來這充數的,便先朝夏耀沖過來,打算撞開他硬闖出去。

結果夏耀先是一個轉身橫掃腿,用右側彈腿假裝攻對方下盤,然后用左轉身橫掃腿攻擊其上盤。硬生生地將一個壯漢踹至門口,頭撞到后面的墻,半天沒爬起來。又一個漂亮的接腿涮摔,成弧形擺蕩將另一個壯漢狠狠摔出。

解決了旁邊的兩個,夏耀才發現一個壯漢在旁邊揮刀亂砍。張田左臉中了一刀,鮮血直流。夏耀飛撲到張田身邊,施展擒拿術,打倒這個壯漢,搶過彎刀。張田使出最后的力氣將這名暴徒壓住,給他戴上了手銬。

夏耀轉身再去看小輝,腦袋轟的一下炸開了,趙翔正用槍指著小輝的腦袋,一步步往樓下撤。夏耀看準時機,來了一招極其冒險的徒手奪槍,這是從袁縱那學的,但是完成程度遠不如袁縱那么漂亮。

趙翔作案數起,起碼是有一定身手的,夏耀動作敏捷地將趙翔的槍口轉向,卻沒能將他手里攥握的槍奪走。兩個人纏斗了一陣,抱著滾下樓梯,槍從樓梯轉彎處掉到一樓,被小輝連滾帶爬地撲過去撿起。

夏耀的手肘撞到樓梯欄桿,一陣麻痛侵襲到大腦皮層,他咬牙忍著,死死按住趙翔不撒手,直到外面沖進來幾名民警援助。

最終,五名暴徒全部被制伏,押送上了警車。

張田被緊急送往醫院,臉部受了重傷,從左邊的額頭直達左鼻骨,縫了18針。

“哥是不是毀容了?”張田問夏耀。

夏耀安慰他,“沒事,爺們有點兒疤更性感,你看有的人還專門往臉上紋兩道疤。”

張田突然有點兒哽咽,“今兒要是沒你,我們哥倆的命全都撂這了。”

小輝在旁邊默不作聲,眼圈也紅了。

“得了,都是干這個的,還矯情什么?!”

過了一會兒,張田的家人來了,夏耀和小輝離開了病房。都快走到醫院門口了,小輝在夏耀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夏耀才感覺手臂不同尋常地絞痛。

“你先走吧,我打個電話。”夏耀和小輝說。

小輝走了之后,夏耀到骨科照了個片子,才發現骨折了。全部包扎完之后,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夏耀打了一輛出租車,原本是奔著家的方向走的。結果走了大半程,夏耀突然開口:“師傅,我不去王府井了,去建外大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