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別扭。

夏耀回到家沒多久,宣大禹就著急忙慌地趕過來了。

“誒,我聽彭子說你受傷了,怎么回事?重不重?”

夏耀輕描淡寫地說:“沒事,就是骨折而已。”

“骨折還不行啊?”宣大禹一臉心疼的表情,“你特么還想癱瘓啊?”

夏耀疲軟無力地笑笑,沒受傷的手臂一把勾住宣大禹的脖子,整個人半吊在上面,腦袋重重地砸向宣大禹的后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宣大禹眉間浮現一抹溫柔之色,大手伸到后面,在夏耀屁股上拍了一下,問:“怎么了?是不是胳膊疼?”

“沒有。”夏耀聲音懶懶散散的,頭歪在宣大禹的肩膀上,慢悠悠地吐出兩個字,“別扭。”

“別扭?哪別扭?”

“心里別扭。”

宣大禹濃眉擰起,將身后的夏耀一把抄到身前,關切地詢問:“心里別扭什么?誰招你了?剛才彭澤打電話也告訴我,說你心情不太好,到底怎么了?”

夏耀一張嘴,突然發現有些話他也沒法當著宣大禹的面說出來。

“沒事,我這右手傷了,干啥都不方便,所以覺得別扭。”

“就這么點兒事啊?”宣大禹說,“請個私人陪護唄!讓他二十四小時陪著你,有什么事都幫你干了。實在不行哥給你當陪護,你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我來幫你干,比如上廁所脫褲子,扶個鳥之類的……”

“滾一邊去!”夏耀樂了。

夏母端著點心盤走進來,問:“聊什么呢?笑得這么高興?”

宣大禹嘿嘿一笑,“瞎聊。”

晚上,夏母留宣大禹在家里吃飯,這是夏耀半個月以來頭一次在家吃晚飯。夏母為了照顧兒子,盡量做一些方便用勺子吃的菜。即便這樣,夏耀依舊吃得怏怏不快。

夏母發現夏耀頻頻看表,忍不住問:“怎么了,兒子?不吃飯總看表干什么?有什么事么?”

“沒事。”夏耀悶下頭。

宣大禹夾了一塊鴿子肉,剔去骨頭,朝夏耀嘴邊送去。

“來,張嘴!”

夏耀很自然地張嘴吃了進去,吃完莫名冒出一句。

“我想吃面條。”

夏母怒瞪了他一眼,“越不方便吃什么你越要吃什么。”

夏耀不吱聲了,夏母和宣大禹在旁邊聊著,他偶爾插一句嘴,大部分時間都心不在焉。

用不用給袁縱打個電話,告訴他我不過去了呢?夏耀默默地想,有這個必要么?我什么時候說過我一定得去他那吃?打吧,感覺有點兒多此一舉,不打吧,弄得好像自個多放不開,心里有鬼似的。

吃完飯,夏耀糾結的情緒依舊沒得到緩解,和宣大禹聊天的時候還頻頻往窗口掃。

“我特么現在就一個愿望。”宣大禹說。

夏耀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啥?”

“逮著王治水那小子!”

夏耀噗嗤一樂,“你還惦記著他呢?”

“魂牽夢繞,茶飯不思。”

夏耀說:“我這幾天不用出警,就待在辦公室里,我趁著這段時間幫你查查,看看能不能把這人學么出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