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感情跑偏。

袁縱的舌頭開始往夏耀的胸膛上滑動,距離乳頭越近,夏耀肌肉繃得越緊,掙扎得越厲害。袁縱先在夏耀滑膩富有彈性的胸肌上輕輕啃咬著,不時地用舌頭舔舐胸溝,清晰地看到夏耀的乳頭脹起,變成硬硬的小豆。

“想吃怎么辦?”袁縱目光灼視著夏耀淡紅色的乳頭。

夏耀臉色爆紅,“我告訴你……你別太過……啊……”

濕潤的舌頭剛一碰到乳尖,警告聲就被帶著哭腔的痛苦呻吟聲所取代。袁縱試著舔了兩下,夏耀的胯部便開始激烈地顫抖,帶動得袁縱小腹處一陣發麻。隨即加重舌頭的力度和頻率,在柔嫩的乳尖上勾繞碾壓,粗魯地玩弄。

“啊啊……嗯……啊啊……”

電流在夏耀的胸口匯聚,再流竄至全身各處,讓他整個身體都止不住地震顫抖動。屈辱感侵襲著大腦,又無恥地撩撥著亢奮的神經,夏耀側頭將滾燙扭曲的面孔貼在被壓制的手臂上,滾動的喉結被揚起的脖頸拉伸,勾勒出一道性感的曲線。

袁縱用牙齒輕輕扯拽住硬硬的乳頭,大力吮吸起來。

夏耀激動得挺起腰身,兩條腿無法自控地夾住袁縱粗壯的大腿。臀尖跟著大腿根高頻率抖動,淫蕩的電波傳遞到袁縱的腿上,將袁縱胯下的巨物刺激得昂揚暴起。

“受不了了……袁縱……”

袁縱又把頭轉移到另一側,繼續去蹂躪那邊饑渴不已的乳頭。然后用一只手按住夏耀的兩條手臂,騰出來的那只手再次捏住已被玩腫的小豆,粗糙的手指肚兒碾揉刮蹭著。

“操……求你了……”

夏耀呻吟中的哭腔越來越濃,內褲前端濕了一大片。袁縱知道夏耀的乳頭特別敏感,所以才會在耍流氓的時候說想舔一舔。而夏耀沒有任何性經驗,即便自個“搞事兒”的時候,也很少去碰這個地方,都是簡單明了、直奔主題。

陌生而巨大的快感讓夏耀有些猝不及防,大腦神經跟不上身體的節奏,一切的偽裝全被赤裸裸地扒開,只剩下原始的性沖動誘發的各種叛逆的反應。

袁縱玩弄夏耀乳頭的大手一路向下,伸到夏耀夾著自個大腿的兩條腿間,用粗糙的掌心和手指揉搓夏耀光滑的腿根軟肉。

袁縱被手上的觸感刺激得瞳仁冒火,粗暴地在夏耀唇舌間一陣親吻,問:“怎么保養的?這地方都這么滑?”

夏耀被摸得意亂情迷,已經說不出一句利索話了。袁縱偏偏不放過他,大手揉搓得越發用力,把夏耀腿間最軟最嫩的肉揉得發紅發腫,揉得夏耀眼角濕潤,求饒連連。

“別弄了……呃……呃……”

在夏耀的祈求聲中,袁縱剛把大手伸到夏耀濕潤的內褲上,還未有任何動作,就聽到一陣陡直劇烈的呻吟低吼聲。

跟著,手下一片溫熱濕滑,夏耀大腿僵直震顫,表情扭曲又銷魂。待到呼吸逐漸平穩,夏耀的大腦仍然是空白的。

“這么快就射了?”袁縱嘲弄的口氣問。

夏耀赤紅的眸子瞪著他,就送了一個“滾”字,就轉過身背朝著袁縱,自個跟自個慪氣去了。

袁縱不依不饒地用強有力的手臂將夏耀圈至懷中,嘴湊到他耳邊,粗重渾厚的氣息撲上去,“我的JB還硬著呢。”

夏耀含恨咬牙,極力隱忍著不爆發。

袁縱把手伸到自個的內褲里,釋放出來龍精虎猛的陽物。這次他沒有去衛生間,一切顧及都被夏耀各種撓人心肝的舉動淹沒了,他只想在這張床上,摟著讓他神魂顛倒的罪魁禍首,真真切切地表露自己的渴望。

“你特么真是個小騷包,平時裝得人五人六的,結果這么不禁搞。老子就稀罕你這個浪樣,心都讓你掏空了……”

袁縱貼附在夏耀的耳邊,說著各種刺激雙方的淫言蕩語。夏耀即使不回頭看,都能感受到那駭然大物激動起來后那血管暴凸的猙獰兇相,滿滿的雄性氣息呼嘯而來,在一聲雄渾的低吼瞬間,轟然爆棚。

夏耀的腦子瞬間懵了。

唯一殘存的意識就是身后摟著他的是個男人,而他只覺得屈辱,卻不惡心。

……

第二天雖然是周末,但因為夏耀受了傷,也就沒法和其余學員一起參與訓練了。他上午去醫院看了張田,下午就去找彭澤了。

彭澤正在俱樂部打桌球,李真真一身潮味十足的裝扮站在一旁,懶洋洋的目光瞄著他。不遠處還有一群美女觀賽,嘰嘰喳喳的,不時發出嬉笑聲。

夏耀剛一進去,就招來一陣口哨聲,這口哨聲不是出自男人之口,而是坐在中間戴著棒球帽的一個女孩。

彭澤聽到口哨聲一回頭,看到夏耀的“造型”,禁不住一愣,趕忙走過去。

“這……怎么回事?”

夏耀神情懨懨的,說話也沒什么精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