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找借口蹭被窩。

吃過飯,袁縱朝夏耀說:“走,我送你回家。”

夏耀頓了片刻,慢悠悠地說:“你走你的吧,我今兒晚上就睡這了。”

袁縱眸中閃過一抹笑意,轉瞬即逝。

夏耀又強調了一下,“是我在這睡,不是跟你一起睡,你該回家回家。我只是想借你這辦公室湊合一宿,不然我這么晚回家,我媽看到我受傷,肯定會問長問短,大半宿睡不著覺。”

袁縱面無表情地說:“你胳膊上有傷,晚上睡覺注意著點兒。要是一床被子不夠蓋,柜子里還有。洗澡間的水是恒溫的,打開就能洗,你洗澡的時候把胳膊抬起來,別碰到水……”

夏耀神色一滯,“那個……你……”

“怎么了?”袁縱故意問。

夏耀尷尬地笑笑,“今兒怎么這么痛快?”

“不是你讓我走的么?”

“是……是我讓你走的。”夏耀顧自嘟噥了兩句,最后朝袁縱說:“那你就走吧,趕緊走,你走了我正好洗澡。”

袁縱什么都沒說,轉身朝外走去。

夏耀以為前一秒門被關上,下一秒就會被推開,然后袁縱死皮賴臉地摟上來,說一句我逗你玩呢!結果還真特么是逗他玩呢!袁縱竟然真走了,從訓練大廳走到樓下,再從樓下的旋轉門走出,最后開車直奔大門外。

“真操蛋!”夏耀站在窗口,也不知道罵誰呢。

一個人呆愣愣地坐了十多分鐘,夏耀沉著臉站起身,到柜子里找出一件呢大衣披在身上,自言自語般地說:“你走我也走!我特么才不一個人睡這么一大棟樓呢!真JB不夠意思,哼……”

罵罵咧咧到門口,剛把門拽開,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行進在偌大的訓練室,正朝門口走來。夏耀想撤都沒法撤了,他的這一身裝扮早已入了袁縱的眼。

袁縱佇立在夏耀面前,黑漆漆的目光灼視著他,眸底掩藏著笑意。

“這副打扮要干嘛去?”

夏耀局促地說:“沒想干啥,就是覺得有點兒冷……那個……”聲音陡然變大,“你特么怎么又回來了?誰讓你回來的?”說著把身上的呢大衣摘下,蒙在袁縱的頭上,用另一條沒受傷的手臂朝袁縱身上亂揮,打著打著自個兒都笑了,尼瑪裝不下去了。

“不鬧了,小心碰到胳膊。”袁縱也笑著把呢大衣抖落開,纏裹在夏耀身上,緊緊箍著他,說:“我就出去買個枕頭。”

“買枕頭干什么?那不是有兩個枕頭么?”

袁縱說:“你這胳膊戴著夾板,睡覺的時候胳膊底下最好再墊個枕頭,促進血液循環,免得血腫。”

“哦。”

袁縱把枕頭扔到床上,又朝夏耀問:“你洗澡了么?”

“沒有,我今兒不洗澡了,忒麻煩,胳膊不能碰水,還得在外面纏上東西。”

“我幫你洗。”袁縱說,“你白天執行任務,在地上滾了那么多圈,不洗洗怎么上床?”

夏耀態度堅決,“我不想洗了!”

袁縱大手鉗住夏耀的下巴,定定地注視著這張英氣逼人的俊臉,說:“剛才是誰在我出門的時候說要洗澡的?難不成是為了誘騙我留這?”

夏耀被人戳到心坎,當即怒聲回執:“袁縱,你特么可真不要臉!”

“那也是你慫恿的。”袁縱在夏耀耳旁輕聲說,見夏耀又有發飆的趨勢,忙好言安撫道:“得了,你穿著內褲,我給你擦擦。”

不一會兒,浴室里傳來夏耀各種節奏和音調的笑聲。

“哈哈哈……不行不行……癢……”

也不知道是袁縱的力道太詭異,還是夏耀太敏感,袁縱用熱水浸泡過的毛巾給夏耀擦身上,擦哪哪癢。擦脖子嘿嘿笑,擦胸口嘎嘎樂,擦到腰上一個勁地躥跳。等擦到腋下,整個人就像一條泥鰍,玩命地撲騰。

“不行……癢……換個地兒……”

袁縱陰目睥睨著夏耀,換哪兒?有地方可換么?擦你臉都喊癢,叫喚得老子都硬了。夏耀本來就給了袁縱極強的視覺刺激,他只要一垂目,就能看到夏耀白色隱隱透肉的內褲前端,是傲然凸起的雄性象征物。臀溝深藏在渾圓翹挺的兩瓣間,散發著誘人的神秘感。

夏耀瞥到袁縱下身的“異樣”,臉上的笑容立刻收起。

袁縱又把另一條毛巾浸濕,來給夏耀擦臉。

夏耀的臉被熱水一熏,從脖子根往上漫出紅暈,將這張面孔渲染得英俊立體,又帶著那么一絲絲可人疼的乖順。袁縱手上的節奏禁不住慢了一些,在擦到夏耀腮骨下面的時候,看到一溜的血印子。

“這怎么弄的?”袁縱擰眉。

夏耀說:“大概是摔地上的時候不小心搓的。”

袁縱輕輕地揉擦那個部位,問:“疼不疼?”

夏耀心里碎碎念:有點兒疼……還有點兒癢……

袁縱又把毛巾放到熱水里投了投,擰干之后給夏耀擦腋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