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一個人偷摸搞事兒。

宣大禹走了之后,夏母走進夏耀的房間,說:“你這胳膊受傷不能沾水,媽幫你洗澡吧!”

夏耀不好意思了,“我都多大了?哪能讓您幫我洗啊?沒事,我在胳膊外面纏上塑料袋,一會兒洗澡的時候搭在浴缸外面就行了。”

“還知道還害臊了?”夏母揚唇一樂,“也不知道是誰小時候天天讓我看他屁股。”

“行了媽,您就別擠兌我了,多久前的事了?還老念叨。”夏耀把手放在夏母的肩膀上,一邊嘀咕著一邊往門口推,“您去睡覺吧!我一個人能行。”

“那你注意點兒,別碰到水。”

夏耀進了洗澡間,把浴缸放滿水,小心翼翼地躺了進去。頭仰靠在浴缸的靠枕上,溫熱的水浪按摩全身,細長的美目微微合攏著,臉上帶著緊張褪去后的疲倦和懶散。

昨天被袁縱擦身體的情景浮現在眼前,那麻癢難忍的滋味仿佛還殘存在皮膚各處,思維不斷延展,夏耀又想起在被窩里的各種不堪。再接著想起彭澤的那些話,想起他那一副言之鑿鑿、理智又薄情的模樣,心又亂了。

算了,不想了……

夏耀用一只手笨拙地在身上搓洗著,搓著搓著,猛然間發現他下面挺起來了,正以一副欠揍的萌態撲棱著紅潤的小腦袋。

我操,不是吧?

夏耀額頭浮起一層虛汗,雖然勃起對于任何一個男人都不陌生。但是在想起一個男人,甚至還有很多糟心的事后還能硬起來,對于夏耀而言是措手不及的。

“老實點兒……”夏耀自言自語般地朝自家小妖說:“別特么招我煩啊!我數到三……”

“一!”愣了一分多鐘。

“二!”又愣了一分多鐘。

……

好吧好吧,夏耀一副完全拿你沒辦法的表情,寵溺地將手握了上去。接著就開始訓練手掌的摩擦力和手指的靈活度,胸口暈上一大片潮紅,胸肌隨著粗重的呼吸顫動著,兩條勻稱挺直的大長腿不停地屈起落下,脖頸上揚,喉結滾動。

終于,夏耀的臀部肌肉開始強烈收縮,眉宇間浮現痛苦的神色,伴隨著短促亢奮的悶哼聲,一個銷魂至極的表情特寫在英俊的面孔酣暢淋漓地呈現,若是有旁觀者在,足以被掏空血槽。

白濁噴灑在手背和手心交界處,夏耀呆滯了片刻,一拳砸在水面上,濺起無數憤懣的水花。

此時此刻,袁縱正在和袁茹一起吃晚飯。

“哎,終于吃上一頓像模像樣的飯了,這幾天都特么把我餓瘦了。你不能和飯堂的廚子說說么?別一天天的老是那幾樣菜……”

袁茹這邊自顧自地嘟噥著,袁縱那邊給夏耀打電話。

一共打了兩個電話,一個無人接聽,一個直接關機了。

袁縱也料到會這樣,所以今天沒留在公司,直接回家做晚飯了。他知道昨天有點兒失控了,夏耀需要一定的接受時間,他也愿意給夏耀單獨的空間讓他好好想一想。只是他沒想到,夏耀這個糾結的時間遠遠超過了他能縱容的長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